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项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万兵冢的第三域,一路上相对平静,此地的威压也没有在第七域那么强。【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虽然也有一些人停留在此地,那也是因为想要在此地获得一些传承级法器,但终究还是少数。

    不少人都往更深入的方向去了,此时,有一对男女迅朝着深处推进。

    女在前,男在后。

    “这位姑娘,请留步……嗳?不要不理我嘛,像我如此英俊潇洒的美男子,你真的再也找不到了。”一名男子,身着青铜战甲,英武不凡,他容颜俊美,腰间佩戴双剑,看剑柄就知道其来历不凡,自其身上战意昂扬,虽然其言语轻浮,但每一个动作,都藏有妙韵与杀机。

    女子在前方,一袭紫衣,紫飞扬,身姿曼妙,其容颜倾城倾国,颠倒众生,对于身后的男子,却是毫不在意。

    她的目光一直在前方,因为她想要追寻的人,就在万兵冢相对深处的地方,然而刚刚进入万兵冢不久,她就遇到背后这狗皮膏药。

    因为这个男子已经追了她一路,让其感到心中着实厌烦。

    “我已经有心上人,不要再来烦我啦!”除却紫林,又有几个女子能够有这般魅力,她眼角带笑,每走出一步,身材摆动之间,都让许多男子为之心旌摇曳。

    “我倒想要看看,能够成为姑娘心上人会是什么样?永恒帝庭城无非就是一群酒囊饭袋,一群草包,有什么值得上心的?”男子神色倨傲,显然对于永恒帝庭城颇为不屑,他自小生长在诸天墙边,日日夜夜都生存在凶险之中,守卫着诸多黎民百姓的生命,他一身的实力修为更是实打实的,可以经得起考验。

    这也是紫林颇为无奈的地方,眼前的男子实力的确很强,她曾经试图着想要甩掉,但却都甩不掉。

    “我那心上人,脾气不太好,我怕他会忍不住打你,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跟着我好了。”紫林翻起白眼,看向那男子。

    “哈哈,那是最好不过,我项阀从小到大就没有怕过打架。”他笑容灿烂,战意昂扬,一副死皮赖脸想要赢得紫林的青睐。

    “算了……”紫林毫无办法,伸手不打笑脸人,排除他一直跟着自己这一点,她不喜欢,但是一路上,但凡敢对紫林有丝毫想法的人,都被一一给打退,她心中感叹:“许言武啊,许言武,你竟然不来找我,还得我去寻你。”

    然而就在这时,有一头偌大的玄武,从后方直逼而来,吴小白的次身站在玄武之上,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状况,当即和声道:“紫林姑娘,生什么事了?”

    “紫林,原来你的名字叫紫林,紫氏皇族?真好听,这名字。”项阀目光炙热,神色痴醉,似乎也没有太注意吴小白。

    “这位公子很喜欢跟着我,但是我并不太喜欢……”紫林看到吴小白,笑颜如花,看来许道颜应该是独自一人深入了,并不是刻意将他丢下,知道这一件事,让紫林笑得非常开心。

    “哦?那你先进入玄武吧。”吴小白意念一动,能够看得出来,眼前这项阀的确是很喜欢紫林,但既然她已经表达自己不喜欢了,他还死死缠着,这自然也是不太好的,他当即劝告了一句:“这位公子,既然紫林姑娘不喜欢你跟着,你又何必让她为难呢?强扭的瓜不甜。”

    “哈哈,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怎么能说我跟呢,只是刚好同路而已,再者也许强扭的瓜不甜,但他娘的解渴啊。”项阀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冷意,虽然他觉得永恒帝庭城大多都是酒囊饭袋,但依旧不会大意轻敌。

    吴小白出身于器宗,他平生所见过最强天子境的机关玄武,莫过于眼前。

    就连在诸天墙,他都没有见到一些墨家少年能够炼制出这等级别的机关玄武,所以吴小白值得他郑重对待。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他也想看看吴小白会不会对自己出手。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吴小白意念一动,偌大的机关玄武,引动古八卦阵,破空而行。

    项阀眼皮子直跳,一方面,他没有想到吴小白竟然不主动对他出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玄武度实在太快了,尤其是在地上奔跑的度,看似滑稽,但能够猜得到,这机关被炼制得有多可怕。

    如果有人被这机关玄武当面撞到的话,撞击只怕都要骨断筋折。

    他紧随其后,紫林是想法见过最心动的女子,一旦离开这空间战场,想要再见到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吴小白在机关玄武内部,看着水镜中一直紧紧跟随的想法,微微颔,道:“他的度倒也挺快的,实力不低,看来也是一个多情种。。”

    “项阀的来头可不小,乃初代项霸王的血脉传承,在诸天墙下长大,立下诸多功劳,年轻一代,少有人能够与之媲美,他手中双剑不知道饮了多少无垠之地凶徒之血,让我敬佩,他一路以来的成长都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很少有依靠自己先辈所留下来的人脉关系,与很多年轻一代截然不同。”这也是紫林为什么一直都无法对其下杀手的缘故,像这样的人,颇得她的欣赏,一旦成长起来,日后必然都是中流砥柱人物。

    所以眼下虽然有些轻狂,但这都不重要,在一旁的吴小白闻言,也不由得心中肃然起敬,如果真像她这般说的话,那项阀为人还是值得尊重,他郑重道:“如此优秀的少年天子,紫林公主还不动心?”

    “哎,一看你也是不懂女人,应该也没有什么女子心仪你吧?”紫林一声轻叹,无意间对吴小白造成巨大的伤害。

    “谁说没有!”吴小白脸上一红,高声道。

    “哎,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装了,真是个榆木疙瘩,有女子喜欢你才怪,哪怕是喜欢你也不是出自于真心,就算出自于真心,你也未必喜欢她。”紫林白了他一眼,把吴小白气得够呛。

    “……”吴小白想要反驳,但实在无言以对。

    紫林往玄武里面铺着兽皮地毯处一坐,姿态妖娆,容颜妩媚:“我喜欢的是你言武兄啊,女人要真喜欢上一个男人,是不会对其他男子感兴趣的,哪怕那男子再优秀,都没有她心中所喜之人来得好。”

    “……”吴小白不知不觉,又受到巨大的伤害。

    “小白啊,所以你老实告诉我,你言武哥有没有其他女人?”紫林柔情万种,眼神中带着勾魂夺魄的幻术。

    “真没有,如果有的话我早就告诉你了。”吴小白心中惊叹,紫林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会轻易罢休,显然她很想弄清楚许道颜的感情生活。

    紫林一声感叹,虽然吴小白真的没有说谎,但她总觉得好像隐瞒了什么,具体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这么多年来,身在青樽楼中,都能够收集到诸多信息,在永恒帝庭城中,有哪个大人物没有几个秘密。

    那些秘密又有几个是她不知道的,可是许道颜偏偏就像是横空出世,杀出来的人,又无处可查。

    的确他在玄机天出现的时候,也没有与其他女子有过交集,唯一有接触过的人,就是梦清影。

    然而两个人根本也没有太多亲密的接触,紫林动用自己的关系去查,但始终都还是觉得不满意。

    或者说真如同吴小白所说的,他的感情生活真的是没有她人进入过,一片空白?

    出于女人的本能感知,以及事实,紫林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感觉,所以才会接二连三不停试探。

    “为什么喜欢一个人,要知道这么多事?直接喜欢不就好了吗?”吴小白憋了半天,这才问了一句。

    “你傻呀,信息要精准,你的喜欢才有用,如果他心里早就有人了,那我岂不是单相思,自作多情吗?”紫林翻了一个白眼,都很是让人心醉。

    吴小白觉得她说得也很有道理,只是许道颜喜欢谁?他从来都不知道,似乎他也没有这样的打算,所以也不敢乱说。

    “算了,真是命苦,也罢,就算他有女人又如何?我就不信有几个女人能够争得过我?”紫林自言自语,一边叹息却又一边笑,让吴小白都摸不着头脑,无言以对。

    她三番两次试探,看着吴小白很是纠结跟疑惑的表情,最终确定了,这孩子肯定是个老实人,就不想为难他了。

    不过这一点也颇让紫林感到意外,因为这么多年以来,但凡能够达到吴小白这个级别的存在,哪一个不是对于男女之事,游刃有余。

    多年以来在世家的锻炼早已经让他们可以轻松驾驭,然而吴小白却如此的生涩,面对她的一些试探显得很笨拙。

    这也让紫林感到很意外,毕竟他可是吴小白啊,让整个墨问天器宗都非常重视的年轻天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嫁给他呢!

    吴小白看着机关玄武之内的水镜,项阀竟然还追着他们,惊叹道:“这家伙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