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伤亡惨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许道颜手持长明灯,婉若神明,这些古尸如狼似虎,虽然无法施展术法,但他们本体肉身实在太强横了,如果不是肉身异常强横的存在,与之相抗,都是骨断筋折,尤其是遇到暗金古尸,根本毫无生还的可能。【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要知道长明灯乃是燃灯太子所留之物,不同寻常。

    许道颜不停引动内部力量,吹出天文之火,与长明灯紧密结合,烧得那些古尸化为劫灰,哪怕是从凌霄暗金所打造的古棺内所走出来的古尸,皆难以幸免。

    长明灯火之上,有一尊年轻僧人,盘膝而坐,宝相**,举手投足,吞吐着一股佛海无边的气势。

    许道颜并非出自释家弟子,但他心中坦然,引自身浩然之气,五大天子道依旧能够将长明灯的力量发挥出来。

    因为不祥与诅咒无时不刻都在渗透,接二连三都有人陆续遭劫,许道颜眉头紧皱,知道必然乃是岁月圣祗与天厄圣祗结合此地法阵,它们隐藏在暗中,就是想要在关键时候,给与他们致命一击。

    吴小白次身几乎都在全力催动非命墨盒,要知道这万窍石圣身是不受这些不祥与诅咒的影响,所流淌着血液中对于这些力量有极大的抗性,然而他却必须催动非命墨盒,让在场之人所受到的不祥与诅咒的攻伐削弱,不然的话,凭借着他也难以支撑到最后。

    吴小白的本尊在机关玄武深处,也在催动墨家非命术法。

    墨家主张非命,不信天命,而是凭借自身去抗争,去争取出自己的命来。

    所以墨家的非命之术,大多都可以抵御儒家,道家的推算之道,让人难以占卜出凶吉,遮蔽天机,除此之外,同样可以抵御不祥与诅咒,对于这一方面的术法有极大的克制,这是当年墨家先祖所开创出来的墨家至尊经法,与他们的理念暗合,相信一切事在人为。

    吴小白能够察觉得到,有不祥与诅咒之力,想要渗透到他体内深处,似乎知道他乃是机关玄武的关隘,所以想要藏于内部深处的他斩灭。

    然而这些年来,吴小白的主身不曾出现,专修机关,大多都是次身出现,他早就有所防备,想要杀他本尊的话,除非破开机关玄武的防护,但他身上还有万法墨甲,此物与初代法器乃是一个级别,只是相对他手上的初代石锤没有那么漫长的岁月而已,但却拥有不可思议的防护能力。

    所以能够杀死他的,就是一些魂术,或者是诅咒,不祥之流,所以他对于非命术法有极深的研究,早就让自身的魂魄,以及对于这一类术法攻伐,拥有极强的抵御能力,再加上身上的万法墨甲,能够与之非命术法结合,使得他不受丝毫的影响。

    除此之外,吴小白更是将古今机关术的优劣做出了比对,进行完美结合,才有如今机关玄武的成就。

    如今机关玄武周遭,都有不少的古尸,对古八卦阵的守护屏障进行攻伐,吴小白运转古八卦阵,将它们的攻伐之力,全面化解,与此同时,吴小白也不想一直处于被动放手的状态。

    机关玄武虽然号称防御天下第一,然而它的攻伐依旧不可小觑,在吴小白意念催动之下,机关玄武的巨爪上结合古八卦阵的困,震,艮之位,力量凝聚,凭空碾压而下,打得空气炸裂,四方天地一阵爆鸣,它将一头暗金古尸打得身躯炸裂,断为几截。

    虽然在机关玄武的守护之下,很少有人被这些古尸斩杀,撕裂,但大部分都死于不祥与诅咒,许道颜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里的古尸是可以被消灭的,但依旧有无数人阵亡于此,这等级别古尸的攻伐,配合上无孔不入的诅咒与不祥,不死才怪。

    他通过月眼阳眸能够发现,这些古尸身上所铭刻的古老印记,能够使得不祥与诅咒十倍爆发的诱因。

    此地的不祥与诅咒结合这些古尸的攻伐,异常可怕,如果不是吴小白执掌非命墨盒,结合诸多年轻天子催动,抵挡的话,只怕现在他们身边活着的人,不会超过半百。

    除非那些有初代法器,传承级法器在身之人,对于不祥与诅咒有极大的抵挡,当年无垠之地与永恒神庭大战,使得此地皇权破碎,无数黎民百姓死于非命,于战火中伏尸亿万,这些死去之人所残留下来的怨念,历经漫长岁月的沉淀所形成的诅咒与不祥有多可怕,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许道颜曾经炼化过月咒至尊的记忆,对于不祥与诅咒有一些手段的话,现在只怕也会异常难受。

    这个时候,在无垠之地,永恒幽冥,空间战场那边,他们结阵攻伐,虽然有诸多手段也是用来抵御不祥与诅咒的,但收效却不算太大。

    机关玄武有非命墨盒的守护,依旧有人在不祥与诅咒的渗透下突然暴毙,更何况是没有这等级别法器的守护?

    这一场大战,仅仅只过去两天两夜,无垠之地,永恒幽冥,空间战场人数就锐减到一百多人,可谓是损失惨重。

    空间战场死去的人数最多,因为他们大多都是以结阵守护为主,再加上没有传承级法器,或是初代法器。

    能够活下来都是凭借着他们的本事与个人的意志,气运,还有实力,能够活下来的毫无疑问全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再来便是无垠之地,大部分的精锐全部陨落,只留下一些身上有传承级法器,或是有极大气运,以及有一些抵御不祥诅咒法器之人。

    至于永恒幽冥他们对于不祥与诅咒就有非同寻常的抵御能力,再加上他们的人原本就不多,故而损失是最小的。

    而在许道颜这一边,来自下界的年轻天子无一损失,毕竟他们身上大部分都有初代法器,再加上自己肉身也强横,结合许道颜的古帝阵,攻守自如,只是来自于永恒帝庭城,无垠之地,永恒幽冥的散人大多都陨落了,只剩下二十人不到。

    而诸天墙,万界城则是不到五十人,两天的时间他们也损失近百人,然而这些古尸的数量,依旧不在少数。

    能够坐镇于古八卦阵前的人已经不多,距离一年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之久,如何才能够坚持到最后,不少人心中也感到迷茫。

    祭坛的法阵,似乎不将目标杀死,决不罢休,许道颜一路回忆,也没有发现能够将此地祭坛所布之局关闭的方式,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手段对这些古尸进行斩杀,只是催动长明灯引天文之火的攻伐对于自身天子道消耗不小,故而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放慢节奏,不能够使自己太过透支。

    因为他的肉身不祥无时不刻都在爆发,需要结合一些手段配合体内的药性进行镇压,然而再以《塑》重造身躯,他发现唯有如此,自己才能够突破到更高的境界,寻常的身躯无法支撑天地斩道之力,只有他的肉身越来越强,才能够这般蜕变下去。

    一路相抗,许道颜掌握着节奏,然而他的身体则是鲜血溢出,药香四溢,一股庞大的生机与死气从他体内蔓延而出。

    紫林虽然担忧,但她也只能够以自己的手段,尽力斩杀古尸,为许道颜减轻负担,此刻紫林身上帝血潺潺,她也受了一些伤,幸好无大碍,在她身上还有诸多宝药,只是许道颜内忧外患,她心里不由得紧张:“你可不要死,当时说好的要保护我的呢。”

    许道颜一阵错愕,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眼下这种情况,自然也不会去否认这些:“放心,我一定会活着。”

    一尊暗金古尸速度极快,袭杀许道颜,然而还没等其接近,一颗古老的石珠破空个人来,砸在它的内心,使其整个头颅都开裂了,下一瞬间,偌大的笼罩朝其头颅狠狠一抓,炸成粉碎。

    “道颜哥,此地难以横渡虚空。”苍卫也四处探寻,用虚空碑捕捉一些通道,但却没有办法。

    许道颜心中一沉,眼下各大势力伤亡都非常惨重,又没有其他通道可以逃离,看来也只能够硬撼到底了。

    在玄武之上的年轻天子皆联合在一起,时不时冲杀出机关玄武之外,对那些古尸进行强袭,希望能够对古八卦阵内的那些年轻天子减少一些压力。

    墨酬,墨痴,墨笑几乎不惜一切代价,对非命墨盒进行催动,与吴小白联合催动,维持起来异常艰辛,时不时不祥与诅咒的波动会时不时展开冲击,也幸好他们早已有所准备,能够保全自身,时不时便服下丹药,一边恢复自身消耗,一边抵御诅咒与不祥,否则的话,必然都会遭到反噬而亡。

    整个祭坛,战场异常的惨烈,遍体尸骨,有这些古尸的,也有一些新鲜的血肉,那些死去的人,他们的血液,他们的魂魄都会被此地吞噬,支撑着此地祭坛的运转。

    徐穆的尸骨躺在那里,虽然死不瞑目,但眼神依旧疯狂,脸上是扭曲而又狰狞的笑。

    屠人窟于无尽的岁月当中,不知道埋葬多少强者的尸骨,就连初代至尊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这些年轻天子?

    与这些古尸激战两天两夜,在场这些年轻天子也不由得心中泛起一阵冷意与无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