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祭坛设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对于风甯来讲,这是先祖的象征,是古帝风氏的至强法器之一。【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只因为在漫长的岁月以前,落于此地。

    他很兴奋,想要在第一时间将轩辕帝印收入囊中,但却被许道颜给拦了下来,沉声道:“越是到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许道颜的月眼阳眸能够看到,在这祭坛石阶上,都有不少的尸骨,新旧不一,证明来到这里的人不止几拨。

    为什么这些法器没有取走,可想而知?要知道这些尸骨能够在漫长的岁月留存下来,自然都是到达天圣境的人物,非同小可。

    可是他们都葬身于此,必然有其因素,许道颜一语惊醒梦中人。

    风甯这才让自身冷静一下,他将月眼阳眸与众人共享,沉声道:“此地祭坛呈扇面,对外扩散开来,但我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在此地祭坛的最高处,我觉得是通往见那空间战场那圣灵存在的门户。”

    “此地的风水布局,非常诡异,也异常古老,这些石料都非常珍稀,质地坚固,非有玄妙的手段无法建造此祭坛。”洪易也小心翼翼在打量着此地,陷入沉思。

    “空间战场太过玄妙,他们有自己独立的皇权,独立的经法,独立的文字,许多都是我们难以理解的。”姜藏也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

    “他娘的,凭本佛爷的感觉,此地没有那么好闯的。”元宝龇牙咧嘴。

    这时,墨痴与墨笑一人引出小穿山龙,引出机关圣猿,吴小白也引出小青龙,就算是引用探路机关,他们也都小心翼翼,生怕触发什么危险。

    “小心了,那两大圣祗,只怕会在这个时候展开突袭。”许道颜心中传音,告知元宝以及吴小白一行人。

    一路上,两大圣祗异常狡猾,几乎都没有出现过,让人难以捕捉,许道颜以身为诱饵,它们都没有上当。

    然而,最安全的时候,就是最危险的时候,这两大圣祗打的什么算盘,没有人知晓。

    “好。”洪易,姜藏,元宝,吴小白几人心中明了。

    吴小白与墨痴,墨笑他们C纵着探路机关,想要看一下此地有没有布下什么杀机,或者是什么机关,生怕在无意间触发。

    不少人将目光集中向长命小和尚,希望能够从他那里获得什么信息,他连忙摇头,道:“你们别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在这里终究有什么凶险,不过我觉得以前那些初代,无垠至尊,天圣境的强者之所以会陨落于此,只怕与空间战场的主宰有莫大的关系,毕竟历经如此漫长的岁月,与当日不同,应该不至于那般危险,毕竟你们也并不想图谋什么!”

    “哦?当日那些人图谋什么?”这时,怀旭问道。

    “自然那是那空间战场的主宰,如果能够将其镇压,炼化,他们近乎就能够不朽,虽然无法达到真正的永恒,但无数人趋之若鹜。”长命小和尚一声感叹。

    “什么!”一时间,在场这些年轻天子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由得心中震撼。

    “竟然能够如此?”全场哗然。

    “不过想要炼化这等存在又岂容易之事,自古以来就没有人能够做成,哪怕这等存在如何的虚弱,它们随时都可以破碎自身,除非是它自愿,当初空间战场的主宰已经非常之虚弱,因为此地大战绵延不断,它与此界的皇权力量不停被削弱,故而有几批人马都以为可以趁虚而入,结果就是这样,全部葬身于此。”长命小和尚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道:“只怪这些人太过好高骛远。”

    “原来如此,我们只是想要取回当日先祖之物而已。”这时,风甯言语郑重,道:“这应该不会触犯到此地主宰吧?”

    “这些法器,如同它的战利品,想要拿,容易吗?”长命小和尚反问了一句,众人都沉默。

    “……”

    “他娘的,我先看看这些陪葬于此的人,都有些什么东西。”这个时候,元宝也忍不住心头的贪欲,想要将不远处的青铜古棺打开。

    长命小和尚连忙拦住,尖叫道:“你想死不成,都已经葬了无尽的岁月,如果能打开的话,当日那些人为什么不打开,还轮得到我们吗?”

    元宝闻言,不由得心头一寒,顿时就蔫了。

    “真是郁闷啊,难道要空手而回吗?”很显然,此番空间战场之行,元宝收获不算小,毕竟把人家的祖坟都给掘了。

    许道颜身上的不祥持续爆发,他不停溢血,似乎越接近这核心之地,不祥的引发就越激烈,骇人听闻。

    紫林神色担忧,一直站在其身旁,如果不是许道颜的体内不停地吞吐着浓郁的生机,她早就坐不住了。

    “实在不行就退出去吧,不要让自己置身在这等凶险环境之中了。”紫林看着他,说道。

    “无妨,如果不这样的话,又怎么能够让自己有更大的蜕变?”许道颜目光炙热,毫无畏惧,举手投足间,更是意气风发。

    项阀在不远处,神情复杂,如果是他的话,面对这等不祥的爆发,未必能够支撑得住。

    许道颜手持孔雀羽扇,此为古楼兰一脉的至宝,乃是以五尊强横的孔雀本命之羽炼制而成,凝聚了一代人的心血。

    看着孔雀羽扇,他便想起朱清凝,当日那一个说会在上界等自己的女子,也不知道如今她身在何处?

    紫林特别擅长察言观色,见许道颜神色恍惚,当即道:“哎哟,这是谁给你的定情信物?思念良久?”

    任谁都能够听出紫林的言语带着酸溜溜的味道,在一旁的人,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没听到。

    “这是当日在下界,我与一位姑娘偶然结识,到曾经古楼兰一族所在之地,那里承受不祥,化为废土,我也是运气好得到这孔雀羽扇,也因此沾染不祥,她所在之地,可飞升上界,曾经说过要等我,这刚刚看到此扇,便想起了。”许道颜很是坦然,一五一十,在一旁,吴小白,洪易,姜藏,断,怀旭,就连天荒都忍不住扶着额头,遮住自己的眼睛,似乎已经看不下去了。

    “你倒是挺老实的,她叫什么,我倒是可以给你打听一下。”紫林笑盈盈的,眼神流露出来的意味让人猜不透。

    “朱清凝,她乃朱雀一族血脉返祖,她说会在涅磐天等我,可是在三十六重天,应该没有这一天。”许道颜照实说。

    在一旁的人都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紫林神色一僵,沉声道:“涅磐天,曾经乃是古凤凰,古朱雀一脉所占据的天地,因为地域不够大,所以没有被列入三十六重天当中,但却也是独立,外人难进,想要出来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青樽楼的情报也无法达到。”

    许道颜微微颔首:“原来如此,等我出了空间战场,倒是想要往那涅磐天去走一遭。”

    “这混蛋,是不是故意来气我的?”紫林气得双手紧攥着,但脸上依旧笑容灿烂:“也好,青樽楼的关系网极广,到时候看能不能够给你打听一下门路。”

    “好,多谢紫林公主!”许道颜却是一点都不客气,让一旁的人都不由得白眼直翻,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紫林喜欢许道颜。

    就在这时,墨痴,墨笑,吴小白等人的探路机关都一一返回,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也没有什么杀阵,此地沉寂了漫长岁月,甚至连一些力量的波动都没有,只有那一盏盏古老的灯柱上,火光摇曳。

    “道颜,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吴小白微微蹙眉,虽然如此,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就往上看一看吧。”许道颜月眼阳眸运转,他们如今已经能够夺得先机,要抓紧时间,不然的话,等后面的人一赶到的话,只怕就没有那般容易了。

    一路上,他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古尸,有的一踩就化成尘埃,有的则是依旧R身坚固,身体早已经风干,面容扭曲,毫无生气,他们生前所携带的法器大多都已经破碎,纵然是天圣器,也无法留存漫长的岁月,唯有一些传承级的存在,与先天契合,才能够永久流传。

    可以看到这些古尸身上有诸多法器残留下来的痕迹,在这里曾经爆发了一场又一场的厮杀,许道颜声音一沉:“我想此地的主宰,施展那大术之后,应该是自身元气大伤,但进入此地者境界都会被压制,历经漫长岁月,它设局吞噬这些外来者的生命精华,也能够让自己缓慢恢复元气。”

    “应该是这样,我发现有不少天圣境,甚至是初代是在天子境陨落于此地的。”长命小和尚仔细观察了一下,道:“因为那大术对于此地主宰本身,他也会被压制到天子境,这是一种献祭大术,乃借助外界的力量,故而此地才会常年一片废土,难以恢复。”

    “只怕所图甚大。”这时,洪易开口了,不少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洪易兄,你发现什么了?”姜藏微微蹙眉,洪易为人向来稳重,不会危言耸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