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商尊铁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紫林性格向来强硬,以玄上帝君对她的了解,在这一件事上,成功率不大,然而下一件事,只要他下足够的筹码,兴许可行。【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那还有另外一件事,既然道颜是自己人,有些话就好说了,当日紫泰来的确在收取碎道帝剑上耗费了不少手段,最后却被道颜拿去了,我也能够理解,反正落在自己人的手里,也好,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也能够明白,这与道颜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碎道帝剑对我而言很是重要,能不能够借我参悟一段时间?到时候必然归还!在此期间,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必然全力满足,只要我能够做得到。”

    紫林又何尝不知道,这一借,就等于R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不管玄上帝君能够做到什么条件,什么地步,都不如碎道帝剑来得有价值,她当即笑道:“玄上帝君呀,你可真是老糊涂啦,我只是喜欢人家而已,与他非亲非故,初代法器级别,他又怎么会轻易借出,而且的确也是碎道帝剑认他为主,紫泰来哪怕是死了,初代法器认人的事,都怨尤不了谁,这是大家都懂的呀,我最多去跟他商量一下,可他答应不答应,我可保证不了。”

    玄上帝君神色一寒,显然紫林也是在拒绝自己,竟然还敢说他老糊涂,一时间,怒火中烧,但他依旧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言语缓和:“这两件事,就都没得商量了?”

    “原本我就做不了主,也商量不了,玄上帝君还请见谅!”紫林依旧慵懒地躺在身下的兽皮上,她容颜倾城,姿态妖娆,妩媚无双,言语柔柔软软。

    “好!”玄上帝君气息外散,整个紫凤阁似乎都有些凝滞了,仿佛随时都会崩碎。

    “这里是青樽楼,毁了一座紫凤阁不要紧,就要看你能不能走得出去了,虽然玄上帝君乃是半步初代,青樽楼眼下至少有三名初代级别的人物哦!”紫林依旧平静,从容,脸上笑意如花。

    青樽楼底蕴积淀得极深,在紫氏皇权建立起来的那一刻,它就存在。

    “好!好!好!紫氏皇族血脉能有你,不错!”玄上帝君也知道威胁不了紫林,当即就要离去,紫氏皇族一脉能够有这样的后人,的确不凡,从大局考虑,玄上帝君也不想与紫林走到对立面,尤其是在青樽楼全力支持的情况下。

    看他要离开,并且不打算与自己为敌,紫林温和道:“玄上帝君,人老了,就安分一点,此一时,彼一时,众人有些旧部党羽,且管好自身,踏入初代境界,也不知道半步尴尬,为小辈出头,不符合你的身份,但凡你能够踏入初代境界,以后前程自然会更加广阔,自然不会局限在一件碎道帝剑上。”

    玄上帝君面色发青,没有想到自己还被她这么一个小辈给教训了一顿,他没有丝毫的停留,转身离去。

    事实上,这一件事,他也被碎道帝剑乱了心神,的确老一辈人参与到年轻一代的争端,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是整个永恒神庭不成文的规定,自古就有。

    只不过紫林的态度却让他相当的不满,但偏偏在青樽楼内他又发作不得。

    原本儒家发檄文,三大氏族联合在一起,浩浩荡荡,只是开了个头,就被紫林给掐灭,让整个永恒帝庭城对于紫林有一个很深的印象,此女太会隐忍了,竟然能够等到今天。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当年儒家因为紫林要进入青樽楼这一件事,也是口诛笔伐,当时紫林隐忍下来,因为实力不强。

    如今可当真是连本带利要回来了,在不少人眼里自然也是觉得心里痛快。

    许道颜在紫王军府闭关修炼,根本就不知道外界发生什么事情。

    然而这一件事却让整个永恒帝庭城都不平静,紫林已经开始展现出自己强势的一面,如果不是得到青樽楼主的允许,她根本也无法这么做。

    能够以如此强势的姿态面对儒家,那么以后青樽楼主的位置,也就非她莫属了。

    这也算是青樽楼做出来的一个表态,每个人心里跟明镜似的。

    商青云与紫林联合起来,自然也是紫流离的意思。

    这些想要对许道颜出手的儒家中人,原本P股就不干净,刚好趁这一件事,对他们进行彻头彻尾的清查。

    半个月的时间里,除却孔苏这些年轻一辈,平时都在潜心修炼,没有沾染一些事以外,年长之人都有不少命案在身。

    孔苏他们都只是年轻小辈,出于嫉妒之心,说了一些谎言,以致于有这场檄文闹剧,故而只是关押。

    其他人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诸多无头命案都与他们有扯不清的关系,还有一些诬陷他人清白之事,桩桩件件,触目惊心。

    商青云每处理完一件事,就公之于众,使天下人以及中央廷尉寺的人同时监察,公断,以免落人口实。

    不得不说,他做事手段非常严谨,水火不侵,油盐不进,严丝合缝让人根本无从下手,对于儒家来讲,又不少天圣境都被关押在中央廷尉寺,损失不小,都想要疏通一下人情,但全部都被商青云驳回。

    许寒食一直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使得他对许道颜的计划,都不得不搁置一下,从长计议一番,务必处处详尽,不能够让人查到蛛丝马迹。

    到第二十天的时候,有一名儒家孔氏的老祖,实力在天圣境巅峰,但参与不少的谋害大案,证据确凿,公诸于众,可谓是罪行累累。

    商青云当中执法,废掉其修为,游行示众,以儆效尤,可以说,生不如死。

    在此期间,玄上帝君都考虑过劫狱,救出这一批人,但中央廷尉寺独立门户,守卫森严,被说他不是初代,就算是初代,进得去也未必出得来,所以他也不敢以身犯险。

    而且就在永恒帝庭城中,一旦发生什么事,基本上各方兵马就能够赶到,根本无从下手。

    所以他也开始进行一些毁尸灭迹,杀人灭口,不让商青云找到一些证据,至少延迟这些人被处决的时间。

    不得不说,玄上帝君暗中出手,使得商青云寻找证据变得困难了不少,但陆陆续续都有不少天圣境强者当中被废掉修为,让玄上帝君一阵心头痛,这可是让他损兵折将,这些人可谓是忠心耿耿。

    玄上帝君对许道颜可谓是恨上加恨,只是他一直躲在紫王军府当中,根本无从下手,紫王虽然只在天圣境巅峰,但也无限接近半步初代,玄上帝君自然也不想轻易明面树敌。

    商青云顺藤摸瓜,根据他们的线索,也扯出一大批人都有连带关系,这一场案件在整个永恒帝庭城掀起惊涛骇浪。

    “果真是商青天啊,眼里不揉沙,刚正不阿,要是别人的话,只怕都会觉得牵连甚大,不了了之,他竟然还想查下去!”

    一时间,整个永恒帝庭城议论纷纷,毕竟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少之又少。

    就连中央廷尉寺里面其他尊者也都出言劝阻,觉得此事牵连甚广,有碍各大世家体面,最后商青云用一句话回绝。

    “如果知道有冤假错案,因为牵连甚广而就此中止的话,那的确保全了其他大世家的体面,那我法家的体面呢?该何去何从?”

    一时间,中央廷尉寺的尊者都哑然无语,的确如此,其中有一名姓包的尊者,全力协同商青云进行彻查。

    两大中央廷尉寺的尊者,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其他人都给牵连出来,想要还世间那些无辜之人的清白,这让玄上帝君非常的头疼。

    因为中央廷尉寺是不受紫氏皇族的管辖,乃是独立出来,可以办各种各样的大案,以保公正,纵然与其他尊者有交情,但只要商青云想要查下去,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也是当初为了制衡紫氏皇族一家独大所设出来的公允之地。

    商青云的耿直,中正每个人向来都知晓的,铁面无私,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他不懂得人情世故,也不懂得照顾各大世家的体面,但执掌律法之人,应当如此。

    如果每个人都拿人情世故压着律法,那天下迟早有一天会崩坏,法律原本就是用来规范他人的行为,如果没有法律,就没有秩序,没有规则,天地都不能运转,更何况是人?

    所以商青云一直有自己的原则,在诸多中央廷尉寺的尊者当中,他与各大世家的交情是最好的,也是最差的。

    最好的是因为他办事情铁面无私,各大世家无论是谁,尔虞我诈也好,打压敌对势利也罢,举报到商青云这里,必然都能够查个水落石出。

    最差是因为很少有人P股是干干净净的,所以也不愿意跟商青云走得太近,以免惹祸上身,同时也因为商青云无论是谁,犯案者所有的面子一律不给,所以有很多人对他可是又爱又恨!

    商青云与名为包涵的尊者,两人齐齐联手,每人跟着一条线,带着自己的得力助手,牵连出更多的人,他们引中央廷尉寺一半的精锐,全力彻查,手段之铁血,哪怕是一些兵家强者都自愧不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