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陨落的初代至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场这些年轻天子不由得一个个心中紧张,因为洪易的手段他们也是知晓,必然不会无的放矢。【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些古棺曾经都被移动过,我猜如果不小心触的话,很有可能会遭受到里面存在的攻伐。”洪易从一些印记现,这些古棺都曾经有移动过,如果不是有里面的存在出世的话,必然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可是要怎么样才会触里面的存在出世呢?”在一旁,巢煌眉头微皱,沉声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所以诸位一定要万般小心。”洪易摇了摇头,只是给众人提一个醒。

    偌大的祭坛,一旦所有的青铜古棺内存在全部出世,哪怕他们再怎么强,也都只能够陨落于此了。

    “继续往上吧。”姜藏也现了,他异常戒备,一路上他们已经准备好风水奇局,以备不时之需。

    诸多年轻天子结阵推进,许道颜一行交好之人在前开路,行至祭坛中央,似乎不再是青铜古棺了。

    “竟然是大罗古银所打造而成的棺椁!”许道颜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他手上的大罗圣镯,异常珍贵,乃大罗圣银孕育而生。

    这些大罗古银虽然没有孕育出圣灵,但其质地一点都不亚于大罗圣银本身,历经无数岁月如今还流淌着宝光。

    “看来曾经位于此地的皇权,盛极一时。”紫林从这祭坛的诸多摆设,以及材料还有一些手段,布局,做出中肯的评价。

    “这是自然,不然的话,何以两界至尊人物都会对此地如此觊觎?”长命小和尚神色郑重,显然他也有种不祥的预感。

    “先到最顶层看看吧。”许道颜体内的不祥无时不刻都在涌动,冲击着他的四肢百骸,浓郁的药力不停与之相抗,使得他的肉身不至于崩溃。

    当所有人都到达中上层的时候,一座座棺椁却都已是暗金材质,姜藏目光犀利,沉声道:“这可是凌霄暗金,竟然用来打造棺椁,可想这些人生前的地位,只怕都是堪比初代级别的存在。”

    “简直就是奢侈啊,这些如果将其熔炼,让我墨家进行一番炼化,必然大有作为。”墨痴神色炙热,这些材料如今在外界都是异常难求,尤其这等历经岁月的古料,历经沧桑岁月,自有古韵,菲比寻常。

    “不奇怪,这可是一界的底蕴,只怕都汇聚于此。”怀旭手持一截脊骨,一身战意浓烈。

    知道此地凶险,天荒也不再藏拙,他一手持天地风火棍,自其周身有混天道锁缠绕,让不少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人心生震撼。

    “你这猴子藏得挺深的,原来当日玄妖禁门那镇压无垠至尊的混天道锁竟然是被你所得?”元宝第一个尖叫起来。

    “那是!”天荒得意洋洋,趾高气昂。

    “此物非同寻常,乃是初代法器级别,能有大用。”在一旁的魔族断深吸了一口气,与他手中的元魔骨剑都是同一个级别的,镇压无垠至尊漫长岁月。

    一些来自诸天墙,万界城的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感到不可思议,这混天道锁他们并不是没有听说过。

    乃是当年一名万妖天的古帝级存在所拥有,只是后来已经消失了,不料眼下竟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当然他们也知道,这是当年那些初代人物为了将一些无垠至尊镇压在下界,将自身的法器留于下界。

    镇死之后,这些初代法器自然也成为了无祖之物,他们能够得到自然也是有非凡的造化,然而在上界,一些初代法器的传承,想要得到并不容易,基本上都是有主之物,能够留于上界,被人所得,少之又少,除非是像空间战场这样的地方,然而能够进来这里的人有几个,得到手能够安全逃脱的又有几人,逃脱之后,能不能够在各大势力,虎视眈眈,各种推算捕捉掠夺之下能保周全,又能够使自身顺利成长起来又有几人?

    这些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年轻一代,能够凭借着自身的实力走到今天这一地步,着实不易,他们心中佩服。

    每个人都将自己诸多手段展示出来,前面生生死死都过了,就差这最后一步,自然没有人愿意再藏拙。

    他们以最快的度,朝着整个祭坛的最高行去,只是在即将登顶的时候,每一个人无论如何都迈不动了。

    在祭坛的顶端,有十尊古尸,分别以各种怪异的姿势矗立在原地。

    在这些古尸身前,是一座座古老的石棺,一共有九座,气势雄浑,吞吐四方,哪怕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都给人一种不可撼动的感觉。

    “看来当日的初代,的确阵亡于此了。”长命小和尚深吸了一口气。

    这时,有十件初代级别的法器垂临于整个祭坛的顶部,它们悬浮在半空之中,垂落下一缕缕的道韵,撼人心神。

    风甯看向其中一名初代,忍不住浑身颤栗,沉声道:“这是我风氏一脉的先辈,曾经与无垠之地的抗争中立下无数汗马功劳。”

    “这应该是曾经无际之天的三军主帅。”在一旁,一名法相的和尚,他来自于无垠之地,一路上虽然凶险,但他始终从容,手段强横。

    “不过他们为什么会以这种姿势陨落?”这个时候,紫林很是疑惑。

    每一名初代的身躯都扭曲成一个怪异的角度,是寻常人难以办到的,许道颜运转天文之火,以月眼阳眸想要从中寻找蛛丝马迹。

    虽然说,天文之火乃是以初代的文思之火孕育而生,但天下间无数文字,必有其共通之理,许道颜结合他们之前参天石道上的那些笔画,在结合这些身体所勾勒出来的古纹,心头一震:“这是此地的文字,应该是以死谢罪。”

    “什么,初代何等人物,竟然连自己的死状都要被人这般操纵?”项阀心头一震,可想而知此地主宰有多可怖。

    “一界主宰,何等存在,他们在这些初代还没有孕育而生时就存在于世间,像这种一界主宰原本就来之不易,他们既然想要夺舍此地的造化,自然做好陨落的准备。”长命小和尚神色很平静,纵然死在他前面的是十名初代人物,曾经声名赫赫,威震两大势力。

    虽然他们已经消亡,但每个人身上的服饰,以及他们随身携带的法器都象征着他们的身份,在场的年轻天子心情都很激动,谁都想要得到这些人所留下来的大造化,可是那一股初代的威压就逼迫得他们无法再向前一步。

    无形之中,十件初代法器所散出来的威压,就足以让他们身躯崩裂,如果不是有大意志之人,根本无法得到。

    “这些初代法器,只怕不会轻易认主,眼前十人死去之后,余威仍在!”西婵想要再进一步,但却现身体要承受可怖的威压。

    十件初代法器,垂临于半空之中,压得他们有些难以喘息。

    吴小白,墨痴,墨笑他们同时引出小机关,想要登顶祭坛,但当它们还没有靠近的时候,就瞬间破碎。

    “看来能不能够得到这些初代法器以及他们身上所留的传承,就要各凭本事了,不必争夺。”许道颜看向在场之人,他身上还有不祥在暴动,他并不想冒险,因为他身上初代级别的法器并不是没有,如果有兴趣的话,也是古术之流。

    “我试看看。”有一名来自于永恒帝庭城的男子,他朝着其中一名身上穿着儒袍的初代走去,仅仅三步,他的肉身破碎,魂魄消散,众目睽睽之下,化道四方。

    “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姜藏都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他走得太急了,每一步原本就要扎实根基,步步为营。”在一旁的长命小和尚不以为然,像这种大造化,自然是藏有无尽的凶险。

    “我来试看看。”一名来自无垠之地的强者,自然是朝着当日那无际之天的三军主帅所在的方向逼进。

    他一步一步,如同长命小和尚所说,只是走到第六步的时候,身体如同碎裂的瓷器,随时都会崩溃,他往后退,但依旧受了重创,身上尽是道伤,想要恢复过来,只怕是没有那般容易了。

    “如果用强会怎么样?”这个时候,怀旭手持初代脊骨,战意昂扬,如果凭借着他们的实力,同样引初代法器强攻,兴许有利。

    “用强的话,镇压得过固然是好,镇压不过,绝对没有活路。”长命小和尚字字铿锵,不容含糊。

    虽然怀旭有九条命,而且每一条都比另外一条都还要强,但他也不敢轻率,当即沉思片刻,不再有动静。

    “难道我们就要白白浪费这先机吗?”在一旁,一名来自永恒帝庭城的男子,他有些焦虑,因为只怕不久之后,追兵将至。

    “的确,应该想一个破除威压之法。”眼下这十件初代法器,如同金山银山,看得却搬不走,许道颜也想瞻仰一些古术,让自身上那些术法能够完整,虽然碰到的希望不大。

    “我有一个办法。”就在这个时候,风甯开口了,他双拳紧握,显然是做出极大的决定。

    “哦?什么办法?”一时间,无数人看向他,心中期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