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一路横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许道颜看向那屠人窟入口处,有三座山头。【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如今每一座山头上面都有来自于各大势力的强者坐镇其中。

    哪怕只有永恒帝庭城,诸天墙万界城,永恒幽冥,无垠之地,以及在空间战场的本土势力,但为了争夺山头,彼此之间,依旧打得你死我活,而且似乎一直在持续,而他们也全部都在等待。

    他看得很朦胧,有些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因为在这屠人窟还是有一些天地之力的阻隔,让人无法看得清楚。

    虽然自己的肝脏也炼入天地斩道之力,使得月眼阳眸也有所蜕变,目光能够斩开一些迷瘴,但却无法触及太远的地方,毕竟屠人窟也不是一个寻常之地。

    他只能够看到不远处,那些白骨骷髅身上穿着一些破烂的铠甲,虽然战力没有强上多少,但伴随着机关玄武逐渐推进,一路上所碰到的这些凶物,都会变得越来越强。

    许道颜用自己的意念,去捕捉那些很有可能出现的圣祗,怨灵,战魂等存在,以免被杀得措手不及。

    似乎知道许道颜在想些什么,长命小和尚笑道:“刚刚进入的话,是不会有那些存在的,这些白骨骷髅就够一般人头疼的,而且类似于一些圣祗的存在,很有可能只会在屠人窟内才会出现,虽然它们也很有可能会出现在屠人窟外,不过如果人极多的话,它们依旧不会出现。”

    “为什么?”在一旁的元宝很是好奇。

    “圣祗又不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如果一旦出现必然会被群起而攻之,它们又不傻,你以为都像你?”长命小和尚说话很不客气,气得元宝脸都涨红了。

    苍卫与小蚕则是在一旁幸灾乐祸,平时都没有人敢和元宝斗嘴,如今却来了长命小和尚,脸皮又厚不怕死。

    “哪像你,脸皮又厚,话又多,有本事你打头阵去呀?”元宝牙尖嘴利,毫不相让。

    一时间,整个机关玄武内部都是元宝与长命小和尚的声音。

    玄武身躯巨大,身上一层墨油与天文之火结合起来,熊熊燃烧,并且融入天正古纹的力量,对于阴邪,凶祟之物有极大的震慑。

    火玄武所向无敌,结合离位法阵,烧得一方天地通红,那些扞卫不死的白骨骷髅冲撞上来的瞬间,就会被烧成一缕黑烟。

    从远处看,可以看到一头偌大的玄武,身上燃烧着熊熊烈焰,它有条不紊地朝前行进,似乎没有人能够阻挡住它的步伐。

    许道颜一行人置身在机关玄武内部,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这些白骨骷髅,如同以卵击石。

    脚下的土地,那散发出来的阴气,被消除了不少。

    火玄武每踏出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个偌大的脚印,有焦灼的痕迹,同时也有一股天正之气。

    使得这屠人窟变得暖一些,阳气也稍稍重一点,虽然很快就会被浓郁的阴气所侵蚀。

    火玄武的存在,就如同黑夜中的火焰。

    异常显眼。

    如果从高处看的话,都可以看到,四面八方,无数的白骨骷髅蜂拥而来,如同飞蛾扑火,一缕缕黑烟升腾而起。

    一道巨大的烟柱直冲九天。

    虽然火玄武可以从天空之中飞行,但吴小白却要以这样的方式,宣告着他们的到来。

    一路强势推进,这些白骨骷髅从身上穿着破烂的铠甲,拿着残缺的武器,直到他们又深入一步推动的时候,这些白骨骷髅身上的铠甲已经很是整齐,都是以阴气凝聚而成,手上的武器也非常完整,透着凌厉的锋芒,俨然已经变成一支精锐骷髅禁军。

    一切想要进入到屠人窟的存在,都会被它们拦截住。

    这些白骨骷髅兵动作非常的敏捷,每一次攻伐也异常的精准狠辣。

    然而玄武本身防御就惊世骇俗,非传承级法器无法伤及,更何况如今玄武自身已化成熊熊烈焰,墨油加身,不仅能够散发毒烟,与此同时,又能够让人无法攀爬到玄武的身躯之上,燃烧的天文之火又能够将敌人烧成劫灰。

    它们手中的利刃,根本无法对玄武身上造成丝毫的伤痕。

    火玄武这般推进,引来不少其他年轻天子的注意。

    对于他们来讲,这些白骨骷髅兵算不得什么,但数量实在太多了,不堪其扰。

    一些年轻天子结着火玄武所走的这一条路线,他们紧随其后。

    不到几个时辰,在火玄武身后就有一支至少三百人的年轻天子,这些人彼此之间,互相戒备,但是又想借火玄武之便,朝着深处推进。

    这些年轻天子有来自各大势力,很显然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一些凭借着自己实力杀出一条血路来的寒门天子。

    并没有成群结党,大多都是孤身一人,他们也不在乎身边的人是不是来自于其他大势力,只希望自己能够杀入到屠人窟。

    许道颜与吴小白并没有与他们交流,一路上看起来,好像他们与火玄武一起并肩作战,气势汹汹朝着核心之地逼近。

    “机关玄武,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此机关应该与墨家初代有密切的关系,看来这一次永恒帝庭城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年轻天子。”

    “第一次见到如此之强的机关玄武,应该还没有发挥出全部的战力,真是让人期待。”

    “更强的是此人的胸怀,明明我们是在借势,他却没有丝毫驱赶的意思,似乎还有意想要引领我等?”

    “之前各大势力的人,似乎都不愿意我们接近屠人窟的核心,看来应该是会有大造化出世,我们有必要联合在一起,争上一争,凭什么所有好处都得让他们给占了。”

    “谁叫他们的背景比我们强,底蕴比我们来得深厚,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任何的底蕴跟背景都是靠自己的实力打出来的!”

    这些一路上借势的年轻天子,彼此交谈,虽然谈不上紧密,但隐隐之间,似乎已经联合在一起了。

    元宝与长命小和尚一副跃跃欲试,想要出玄武的样子,似乎要与他们谈交情,一番拉拢。

    然而却被许道颜给拦住了,他们前往屠人窟,是想要争夺造化,他并不想多生事端。

    “我觉得这些人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可以结合起来,好好运用一下。”元宝眼珠子滴溜溜直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傻的,人心不齐,很难成事,我们还是做好自己,如果他们愿意协同我们,那是再好不过,这等事情水到渠成,你们去组织跟他们自愿,完全不一样。”许道颜瞬间便看穿本质,每个人都各怀鬼胎,哪怕将他们结合起来,也是自寻烦恼。

    长命小和尚闻言后,深以为然。

    轰!

    玄武直接将一座拦在前方的一座小骨山给撞得支离破碎。

    进入到更深一层。

    在这里,阴风怒嚎,寒气吞吐,地上尽是白骨,机关玄武那偌大的脚掌踩在上面,无数的骨渣飞溅,以及骨骼碎裂的声音。

    于此地,那些白骨骷髅兵皆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尊尊怨灵。

    这些怨灵已经化为实质,身上皆有铭刻着古老的战纹,与此同时,还有一股不灭的意志。

    这是无数年来,它们于此地孕育而生,诸多执念缠绕,汲取此地的阴气死气,炼入己身,异常可怖,可影响他人意念。

    此地阴风可侵蚀人的魂魄,摇荡心中意志,破人心气。

    可是火玄武,虽为机关,但浑身上下沾染天文之火,熊熊燃烧,结合天正古纹,阳气正法,冲击四方。

    这些怨灵已经有了灵智,自然不会白白上前来送死,故而都会退避开来,而那些一路成群结队的年轻天子,他们聚合在一起之后,阳气磅礴,又有火玄武为依仗,这些怨灵自然也不敢轻易冒犯。

    这些年轻天子早就明白,想要进入到屠人窟的关隘在哪里,只是之前,他们很难聚合在一起推进,因为彼此来自不同的阵营,而且人心险恶,还很有可能随时会爆发出刺杀之类的事情。

    如今有偌大的玄武开路,每个人都只是因为借势聚合在一起,几乎很少需要他们动手去对付这些存在。

    他们只需要抱团取暖,并且将每个人的气血联合在一起,就会使得那些阴祟之物不敢靠近,再加上他们原本的战力就很强大。

    不然的话,何以能够孤身一人上路,一路厮杀。

    只是在屠人窟,如果没有修炼一些对这些阴物有极大克制之人,无时不刻都会遭到白骨骷髅兵的阻碍,纵然再强的人,面对无穷无尽的围追堵截,也快不到哪里去,再加上无时不刻还要防备着有可能发生的危险。

    对于这些怨灵来讲,他们不进行阻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们知道,这些人最终会在核心之地,互相残杀,所以一路上除却比较恶劣的环境,基本上没有什么障碍。

    从屠人窟的最外围,到核心区域,吴小白一路强势推进,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机关玄武在核心之人看来,原本就像远方的一簇光点,直到化为一团烈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一天的时间,机关玄武便来到了屠人窟核心之地。

    浑身是火的机关玄武,有千丈大小,想不引来注意都不行,一时间,无数人将目光都集中在他们的身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