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限免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千丈墓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来自项氏一脉的传承。【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不停地涌入到他的识海当中,自他身上的霸血不停在涌动,轰轰而鸣。

    身体流淌着宝光,气势汹汹,自项阀的眼神,以及气质都在不停转变。

    “真是一群废物!”项阀手持霸王弓,冷冷地看向邪阳太子与九公主,言语间颇为不客气。

    气得他们脸色发白,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在五百丈处留名,可见项阀在修炼天赋之上,远远比他们都要高出很多。

    万兵冢的墓碑,是对人潜力的评测,并非是眼前,实力高低。

    越是高处,名字越少。

    许道颜看了一下,紫流离的名字竟然远远还在九百丈以上的高度,可想而知,他的战力有多可怕。

    难怪为什么当年紫流离能够在诸多永恒帝庭城的年轻天子中出头。

    扁藐同样一拳打出。

    看似绵软无力,没有项阀来得霸道,但是却很稳很沉也很平静。

    他的名字留在第六百丈处,其潜力比起项阀都还要来得强,可以说扁藐一点都不擅长攻伐,但他却被墓碑认为更有潜力。

    与此同时,百道金光破空而出。

    许道颜运转月眼阳眸,这百道金光,竟是百根金针,每一根金针上面刻印着不同的古老道纹,这是成套的法器。

    “百命金针。”在百丈之外的长命小和尚大声尖叫:“这可是当年医家扁氏一尊初代所炼制而成的法器。”

    “不错。”扁藐微微颔首,他取出金针,扎在自己以及身旁项阀与张艮的身上,使得他们体内的一些暗伤尽数恢复。

    虽然在此地不能够出手攻伐敌人,但却可以为自身疗伤,这就是最好的攻伐,在这种地方能够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自身的伤势,如同不死,是非常可怕的事。

    张艮很是沉稳,他蓄势一击。

    这一拳,同样看起来异常文弱,但却涵盖他一生的体会。

    然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张艮的名字竟然留在第七百丈高度。

    他们都是从诸天墙,万界城中走出来的少年天子,能够在此地留名,是莫大的荣耀,尤其是在这等高度。

    张艮依旧很谦卑,就在这时,有一道黑白相间的羽扇落在他的手中,他心中激动:“竟是先祖之物。”

    “日月扇。”项阀与扁藐也觉得心中震撼。

    “一面可化烈日,一面可化冷月,蕴藏无穷极妙,可上窥天道。”紫林在一旁,心中感叹:“张艮道儒双修,颇有造化。”

    “这几个人的潜力实在太大了,要将他们留在这里。”就在这时,他身着黑衫的男子同时打出一拳,相当霸烈。

    万兵冢墓碑发出一声清脆的爆鸣。

    而后在七百丈之处,刻印下他的名字,垚力。

    片刻之后,一面战盾落在他的手中,张艮看到这一幕,眼神一缩:“这是战岳盾,攻时如战道压身,守时如万岳护体,极难破,接下来想要对付他们,并非易事。”

    隐骨妖剑同样也收敛自己的精气神,凝聚一击。

    轰!

    在八百丈处,刻印下他的名字,藏。

    他身上的血脉异常特殊,出身卑贱,故而不像那黑衫男子,出身于垚悬至尊这一脉,体内流淌着纯正着血脉。

    就在这时,一把利刃破空而出。

    “绝命帝刃。”紫林瞳孔缩成针尖般大小,沉声道:“这是当年我永恒神庭一尊闪电貂所修炼而成的初代人物,炼制出来的一把帝刃,与无垠之地一战上,立下诸多汗马功劳,至少斩杀三名无垠之地的砥柱人物。”

    “……”许道颜微微蹙眉,这名为藏的存在,他手里原本就有一把非常了不得的妖剑,如今又能够得到这把绝命帝刃,一旦成长起来,实力不可估量。

    紧随其后,是那一名布衣女子,同样打出一击。

    然而她的名字,却刻在九百丈之所在。

    昊白。

    许道颜微微蹙眉,看来此人应该来自昊荼至尊一脉的传承,难怪两人的气质这般接近。

    一杆黄铜战枪,落在她的手上。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百丈之外的长命小和尚尖叫了起来:“昊天枪!”

    “什么!”项阀,张艮,扁藐,紫林等人都不由得心中震撼。

    吴小白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昊天枪乃是来自我永恒神庭一脉的战枪,此女身上有昊帝的血脉,她并非纯正无垠之地的血脉,能够得到想必她的修炼理念能够得到昊天枪的共鸣,看来以后她将会是一名非常难缠的敌人。。”

    “怎么说?为什么昊帝一脉会与无垠之地有所交集?”许道颜心中平静,有些不解。

    “当年昊帝一脉,争夺帝位,有一脉落败了,最后前往无垠之地,发誓要夺回帝位,古帝之争,比古皇族的时代还要来得悠远。”吴小白神色凝重,没有想到这等级别的战枪,竟然会落入这女子的手中。

    “哼。”紫林眉头一挑,并不觉得自己会逊色于这女子,当即意念一动,全力一击。

    砰!

    在这一刻,她身上的紫血都沸腾起来,吞吐着一股古皇族之威。

    万兵冢九百来丈处,出现了紫林的名字。

    她的排名,比起那昊白还要高上一些。

    要知道在万兵冢九百丈已经是极限了,想要到达千丈高度,近乎是根本没有可能。

    同一时间,一把紫色的伞上,伞面上尽是紫帝龙皮,这是以紫帝战龙皮所炼制出来的伞,可攻可守,拥有诸多玄妙。

    伞把处,能够抽出来,那是以两颗紫帝战龙牙炼制而成的剑,异常锋芒,气息迫人,要知道紫帝战龙虽然不能够与混沌之龙媲美,但如今在永恒帝庭城那一尊紫帝战龙是可以媲美初代的存在。

    当年的紫帝战龙实力同样不弱,更何况此剑伞还是出自紫氏一脉的强盛血脉之手。

    “紫皇剑伞。”张艮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项阀微微低头,他原本是想要追求紫林的,然而却没有想到,两者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万兵冢上的刻名,虽然并不代表着他们将来的前程,但也能够说明一些其他问题。

    至少自己在未来的潜力,天赋上不如紫林。

    对于项阀这种极度自尊的男人来讲,紫林在万兵冢墓碑九百多丈处留名,对他内心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可是他又不想放弃,觉得自己一定能够保护紫林,他也想看看,许道颜到底能够在何处留名!

    “她体内流淌着是紫氏古皇族,第一代紫帝的血脉,项兄,血脉贵为先天,只要后天机缘足够,也不是不能够弥补距离,只是你要辛苦了。”扁藐心中一叹,拍了拍项阀的肩膀,好像是在安慰他。

    吴小白凝望这万兵冢墓碑良久,全神贯注,打出一拳。

    砰!

    最后在九百五十丈处留名,这也让其他人都颇为震惊。

    片刻之后,有一道宝盒,破空而出,落在他的手上。

    这宝盒通体石质,但吴小白能够看出所用的材料并不平凡,能够历经漫长的岁月而不朽,可想而知。

    他用手触摸片刻,用自己的意志与这宝盒交融,细细去感受其中的玄妙,此宝盒也在给吴小白一些反馈,毕竟这是属于墨家一脉的传承级法器,彼此交融并不困难,很快,他便心中了然:“非命墨盒。”

    “非命墨盒?有何奇效?”许道颜很是诧异。

    “有此非命墨盒在身,如果有人想追杀我们的话,或是用推算之法,或是追踪气息之法,都无法将我们锁定,此非命墨盒作战之时,用处并不明显,但却能够改命有诸多玄妙用处,我回头得好好研究,在墨家器宗根源上的记载有不少,但没有施展过,我也不敢妄言,毕竟眼下我实力还不够,此物至少要踏入天圣境才能够发挥出里面诸多玄妙。”吴小白的非命墨盒很少有人知道,这是墨家一大代表传承法器之一,如今被吴小白得到,自然也是缘分。

    他并没有显摆自己的传承级法器,虽然他也很想得到之前那大锤子,用得还挺顺手的,但终究不是自己的东西。

    “徐娇,你等到现在,有什么意义?”邪阳太子微微蹙眉,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虽然他不算是冥族古帝一脉年轻天子中最强的,但被这些人给比下去,其心情可想而知,他并不觉得徐娇能够比他们更好。

    “关你屁事?”徐娇那苍白如纸的脸上,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看向前方的许道颜:“我想看看,你的名,能够刻印在多高的地方,想要跟你比一下。”

    “……”许道颜一阵诧异,他不明白徐娇到底有什么想法。

    就在这时,徐娇那看似纤弱娇小的身子,打出一拳,竟然能够在第九百多丈处留名,与紫林旗鼓相当。

    邪阳太子与九公主两人脸色非常难看,徐娇性子异常跋扈,但他们之前也以为,与徐娇之间,大家都是平起平坐。

    但却没有想到,徐娇的潜力竟然能够在九百多丈处刻名,这让九公主的心情越发的不好,要知道她只有在百丈处而已。

    “废物,换你了,怎么了,修为跌落到天子境初期,不敢出手了?”邪阳太子心中怒意冲冲,有许道颜垫底的话,也不至于脸色太难看,虽然刚才被徐娇呵斥了一下,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同一个阵营的,自然不会起什么内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