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战场遗孤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来自于无垠之地的年轻天子,以及永恒幽冥的年轻天子,他们自小都受到非常严格的对待,修炼也都会前往一些死地。【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也有小规模的战争进行参与,但从这一刻开始,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与这些从小在这战场上成长起来,彼此之间,无时不刻都会进行战争的遗孤来讲。

    他们的那点经历根本不算什么,这些年都是在空间战场存活下来之人的后代,在这里建立了属于他们的氏族部落。

    然而一路走来,这空间战场非常的宽广,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冲着万兵冢,屠人窟去的,没有人知道他们住在哪里。

    如今这些老一辈人出现,集结列阵,一下子对他们造成极大的震慑,每个人都能够从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看到他们历经无数次生死与大战的场景。

    他们身上所带的战甲都因为岁月的缘故而腐蚀,然而那种沧桑的气息,来自于古老的岁月,当年那一战所留下来的遗物。

    大部分都是精良的法器,传承级法器着实不多,唯有一些核心人物才能够拥有。

    纵然如此,这依然是一支异常精悍的兵马,如今他们已到日暮之年,想要凭借着这一次机会,拼一把。

    如果能够得到屠人窟的造化,也就是意味着他们也能够逃离空间战场此地,在外面自成造化。

    在以往,都会有一些空间战场土着他们杀死外来之人,得到传承级法器,得到一些大造化,意味着他们有立身之本。

    他们如今身上的传承级法器,都是来自于先辈所传承下来,是要留给子孙后代的,如今他们进入屠人窟,这些传承级法器都不能够带进去。

    只见那些核心的老者,身上都带上一些相对精良的法器,以他们的实力用这些法器绰绰有余。

    可以看到,那些传承级法器仿佛有了自己的灵智,破空飞向远方,也就是他们氏族所在的地方。

    传承级法器是有器灵的,它们都会遵循着第一代主人的意志,比如进入屠人窟,它们一定要回到本氏族坐镇,也不会出这空间战场,除非举族迁移,绝对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但如果是在万兵冢,或者是屠人窟得到传承级法器,以及一些修炼大造化的人,他们都想要逃离此地,前往外界打出自己的威名来。

    因为这也证明了,他们有这个气运,无数年来并不是没有从空间战场杀出去的人,只是为数不多罢。

    对于他们来讲,谁都想要挣脱这么一个大牢笼。

    看着那些传承级法器破空离去,无垠之地与永恒幽冥那些年轻天子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他们心里压力就没有那么大。

    传承级法器有跟没有是有不小差别的,虽然他们战斗经验丰富,但传承级法器却是能够弥补一些差距。

    “进入吧!”这时,昊白一声令下。

    几方势力,结合在一起,同时推进。

    屠人窟内。

    这两天,从他们第三拨人马进入,许道颜就已经让所有人做足准备,蓄势待发。

    来自永恒帝庭城的人马,由紫林率领,毕竟她的身份地位就在那里,能够统御得了,再加上她来自青樽楼的传承,自然有一些极强的阵法,那些人自然也会全力配合她,不得不说紫林的魅力极大,很多人都愿意当她的裙下之臣。

    而来自于各大势力的人马,则是交给长命小和尚来统御,同样坐镇在另外一个方位,毕竟他是将他们整合起来的人,在屠人窟内,长命小和尚想要走都没有办法了,虽然他不会与别人打架,但指挥打仗起来,却是头头是道,让许道颜都有点怀疑这小和尚是不是来自兵家。

    然而他却说是自己学富五界,博文广识,最后许道颜决定还是交给他,毕竟那些人相对信任的还是长命小和尚。

    诸天墙,万界城这一边,西婵为主帅,巢煌为副帅,风甯,项阀等人都占据主攻位,孙攸为军师,他们同样有自己的战阵。

    许道颜则是率领自己昔日故人,一起结阵,虽然人数不多,但每个人身上都有传承级法器,都是诸天当世顶尖的年轻天子。

    他传出自己的圣御帝阵,圣战帝阵,圣疾帝阵,圣隐帝阵,在下界之时,他们大部分人对此阵就有一定的了解,毕竟有一段时间他们去猎杀无垠之地的至尊,都必须联合起来,许道颜对他们没有丝毫的保留。

    飞升到上界之后,许道颜也发现以前自己对于《古帝阵》的领略太过于局限,如今的视野格局都不在像以前这般。

    故而如今这四大帝阵的威力,远远超过当初,虽然只有他们这些人结阵,但战力却是不容小觑。

    他们二十来人,战力节节攀升,无论是速度,还是攻伐,防护能力,还是形体所呈现出来的真真假假,让人琢磨不透。

    偌大的玄武,坐镇中央,吴小白的次身坐镇后方,以非命墨盒预防不祥与诅咒力量的侵袭,一旦那种情况发生,便腹背受敌。

    而他的本尊则是在操纵的玄武,墨痴,墨笑两人则是在玄武身旁,如今墨痴所打造出来的机关圣猿,战力更胜从前,对于武道造诣领会更加深刻,除此之外,他也炼制了机关白虎。

    这一头机关白虎,异常凶悍,身上吞吐着浓郁的金戈之气,战力超然,接近的时候,都会给人感觉仿佛浑身上下都会被割裂。

    在机关白虎旁,共有六尊机关圣猿,栩栩如生,仿佛活物,布下七杀墨阵,自成一体。

    墨笑则是炼制了一头机关朱雀,并非是小朱雀,却是大朱雀,与机关玄武能够并驾齐驱的存在。

    其战力不亚于吴小白的机关玄武,哪怕他有炼入第一代玄武的残骸,墨笑的机关朱雀是根据第一代朱雀开创的墨家老祖所留下来的图纸,自小打造,相伴至今,拥有不可思议的战力。

    墨酬心中惊叹,虽然他在文曲城墨家已经极强,但墨问天终究是墨家的根,相比他们的机关,自己的青龙着实有点弱。

    许道颜站在最前方,守在入口。

    就在这时,几大势力的兵马,大举杀入,一股凛冽的杀机瞬间爆发。

    对于空间战场的这些战士来讲,他们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危机。

    数十件传承级法器同时爆发出强势一击。

    冲在第一线的精锐战士被砸得骨肉成泥,支离破碎,那些年轻天子或是空间战场的老者脸色大变。

    瞬间明白他们之前所派遣进来的人,原来都死在这里。

    当他们想要反击的时候,却发现天旋地转,自己似乎置身在风水奇局之中。

    “镇坤燃术!”

    几乎在第一时间,当日永恒神庭一脉,对于风水奇术有极大克制之人,他们取出尖刀,刺入自己的身躯之内。

    鲜血迸溅,然而他们的血上面竟然有非常诡异的符文,渗透到脚下,只见那些被埋藏起来的天材地宝以及元宝,姜藏,洪易他们所布下来的风水奇局竟然在第一时间,开始崩溃,瓦解。

    “竟然是镇坤燃术。”元宝,姜藏,洪易一行人尖叫了起来,在遥远的时代有一种人,他们天生对于风水奇局有极大的克制,这样的人从小到大,都会修炼一些专破风水奇局的经法,与此同时于自身血脉上刻印一些古老的符文烙印。

    像镇坤燃木就是一种能够在短时间破掉风水奇局的禁术,然而需要以他们生命为代价,同样在无垠之地那边,也有老者燃烧自身的性命,与镇坤燃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相对来讲在意境上要弱上一些。

    但是这种术法一呈现,只见元宝,姜藏,洪易他们所刻画下来的风水奇局的古老刻画全部都出现,这些古纹开始出现自燃的情况,并且迅速瓦解。

    那些天材地宝尽皆无所遁形,而且因为在上面有刻画一些古葬术法的纹路,使得这些天材地宝竟然也开始自燃了,迅速破碎。

    许道颜脸色大变,这才意识到,他们所面对的敌人,是那些经历过战场,经历过生死,经历过各大势力各种手段的精兵,这么多年来,他们彼此对敌,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有些手段都是信手拈来!

    然而元宝,姜藏与洪易根本没有丝毫的迟疑,在第一时间便引爆了自己所布下来的奇局,想要以最大限度杀伤敌人。

    他们留了一个心眼,万一出现状况的时候,可以拼死一战。

    许道颜的番天印,在第一时间,狠狠砸落向那些空间战场的老者,这些人在许道颜直觉看来,比无垠之地,永恒幽冥的年轻天子都要来得危险。

    番天印,上千枚古老的符文在跳动,衍化成十里大小,力量凝聚一击,从天砸落。

    这些空间战场的老者脸色虽然凝重,但自他们周身每一个人都举起一张张古老的盾牌,吴小白在玄武之内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沉声道:“这是御器盾,专门用来抵御一些传承级法器的群体攻伐,天生就是为了防护而生!”

    许道颜闻言,心头一沉,不愧是当年传承下来的遗孤,他们在这里绝地死战的时候,只怕各种各样的情况都遇到过,有备算无备,虽然使得他们防护仓促,但他们也都在第一时间展开防护,不像之前那般脆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