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祭坛意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紫泰来气得浑身颤,如今他哪里能有什么危险,那些无垠之地,永恒幽冥的人也相当无语。【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为什么碎道帝剑会自主选择许道颜,难道与他那神秘的剑盒有关?

    当初,许道颜在万兵冢选择残破剑盒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异常费解,如今总算是明白了,这剑盒不亚于初代法器。

    只是此物太过神秘,他们都没有听说过,紫林出自青樽楼,对于很多法器都有不小的了解,但眼前这剑盒,她却怎么想都无法想到与之相关。

    “这剑盒,哎!”这时,长命小和尚开口了。

    不少人将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他身上,非常好奇,虽然他看起来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所知道的事情着实不少。

    “怎么说,你知道这剑盒的来历?”在一旁的紫林很是诧异。

    “这剑盒呀,乃是受天地大道打磨而成,曾经在一名为先剑的老者手中,此人一生痴醉于收藏剑,对于天地剑法有极深的领悟,许多剑都愿意与之相伴,但他却不与人为争,有无数人不惜一切代价想要从他手上求得一剑,都非常困难,除非有人真正合适,得到这些剑的承认,所以此剑盒当年曾经藏过无数的古剑,至少上万,级别最低都是传承级。”在一旁的长命小和尚将真相说出来,让在场这些年轻天子不由得心中震撼。

    “先剑,的确有此人,但我却不知道他是用此剑盒来藏剑。”紫林对于先剑此人太过了解,因为太过传奇了:“这剑盒竟然在道颜的手里!”

    紫林目光炙热,看着剑盒,如今在上面已经没有一丝的伤痕,她深吸了一口气,当年到底是谁将这剑盒劈断?

    将半截剑盒残留,那剑盒里面的剑都藏于何处?

    一想到这里,许道颜不由得痛心疾,看来当日剑盒里的剑只怕都已经飞遁不见了。

    “你们不要乱想了,当年最后永恒神庭与无垠之地一战爆,先剑便将剑盒里面之剑赠予每一名适合之人,让他们带剑上战场,保卫河山,至于最后生什么事,剑盒为何会被斩成两半,这我就不太清楚了。”长命小和尚一阵感叹。

    许道颜身怀万兵法,觉得等日后时机成熟,自己能够与剑盒器灵进行深度交流的时候,就可以知晓。

    如今他只是与剑盒器灵完成极为浅显的沟通,根本没有达到一定深度,而在最深处的器灵因为受损,残缺,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

    碎道帝剑这等级别的存在,都自主认定许道颜的剑盒,这一时之间,让不少持剑之人,赶紧收起手中之剑,免得遭受莫名损失。

    “天呀,泰来兄,你的伤势好重,都吐血了。”元宝立即扶着紫泰来,活生生就像个奴才,一脸的紧张。

    “就是,就是,此为是非之地,赶紧离开。”紫泰来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他也感觉有点不对,也跟着他们一起撤走了,吴小白在一旁起哄着。

    他看向许道颜的眼眸异常怨毒,自己不惜一切代价,传承级法器三件,把身上诸多天材地宝也都献祭得一干二净,但却为许道颜做了嫁衣,这种心情无人能够体会。

    吴小白与元宝则是因为这件事,突然觉得紫泰来眼下当真是英军神武,风流倜傥,越看越可爱。

    “泰来兄,你做出如此深明大义之举,我们都深感惭愧,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生死兄弟。”元宝拍了拍他的肩膀,字字流露出真情。

    “不错,要是有谁敢动泰来兄你一根汗毛,我就灭了他。”吴小白信誓旦旦,在他背后的十名无垠墨傀则是虎视眈眈。

    紫泰来眼皮子直跳,眼下与许道颜翻脸绝对非明智之举,而且他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至少碎道帝剑给他那一丝碎道之力,此刻正在他周身缭绕。

    当即他盘膝而坐,来到机关玄武身上,赶紧调息,并且对自己肉身进行打磨,虽然失去碎道帝剑他觉得异常心痛,但眼下却是更有一番造化。

    至少在机关玄武之中,无人敢打扰其静修,孔月,扁童等人都是跟随紫泰来,也跟着一同靠近机关玄武。

    一时间,无垠之地与他们的差距就展露出来,只是如果要拼死血战的话,双方都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看来这一次大家都有不小的收获。”元宝龇牙咧嘴,因为他事先探路,夺得先机,无垠之地也只能够拣一些遗漏之物,或者是那些青铜古棺里的。

    “跟道颜大兄弟比起来还是差远了。”帝殒在一旁,笑得很开心。

    原本进空间战场对他来讲就是一场磨砺,并没有想着要有多大的造化,一切随缘。

    “我想要试试看。”这时,怀旭开口了,他来自九头妖凤一脉,在祭坛顶部,有一件来自于妖族的初代法器,他有些心动。

    “怀旭兄,不要轻举妄动。”许道颜摆了摆手,并不建议。

    就在这时,无垠之地的那些人蠢蠢欲动,似乎也想试一下。

    偌大的祭坛,一座座古老的棺椁,有的直立而起,有的静静躺在那里。

    在祭坛顶部。

    忽然有一股气息流淌而出,像是古老的意志,覆盖全场。

    让在场的年轻天子突然间难以喘息,心中压迫。

    这一道意志,散出强烈的意念,让在场这些年轻天子面色苍白,在这一刻,他们知道,比起古尸更让人绝望的,是这祭坛深处所暗藏的存在,让人势不可挡。

    如同上位者,与下位者对峙一般。

    那些初代至尊的尸骨,直挺挺躺下,依旧是以怪异的姿势,剩下来那七件初代至尊法器所布出来的威压大阵似乎在剧烈摇曳。

    长命小和尚声音一沉:“完了,这是此地的祭坛意志,当年这些初代至尊法器应该是联手布下大阵,想要将其镇压住,但是你们分别取走这些法器之后,使得它们所布下来的大阵有了缺口,原本拿走两件不要紧,如今拿走第三件,大阵松动,有部分意志破封而出了。”

    许道颜眼皮子狂跳,没有想到竟然如此,他执掌天文之火,能够听得出这古老的意志所传递出来的消息。

    “终于出来了。”显然,当日十件初代至尊法器,也是不惜一切代价,联手镇压,哪怕让自己陷入长眠都在所不惜。

    然而无尽的岁月过去,原本以为这祭坛意志早就被消磨得一干二净了,可是这些年来企图想要进入屠人窟的人不在少数。

    被杀死之后,他们的生命精元,他们的魂魄,都会成为支撑祭坛意志生存的养分,这也是祭坛意志能够存活至今的主要原因。

    空间战场那些生存在此地的人,当自己的生命之路走到尽头的时候,他们也希望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往屠人窟里面拼一拼,他们反而是主要为祭坛意志提供养分的主要部分。

    “诸位,这是此地的祭坛意志,先联合在一起,否则的话,我们只怕会被当场镇压。”许道颜脸色苍白,他意念一动,偌大的剑盒中,七大古剑吞吐,自他身前,番天印与初代陶罐一一呈现出来。

    自他身上的破烂战甲似乎也有所变化,这是一种面对可怖意志,来自最深处的反弹抵触。

    在场所有年轻一代,纷纷祭出自己身上的初代法器,皆是以防护为主。

    许道颜散出自己的意念,沉声道:“你想做什么?”

    在场只有他能够与这一道古老的祭坛意志进行沟通。

    “想做什么?此为吾之长眠地,你们贸然闯入,问我想做什么?”这祭坛意志带着怒意,一股无形的力量波动而出,震荡得众人连连咳血。

    “还只是部分意志吗?”帝殒大口咳血,他身上的灭世神塔以及初代古棺护在身前,只觉得头晕目眩。

    “废话,要是全部意志的话,初代都要死。”一旁的长命小和尚跟没事人一样,但他神色依旧很凝重。

    “他怎么如此之强!”原本还想要安心淬炼这碎道之力的紫泰来,看向一旁受到这祭坛意志冲击却没有丝毫的受伤,心中震惊。

    “我们并非故意闯入,只要再给一些时日,我们自然会离去。”许道颜语气变得缓和,的确是他们贸然闯入。

    “哈哈哈,看来初代法器还不少,就都一起留下来吧。”那祭坛意志很是兴奋,只见他的意念形成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朝着许道颜当头抓来。

    然而就在这时,那碎道帝剑自主行动,破空而出,与那大手硬撼在一起,两股力量碰撞,波动激荡四方。

    然而碎道帝剑刚刚被唤醒些许,所残存的力量并不多,以许道颜目前的力量也无法将其完全挥出来。

    这时,来自许道颜身边那些从下界而来之人,纷纷催动身上的初代法器,吞吐着浩瀚的意志,与之相抗。

    在场的人都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就连昊白,垚力,垚鸣,阴幂太子,四公主等人都全力出手。

    一件件初代至尊法器悬浮起来,每个人都将天子道融入其中与之相抗,哪怕能够支撑十多天也是好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