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华言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之前有些地方笔误,把华言雪写成陆言雪,其实是确有其人,这个随笔散文,大家就随意看看吧。【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他,暂且称之为苏吧。

    有一阶段,苏特别孤独,同龄的兄弟,不是谈轰轰烈烈的谈恋爱,就是勤勤恳恳的在创业,没有人有空陪苏玩,所以台球就变成苏热衷的运动,因为这是可以一个人自娱自乐。

    当时苏一个人正打着美式九球,而在苏旁边是一个斯诺克球桌,边上站着一个女人,第一眼看上去,很高,有一米八了。

    第二眼,黑色长发狐狸眼,炙热的红唇,尖尖的下巴,若隐若现的锁骨,衬衫热裤高跟鞋。

    第三眼,球飞出来了,苏激动了一下,连忙弯腰捡球,女人不缓不急地走过来,高跟鞋的声音在地毯上轻响。

    第一次苏觉得自己太矮了,要抬着头看她,一种强烈的不自信从内心油然而生,恨自己不能像他的两位兄弟,风与亚那样长个一米八五,一米八三的,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林一米八,苏就不理解,为什么苏就长不高!

    “一个人?”强作镇定,苏把白球丢给她,问了一句。

    她接过球,道:“你也是?”

    苏点点头,她笑了笑,转身离开,苏继续打球,时不时看她一眼,球技还算可以,打了一个小时左右。

    球又朝着苏飞来了,骨碌碌的声音,在地上滚动,苏一个跨步,水中捞月,猴子摘桃,黑虎掏心,然后终于把球给抓住了,很装*地说了一句:“你心不静!”

    “我只是练大拉杆,失误了!”她笑了,练拉杆的时候,杆法没掌握好会飞球!

    苏一阵无言,装*失败,满头黑线,继续打自己的球,一个小时之后,走了!

    第二天,苏怀着养眼的心情,又继续来到了台球馆,斯诺克球桌全满了,看了一下,没那个女人的身影,苏心中一阵感慨,这种又会打台球,长得又漂亮的极品妹子注定不多见!

    第一天心里几次想要邀请妹子一起打球,却没那个勇气,心里一阵叹息,早知道昨天勇敢一点就好了,一起打也没什么。

    人生若只如初见,想要再遇到,何其艰难,他静下心来,又继续一个人练球,很专注!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声音传来:“又一个人?”

    苏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香气袭来,是那个女人,他心中窃喜,表面波澜不惊,点点头:“嗯!”

    顿了顿,苏突然说道:“你会打九球吗?”

    她说:”我一直打斯诺克,九球会一点。”

    “斯诺克没桌了,九球打不打?”苏很干脆。

    “打!”她也很果断。

    一直打斯诺克的人,来打九球,的确会很不适应,球桌的大小,球的大小,球D的大小,以及球杆的大小,以及规则都是不一样的。

    苏一直都不是一个什么怜香惜玉的人,一晚上把她给虐得体无完肤,气得她用嘴从小下上吹额头头发,这是她的一个小动作。

    苏尽量都是以一个很帅的姿势,很利落的杆法去击球,打了一两个小时,局局都输,她终于爆发了!

    “不打了!”直接把杆子摔在一旁,神色不悦。

    苏一向不太喜欢脾气不好的女人,她的行为让苏心里反感了一下,好形象也没了,当即耸了耸肩,眼神一撇:“结账!”

    “来打斯诺克。”她的声音挑衅味十足。

    “不打,太矮,够不着!”苏很有自知之明!

    “哈哈哈哈哈!”女人笑了起来,似乎心情好些了,霸气道:“qq给我,回去打qq桌球!我要虐回来!”

    “笑死人……”苏最喜欢不服输的女人了,来嘛,立刻给qq!

    回到电脑前。

    她早就已经加苏了,苏点了一下通过,道:“你?”

    “是我,你叫什么?”

    “苏若邪!”这是他当时写的书,主角名字!

    “艹,这么玄幻?真名假名?”女人当即爆粗口了。

    “你呢?”苏不置可否。

    “陆言雪!”她回了一句,一会她截图了斯诺克专场一间没人的房间,苏进去了!

    当时苏并不会打斯诺克,理所当然,换苏被虐得体无完肤了,她在电脑的一头,很酣畅淋漓地敲着键盘:“小子,服不服?这才是姐姐真正的实力!”

    “不服,有本事你九球打赢我啊,给我几天时间!我qq斯诺克虐翻你!”苏反驳道。

    “明天继续,台球馆!”她说完很果断下线了。

    苏深吸了一口气,申请了一个新qq,小号,进入斯诺克专场,找人打,而且专门找高分的人打。

    因为高手是被人虐出来的,至于为什么要小号,用自己的主号,是有战绩记录的,不能够让人家看出自己在背后苦练。

    练了一晚上,差点天亮,然后养精蓄锐,准备台球馆见!

    连续三天晚上,只要在台球馆,每一次苏打得她差点摔杆,他乐得哈哈大笑,晚上回去,她就用qq斯诺克扳回来一句,苏鼠标差点都给砸了,每一次她下线之后,还不忘嘲讽一句:“你是打不过姐姐的。”

    苏趁其睡觉的时候,又是一阵狂练,技术一日万里!

    终于在第七天晚上,苏在台球馆,把她九球给虐了之后,在电脑前,又用斯诺克,跟她打得平分秋色!

    “哟,进步挺快的?”她酸溜溜道。

    “哥天赋异禀,岂是你等凡人所能及的?”苏装*,一脸喜滋滋的,连自己都觉得特别贱,心里特别舒服。

    其实男人跟女人,还是有区别的,接受事物,以及在智商等各方面,都能够比女人高出很多。

    先天条件就决定了很多因素,所以也就导致了,为什么奥运会有男子组,女子组,男女注定不可能平等!

    “明天晚上,台球馆见!”陆言雪恨恨地留下一句话,立马下线,苏喜滋滋地睡觉去了。

    “我们打台球费的吧,输的人出!”当时苏经济不是很宽裕,每天晚上这么打球,包台50块两小时,有时候这个女人那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上来,苏也必须陪打,那就要100了,点个水就要120—130了,一个月下来就要接近4000r了。

    从她第一次摔杆开始,苏就没把她列为他心里想要的对象,再者人也太高了,不合适,只能当球友!

    “没问题!”结果她一连出了半个月的台费跟水费,不过她的确也不弱,进步超快,一个不慎,苏就要输了,所以每一次跟她打也要很专注!

    最后苏发现,她的水平居然跟自己差不了多少了,只是在输赢心理,毕竟苏一直是赢方,她一直是输方,一个经常输的人,在即将赢的时候,心里都会紧张,以致于发挥失常,苏占据了这个优势,心理很重要。

    苏是属于那一种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跟她打,苏水平基本上很难提升,她一直被苏虐,水平不停地上涨,而且还买了一把毒药专用杆!

    当时大D丝的苏哪里买得起一把几千的专用杆!

    那阶段就是白天工作,工作的时候会想到,晚上又能虐她就觉得好开心的样子,后来她也告诉苏,白天读书的时候也老是想着要怎么打赢苏,让苏吃瘪……

    又过了一个星期,苏出了两次的台费,她得意洋洋说:“不要每一次都打台费,来点彩头吧!”

    “我不赌钱。”对赌博苏一直很反感。

    “谁说要赌钱了,打夜宵!”陆言雪鄙视道。

    “可以,晚上输的人请哪一家?”苏当时比较没钱,所以夜宵也是有分档次的,一锅血鳗粥,一两百都有,心里的小九九,她自然不会知道,穷人总会想得比较多!

    “烧烤!”她直接说。

    “可以!”苏果断答应,不就是烧烤嘛!

    “你是男人吗?”陆言雪突然认真道。

    “必须是。”这种问题不用思考。

    “让我三局,我抢七,你抢十。”九球是打盘数的,就是说苏要赢到十盘才算赢她,她赢七盘就能够算赢苏了。

    “……好吧。”

    然后苏很认真的打,然后他又赢了,然后她又差点摔杆了,直接付台费,说走,吃宵夜去!

    苏习惯性的走路,跑步,当时苏的装扮就是运动背心,运动裤,以及运动鞋,最多晚上披件运动外套!

    她直接掏出车钥匙,差点亮瞎苏的眼:“上车。”

    一辆红色跑车,到几年之后,苏才知道这个车是什么牌子!

    苏很淡定地上车,她习惯性把高跟鞋一脱,拿出一双人字拖,踩着油门,坐在副驾驶上,车动的那一刹那,苏都能够从背后感觉到强劲的推力。

    她开着车,穿梭在车流中,速度非常之快,苏心都快跳出来了,双脚踏在前面死死的,表面依旧很镇定,这是第一次体验到什么是跑车!

    特别D丝的苏仔细观察着车里的内部环境,认清楚哪个是开门的车把手,一定要装作很习惯开车门的样子,气氛有点冷,苏问了一句:“你脱鞋之后身高多少?”

    “不用问也比你高!”她斜睨了苏一眼,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苏还能够说什么,沉默。

    “174。”她道。

    “……呵呵,挺好!”车里弥漫着她的香水的味道,苏时不时用余光,飘着陆言雪的侧脸,她开车时的那种专注,以及手摆放的姿势,从头到尾的协调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到了。”这是一个路边摊,在天桥下,她踩着人字拖,东西看都不看:“四季豆四串,海带四串,金针菇四串,鱿鱼四串,六个生蚝,羊R串来二十串,再来个茄子,然后来八瓶啤酒!”

    “好勒!”显然老板跟她不陌生!

    苏毛骨悚然,头皮一阵发麻!

    “吃不吃!”她看了苏一眼,居高临下,把包甩在塑料靠背椅上。

    “不吃白不吃。”苏硬着头皮。

    酒先到,两个一次性的杯子,她直接满上,很是豪气:“来,干!”

    苏当时心里直叫苦,干你大爷!

    因为他酒量实在不怎么样。

    但是没办法,只能喝了,怎么就遇到这种妞啊?

    “你是干嘛的?”她先问了。

    “做小生意,也有在写小说。”

    “有看你qq空间,写小说好赚钱吗?”陆言雪似乎对这方面很感兴趣。

    “顶尖的作者都很赚钱,我这种的话,呵呵,一个月能有一千,五百块就不错了。”说完之后,苏又添加,生怕自己被人给看轻了:“不过我也有做些小生意,至少也能够有个两三千块,好的时候能四五千块,勉强是够生活了。”

    当时言语间,颇有几分自得,如今苏想来,都想拍死自己。

    没有经历过风浪,想要不卑不亢,很难做到,在很久之后,苏回想起来,跟陆言雪认识那一段日子,她那一身的牌子他只当是几百块钱就够了,如果当时苏知道她的一个包都要那么多钱的话,只怕会更加自卑。

    “你几岁?”陆言雪又问。

    “20吧!虚岁。”苏不是很确定。

    “那你不读书?”陆言雪疑惑道。

    “我初中就没读了,其实未必要读书……”然后苏就开始他的长篇大论,将自己初中时所遇到的事情,以致于后面为什么自己要创业,如何遭人白眼,如何努力奋斗,以后苏必定要如何,开创出自己的天地!

    她一边喝酒一边听得很专注,点了点头,道:“挺好的,有没有考虑交个女朋友?”

    苏也不是纯粹说给她听的,而是心里积压了很多郁闷之气,刚好就宣泄出来了,听到她这么问,苏摇了摇头,道:“如果一个男的连事业都没有,整天儿女情长的,只会让人看不起,我现在还不是时候!”

    “噢……”陆言雪点了点头,用唇把一整串羊R串都撸进嘴里,毫无形象可言。

    苏也开始大快朵颐了:“你是干什么的?”

    “医学生,家里代代相传,都是学医的。”陆言雪人畜无害的一笑,苏嘴角抽搐,长得这么性感,一点都不像学中医的。

    苏没有深问,两个人扯些有的没的,她说下一次一定要把苏虐死,苏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准备继续掏钱请吃夜宵吧!

    两个人扫完所有的烧烤跟八支啤酒之后,就要离开,苏头有点晕,当时酒量不是很好,陆言雪拉着苏上车:“你家在哪,送你回去。”

    “我自己打车回去。”

    她没有强要送苏回去,点了点头:“行,那我先回了。”

    恍惚之间,苏突然想到什么,抓住她的手臂,说:“你也喝酒了,不能酒驾,容易出事。”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点小酒量啊?”陆言雪带着严重的歧视语气!

    “那我不管!”苏拽着她不放手。

    “放开!”

    “不放!”

    “我真没事。”

    “那也不行。”苏很坚持,如果没喝酒的话,肯定会放的。

    “行行,怕了你,那你先让我把车停上来行吧?”苏这才放手,她将车停好了之后,苏带着她打车。

    虽然有点晕,但是意识是完全清醒的,打到车,苏坐在副驾驶上:“先送她回去,你家在哪……”

    就这样,把她送到位之后,苏自己回了!

    然后一早起来,收到陆言雪的留言:“你大爷的,非拉着我打车,害我回到家后,还得打车去把车开回来!”

    苏:“……”

    固定的打球伙伴,就这样定下来了,但凡有打,就是陆言雪要请客的节奏,偶尔苏实在看不过去了,才故意输她几盘,让自己请一次,看着她欢欣雀跃的样子,心中打趣!

    一两个月下来,苏保持着她请三次,自己请一次的节奏,只要有空都会出来打球,然而在这期间,苏把《黄帝内经》给恶补了一遍。

    她跟苏谈起很多中医方面的知识,也让苏获益不少,所以才会导致以后苏为什么去泡脚按摩都让人不要用力按,吃饭前如果有淮山做的汤苏必然要点,夏天的时候喜欢吃姜丝,冬天的时候要点白萝卜,R类的话尽量只吃羊,除了羊之外,其他R类的动物都会有传染病。

    然后有一天,陆言雪说:“当我男朋友吧?”

    “啊?”苏愣了一下,鄙视道:“你太高了。”

    “无所谓啊,我都不介意你矮呢。”

    卧槽,这句话太伤人了。

    “考虑考虑……”苏觉得她可能是一时兴起,先拖一阶段时间再说。

    十天过后,她问了:“考虑得怎么样了?”

    “呃?我再好好想想……”在这阶段时间里,苏有意识的回避,几次都有时间出去打球都说没空,心里无尽惆怅。

    她步步紧*,三天之后,问苏:“想好了没有?”

    “好吧……”其实苏当时心里是蛮欢喜的,只是不太确定,她是一时兴起,还是认真的,她能够一直追问,应该不会是一时兴起。

    然后两个人又进入了打球的节奏,一切都很和谐,没有吵架,她开始不穿高跟鞋,梳大光明,扎着马尾辫,带着鸭舌帽,t恤牛仔裤, 帆布鞋,其实这一直都是苏最喜欢的女生打扮,看起来就觉得赏心悦目,完爆一切!

    走路的时候,她习惯性歪着身体,搂抱着苏的臂膀,尽量使她的身高不比苏高出太多,从来也不跟苏说她身上的东西值多少钱,苏也从不去问她家里的事,在很久以后,苏其回想起来,几乎处处都在照顾着自己的感受!

    在一起十天之后,苏才问了一句:“你多大!”

    “23!”

    苏眼珠子一瞪,她连忙道:“怎么,难道你没听过,女大三,抱金砖?”

    “……”其实苏并不在意年龄大小,不然也不会到现在才问她的年龄!

    “你为什么会想要我当你男朋友啊?”这是苏最想知道的。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需要原因吗……”她思考了半天,得不出一个答案。

    苏也没有继续去深究为什么她会喜欢自己,明明两个人身高与经济上有很大的悬殊。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有一次,她约苏晚上吃饭,刚好有合作的事要谈,而对象又是两个女性,苏就说,晚上要忙,如果是跟男人约的可能就推了!

    “那我就跟闺蜜一起去吃饭啦!”

    因为苏比较懒,反正是谈事情,就找自己熟悉的,在事情谈到一半的时候,言雪进来了,碰上了!

    苏一阵错愕,刚想要解释什么,她就坐到苏旁边,一脸笑嘻嘻的:“你们好,我叫陆言雪,是他女朋友。”

    她一阵寒暄,手在苏的腰部挠痒痒,似乎没什么事,说了几分钟,她拿起菜单,说:“你们慢慢聊,苏去买单,吃好喝好,不够再点!”

    买完单后,她路过还不忘说一句:“等你忙完给我打电话!”

    “好!”苏点头。

    到了晚上,跟言雪到了一家经常呆的休闲吧,苏巴巴道:“呃,今天这个事……”

    “没事啦,你都能带她们去我们经常吃饭的地方,就证明没什么事,今天我这事干得漂亮吗?”言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嘴角上扬,在跟苏邀功!

    “太漂亮了……”苏的手不停地搓她的脸,挤出各种奇形怪状的表情,然后吻上去!

    其实跟言雪,两个人的生活就是白天他们干各自的事情,做生意的做生意,学医的学医。

    晚上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打球,不然的话,就是陪她去逛街,她知道苏没什么耐心,所以也不会逛太久。

    苏会开车,也是陆言雪教的,当时她说,你来开?

    苏连忙摇头,说不敢。

    “没事的,很简单,来换位置。”陆言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好吧。”苏只能接受。

    “左边刹车,右边油门,d挡前进,r档后退,p档停车。”陆言雪在一旁指挥。

    苏提心吊胆,生怕擦到她的车,慢慢起步。

    “对对对,就是这样,踩油门,你看前面车道的两条白线,感觉自己在五分之二的位置就可以了,,走你的道,其他都不要管,要变道记得看后视镜,其他就没什么了。”陆言雪觉得苏悟性很好。

    于是苏开始了无证驾驶之旅,在09年那一会,抓得并不是那么严格。

    苏喜欢去走那些小巷子,和陆言雪去发现很多好吃的小店,私房菜。

    这也是为什么在厦门很多年的朋友,都不知道的地方,苏却都能够知道的原因之一。

    他们经常开到偏僻的地方,两个就走进去,发现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好吃的店。

    两个人在一起,言雪都很让着苏,情商很高,其实有时候苏也很佩服她,能够做到一些他根本做不到的事。

    一个月后。

    她带苏去家里,苏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进展得这么快。

    去的那天刚好她的父母,还有叔叔婶婶全部都在。

    一家人都很客气,苏的表现则是有些局促,但依旧很在意细节,她家里的人,看苏的眼神不对,苏也不怎么说话,很沉默。

    她家人表面上不着痕迹,做得滴水不漏,但是一个人看不起一个人的时候,看他的眼神就知道!

    就是这种感觉,让苏心里感觉特别难受,发现自己跟言雪实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以陆言雪的情商,又岂会感受不到气氛的尴尬,从中调和,斡旋,但却收效甚微。

    回去之后,苏给言雪发了一个短信,分手。

    她立马一个电话打过来,问:“为什么?”

    “你家人看不起我,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在一起。”

    “你想太多了。”

    “你敢说没有?”苏当时心情很暴戾,虽然表面上什么事都没有,但是这种眼神对于苏来讲,更让他难受!

    “你不要管他们,以后我不带你见他们就对了。”陆言雪道。

    “算了,就这样吧。”苏挂了电话。

    在这期间,言雪发了不知道多少短信,苏一字不回,整天想着自己要如何变强,苏要那种眼神彻底消失,自尊且自卑。

    直到一个星期之后,言雪找到苏,说:“跟我走,有话跟你说。”

    说实话,苏觉得自己有错,她家人是她家人,她是她,苏的确也不该把气撒在她的身上,然而在这一刻,他觉得门当户对这一句话,传承至今,是有道理的。

    上了车,陆言雪的油门踩得特别狠,车开得很快。

    车里气氛很僵,苏一言不发,她油门踩得更狠了,苏无所谓了,当时的心情很想发疯!

    “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关键我是怎么想的,这才是最重要的,你到底懂不懂啊?”陆言雪流着眼泪,一字一句地咬着。

    听着她的话,苏感觉自己快要呼吸不了了,心里同样难受,双拳紧握,几乎要妥协了,但是一想到以后种种,想到那种轻蔑与不屑甚至诧异的目光,如同锐利的剑C进他的心里,苏还是说了两个字:“停车!”

    陆言雪看了苏一眼,苏又说了一句:“停车!”

    车慢慢停在路边,苏下车,走了。

    她停留了一会儿,疾驰而去,引擎声在苏脑中如雷般轰鸣,自此形同陌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