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厄运屏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西婵,巢煌,风甯等人对许道颜不由得自内心的惊叹,他们是这一次诸天墙,万界城的领路人。【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虽然他们并不是这些年轻天子当中最强最有地位的,但毕竟他们出身于古帝族的血脉,故而由他们来引领最为合适。

    纵然古帝族已经衰败,然而无数年来,古帝族一脉镇守在诸天墙,万界城旁,流血牺牲,功不可没。

    自然是其他五大古皇族对他们都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一来古帝族不会威胁到他们的地位,二来诸天墙,万界城也需要他们的镇守。

    五大古帝已经成为诸天墙,万界城的精神图腾,没有人会去破坏,他们世世代代的血脉也尊崇先祖的意志,镇守在那里。

    就算后来各大世家的势力越来越庞大,但对他们也是自内心的尊重。

    因为如果没有五大古帝的镇守,如今永恒神庭已经不复存在,更别说有古皇族了。

    他们三个人似乎都可以看从许道颜的背影看到前人。

    “道颜兄,你不要勉强!”西婵神色很凝重,她都能够察觉得到许道颜身上吞吐着一股浓浓的不祥气息。

    “是啊,我来开路。”这个时候,紫林走在他身旁,言语郑重。

    “不必,我来!”许道颜摆了摆手,神色郑重,纵然如今自己的情况并不乐观,但他依旧想要坚持。

    “我觉得你的伤势很重,再这样下去的话,会很危险。”巢煌也在一旁建议道。

    “我来开路,无惧这些不祥。”吴小白手持非命墨盒,他所言非虚。

    “你要护着众人,而且这也是对我的一种磨砺,这些不祥我始终都要承受。”许道颜话音刚落,突然身上有一物应声而碎。

    砰!

    众人一看,这是星运石,乃是当日在下界星妖族一脉传承下来的古宝,此物在上界也不是凡品,至少可以增强他人气运。

    在下界之时,许道颜与紫泰来两人气运能够彼此之间,互相媲美,甚至要压他一头,也有这星运石的功劳。

    然而如今这星运石炸成粉末,一些精华融入到他的体内,其他的只是化为尘埃,根本看不到。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星运石破碎自身,自动护主,将最后的力量集结己身,做最后一搏,他心中一紧,知道情况并不乐观。

    如果可以支撑得过,星运石都不必如此,可想而知自己身上的不祥有多诡异。

    他看着孔雀羽扇,毕竟此物与古楼兰一族有极大的牵连。

    古楼兰一脉,是与古帝族同一个时期。

    他既然得到此物造化,必然就要承受这种力量,由不得他选择。

    许道颜运转自身的手段,支撑着自己的身躯,他一步步朝前行进。

    也许是因为星运石的缘故,他感觉身上的不祥所带来的不适相对应减少一些。

    “罢了。”许道颜觉得在这个时候不应该给自己再增添负担了,他转向身后,将那些缠绕在自己身上的人怨咒,以《流月斗神古诀》朝着后方打出,形成一道厄运屏障,这是当日月咒至尊杀死无数人,施展在自己身上的咒术,因为他觉得自己可以承受,也想要在关键时候用这种咒术转嫁到别人身上。

    可是如今如果再任由人怨咒的力量在自己体内酵的话,很有可能会将自己逼入死地。

    伴随着越深入屠人窟,不祥与诅咒的气息就变得更加的浓郁,厄运屏障并不会阻碍后方那些人的前行,但会将这种人怨咒沾染到他们的体内,除非他们不想踏入。

    “气运攻伐!”项阀一眼就能够感受得到。

    “看来道颜兄弟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手段。”在一旁,张艮心中惊叹。

    许道颜将人怨咒给消除之后,身上的伤势又消除了许多,似乎那些沾染在身上的不祥被削弱。

    这让众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同时他们也很震惊。

    魔族的断看着许道颜,目光冷冽:“你小子真是,不装会死吗?”

    “真他娘的逆天,道颜大兄弟啊,抗着人怨咒这种玩意儿在不好受吧?你有手段能够消除,竟然能够它在你身上存在这么久,难道不觉得难受?”帝殒也很惊叹,许道颜与月咒至尊一战,受到这等诅咒他是知晓的。

    “让我佩服的是,道颜兄沾染人怨咒,竟然还能够成长到今天这般地步,如果没有人怨咒的话,只怕都踏入天君境了吧。”六指剑圣很是震撼。

    “未必,福祸相依,这人怨咒,想必也是道颜兄磨砺自己的方式。”这个时候来自太行天的夏雨生开口了,窥破其中关隘。

    “嗯,的确如此,如今在这种关头带着人怨咒对我来讲,的确是不小的负担。”许道颜微微颔,他继续朝前行进。

    “人怨咒,这可是月氏一脉的咒术,异常的狠辣,需要斩杀无数的生灵才能够施展。”这个时候,一名来自无垠之地的存在,他神色温和,宝相,就像是出家人,名为释惠。

    “正是如此。”在一旁,孙攸也很震惊。

    “人怨咒,这种大咒曾经杀死不少我们诸天墙,万界城的强者。”西婵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对许道颜是越来越佩服了。

    在一旁,项阀神色很复杂,他自内心佩服许道颜,但却又不想服输,因为是真心喜欢紫林的。

    屠人窟,越走到深处,越是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如果不是有许道颜的月眼阳眸,只怕每一步进行都会显得举步维艰。

    诸多初代法器本能聚合在一起,散着温和的华芒,驱散那些黑雾,对于许道颜一行人来讲,会相对轻松自如许多。

    在后方,在他们即将触碰到厄运屏障的时候,有来自无垠之地的昊氏老者连忙下令,让众人停止前行。

    “是人怨咒的气息。”在他身边,有另外一名老者,显然对于咒术非常的精通。

    “怎么可能,人怨咒需要无数的生命才能够施展,在这屠人窟内根本没有丝毫的生命,还有这是月氏一脉的咒术!”在一旁,永恒神庭孙氏一脉的老者有些难以置信。

    “但事实上就是人怨咒,根本无法进行躲避,只能够承受!”那一名月氏一脉的老者神色凝重。

    “就这样走过去吗?”邪阳太子后退了好几步,他可不想承受这种诅咒。

    “要么就留在原地。”来自空间战场一名年轻的弟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谁都不想沾染这种诅咒,因为此地原本就足够不祥,也有一些诡异的诅咒力量,哪怕是沾染一丝都有可能诱不祥与诅咒的力量。

    “我们先来。”那些手持石灯笼的老者,他们原本就是斥候,侦查,战力相对较弱,在关键的时候会牺牲自己。

    他们在第一时间走过去,来自空间战场的那些核心人物看向无垠之地,永恒幽冥,这些年轻一代,自然不如这些空间战场之人来得老辣,一个个脸色有些难看,但毕竟他们是一起联合对敌的,没有办法。

    故而他们都将一些人往前推,没有传承级法器的人都会走到最前面,稀释这些怨咒的力量,使得对他们的影响达到最小。

    他们继续推进,几乎所有核心人物都站到后面,这见许道颜所布下来的厄运屏障变成最薄,影响最小,到最后没有。

    毕竟这是许道颜一个人所承受的人怨咒,分散到上千人身上,自然不如一个人来得强。

    但他的魂魄,他的气运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与之媲美的。

    伴随着后方人马一步步推进,那些手提石灯笼的老者,身上开始出现一道道血痕,肌肤表面如同碎片。

    所有人看得心惊胆战,每个人都知道属于此地的不祥与诅咒,开始爆了。

    然而这些老者沉淀无数的岁月,生命本源异常浑厚,他们都在燃烧自身的精血,想要消除这些不祥给自己带来的伤害。

    虽然有所缓解,但沾染人怨咒的他们,于此地的诅咒,不祥彼此之间,互相牵引,每走一步,每一次消耗,就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突然间,砰!

    有一名老者,身上的血流干了,他的形体枯槁,仿佛被风干一样,倒在地上的刹那,开始化成劫灰,迅消散。

    只有一盏黯淡的石灯笼在地上,根本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前方的机关玄武依旧在前行,每个人心中恍然。

    “看来在这里死去,不会留下什么。”的确一路上他们也没有看到什么先人的尸骨,所以残留下来的法器。

    “他们在前面开路,所要承受的不祥与诅咒,必然会比我们更加严重,只要跟着他们,到时候纵然得不到此地的大造化,能够杀死他们夺取传承与初代法器,也是值得的。”邪阳太子很是兴奋,他舔着嘴唇,觉得不久之后,许道颜一行人都会死的一干二净。

    “说得没错。”九公主也打着她的如意算盘。

    “这是最坏的打算了,无论如何都已经进入屠人窟,我倒是想要亲自见识一下,此地的大造化会有多惊世骇俗。”昊白很是冷静,她知道多死一个人,此地大造化出世的几率就会更高,因为这里是需要鲜血与魂魄的供养!

    “乃是我昊氏一脉的孩子有远见。”来自空间战场的昊氏老者微微颔,他目光凌厉,似乎对于屠人窟此地的大造化志在必得。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