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限免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岁月天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屠人窟,不祥与诅咒,异常诡异。【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天籁小说ww『w.2

    一旦身上沾染诅咒的人,很容易引来不祥。

    许道颜抛开诅咒之后,身上的不祥所带来的影响便减弱诸多。

    一路上,永恒幽冥,无垠之地,空间战场三大势力联合兵马,那些在前面的斥候,探路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暴毙。

    他们的尸骨以肉眼可见的度化为尘埃,除了身上的法器,什么都没有留下,甚至有的法器也都会被侵蚀。

    他们的神色很凝重,因为伴随着他们越深入,不祥与诅咒的气息越浓郁。

    而那些精锐则是一点一滴,逐渐在消亡,走不到十里路,已经陨落了近两百人。

    当然这些人都是第一批最早通过厄运屏障的人,他们早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后来的人,捡起他们的法器,进行照明,继续前行。

    然而情况却不容乐观,屠人窟的四壁,脚下,那些来自古老岁月所留下来的大道痕迹,如今都在透着暗红色的华芒,莹莹流转。

    “这屠人窟真是一个吃人的地方。”一开始很是兴奋的邪阳太子,如今都觉得头皮麻,一路上突然暴毙,受到诅咒,不祥侵蚀的人死得什么都没有剩下。

    “如果你怕了,可以不要前进,留在原地,反正你们这些外来之人想要留在这里都是不可能的,到时候自然会把你们传送出去。”一名来自空间战场的年轻天子,笑容冷冽,言语间对邪阳太子冷嘲道。

    “笑话,既然来到这里,又岂能够空手而归。”阴幂太子虽然做事谨慎,但既然事已至此,走到此地,必然不可能回头。

    永恒幽冥只来了千人,如今所剩仅有不到两百人,其他皆已全军覆没,然而这一支兵马却已是最强的力量,一直隐藏在黑暗之中。

    “但此地着实诡异,这些不祥与诅咒到底从何而来,哪怕是有圣祗的话,为什么会一直不出现?”垚力亲眼看到那些无垠之地的年轻天子,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可是在这样的不祥与诅咒面前,却没有丝毫的抵挡之力,身体如同瓷器般破碎,然后迅化为尘埃,魂魄,生命精元都迅消散。

    似乎每死去一个人,屠人窟里面的那些大道刻印就会变得更亮一些,如同暗夜之中一对对血色的眼眸。

    “如果这里有那么好堪破的话,当年就不会有初代进入此地都会陨落了。”这个时候,来自永恒神庭那来自孙氏的老者声音低沉,他眼眸微微一眯,手中把玩着一块古老的玉石,此物并非属于传承级的法器,但在抵御诅咒与不祥上面却有奇效,被他带在身旁。

    “那这种情况要持续多久?”这时,来自无垠之地阴氏一脉的年轻天子,他的实力不在昊白,垚力等人之下。

    “毕竟大家都在屠人窟,我们的人数只比前方的多,他们所要承受的不祥与诅咒也比我们来得多,如果他们都不倒下的话,我们有什么理由会全部倒下?”空间战场那月氏老者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每个人都非常的认同,的确如此,这些来自永恒神庭的人也决计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

    “说得极是,就算他们现了,想要与我们同归于尽的话,也为时已晚。”邪阳太子深以为然,他想到许道颜会惨死在他的脚下,就觉得心中痛快。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来自无垠之地的年轻天子倒下,很快他的身体就开始化成尘埃,消散得一干二净。

    “走吧,我就不信他们现在还能够剩下多少人。”这时,九公主目光炙热,因为在前方的那些人身上都有不小的造化。

    只要他们一死,夺取他们的传承级法器,至尊经法,对于他们来讲就是最大的好处。

    徐娇反而不是那么乐观,她如今坐在有四十九丈高下的骷髅主帅肩膀上,虽然形体变小了,但是如今这骷髅主帅身躯自上而下,绝对防御的气势,密密麻麻,上面刻画着古老纹路,形成坚固的护甲。

    两千多人,一路推进,走不到数十里路,而今已经剩下一千五不到。

    许道颜走在最前面,越往前,道路就越漆黑,越昏暗,自他身上的不祥又开始异动,身躯表层开始出现一层层裂纹,密集的血线开始溢出,一股浓郁的药香让无数人心神荡漾。

    他曾经在自废修为的时候,食尽岐黄之地的各种宝药,在下界之时,那些帝药药性都被压制,许道颜长期服用,使得它们都潜伏在自己的体内,一飞升到永恒神庭,伴随着他实力的提升,不祥对他身体所造成的损害,使得那些潜伏的药力都被唤醒,一点一滴打磨着许道颜的身躯。

    使其肉身不崩溃,自许道颜头顶,那一株菩提树近乎凋零,枯萎,他的魂人似乎也被侵蚀得有些残缺。

    每个人都知道,他在前方抵挡着不祥与诅咒,相当不易,吴小白则是催动非命墨盒,为众人抵挡,诸多初代法器也结合起来,一起抵御,一路上并无死伤,大部分的力量都被许道颜与吴小白承受了。

    “道颜,你休息一下吧,我来抵挡。”吴小白支撑起非命墨盒来抵御着不祥与诅咒,其实也很吃力。

    “不必,这也是对我的磨砺。”许道颜摆了摆手,他能够从众人的容颜里看到,自己似乎变得苍老了许多。

    “莫不是此地的圣祗与岁月相关?”许道颜神色凝重,他心中传念:“你们可感知到圣祗的力量?”

    “这应该是传说中的岁月圣祗吧。”噬命圣祗微微蹙眉,很是凝重:“他娘的,不过它实力也被压制到天子境,想要吞噬你们的生命岁月,只怕没那么容易。”

    “不错,此地的圣祗无论如何强大,它还是会被压制到天子境,不过占据此地地利,我们的确没有太大优势。”化道圣祗在许道颜体内的世界,刻印出古老的符纹,那是化道古纹朝着最原始,最完整的印记去成形。

    故而许道颜一路能够抵挡诸多不祥与诅咒,化道圣祗的力量也给与不小的帮助。

    “还有其他圣祗的存在,天厄圣祗也存在吧?”这个时候,向来寡言的净瓶圣祗,神色都异常凝重。

    “这也太可怕了,还有诡异的不祥存在,一旦爆的话,如何抵挡?”噬命圣祗显然一副有些怕死的模样,他虽然能够使得变得苍老,那是因为他能够吞噬别人生命精元,使其寿元枯竭。

    然而像岁月圣祗这样的存在,却能够从无形让,让时间流加快,在它所掌控的区域力,为所欲为。

    天厄圣祗想要形成条件也非常的困难,要集诸多可怖的厄运于一身,于漫长岁月之下成形。

    在这空间战场,历经无数次战争,无数的生命在此地受到践踏,地上堆满了白骨,少有人归去。

    永恒神庭与无垠之地的战争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葬身于此,根本无法统计,从老一辈人,到年轻一辈,有一段漫长的岁月没有丝毫的停歇。

    故而会衍生出天厄圣祗这般存在也在常理之中,它的力量是能够使人气运跌入到谷底,许道颜走在最前方,抵挡着岁月圣祗,天厄圣祗所散出来的力量,使得他体内的不祥蠢蠢欲动。

    七大圣祗的力量,都在全力协助许道颜,与此地不祥与诅咒相抗。

    许道颜身上流淌着宝光,神色凝重,沉声道:“随时都会有不祥会爆,大家小心。”

    就在其话音一落,于黑暗中,似有一股力量当面飞扑而来。

    情况万般危及,许道颜感觉自己的身躯都快要崩裂了,当日自己所得到的炎黄帝玉应声而碎。

    此物虽然也颇为不凡,但在这等级别的力量前,依旧无法抗衡,化为碎片。

    许道颜的魂人,手持长明灯在这一股力量之下,灯芯之火,摇摇欲灭,然而魂人所流散出来的气息,却是永恒与安定。

    自许道颜后方,所有人结聚合在一起,施展那些能够抵御不祥与诅咒的法器,想要帮他,但这种力量,他人根本无法相帮。

    许道颜既然决定开路,自然要承受这些力量给他所带来的风险。

    虽然他浑身是血,但却药香四溢。

    在很多人的眼中,许道颜的肉身仿佛随时都会崩溃,但似乎又在不停充足,原有的存在似乎都在湮灭,然而却也在疯狂新生。

    天地斩道,天子独立。

    许道颜心中有所触动,在这万般危机的时刻,体内诸多药力爆,他体内第五条天子道衍生而出。

    百里称王,正式踏入,在这一刻许道颜可汲取天地方圆百里之力,为己所用,涵盖天地斩道之威。

    五条天子道彼此之间,相辅相成,凝聚一体,让许道颜保持形体不会崩灭。

    紫林心中担忧,沉声道:“他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吗?”

    “不然的话,又怎么会是我的大哥,在下界的时候,一遇到什么危险皆是他独立承担,站在最前方。”吴小白面无血色,此刻许道颜在第一线战场没有倒下,他更要挺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