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八百六十二章 万宝天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砰,砰!金莲古殿之内,一尊尊少年王的肉身炸裂开来,根本没有多大的反抗之力,可以些底蕴非常深厚的少年王各种圣药,至宝死死将其护住,最终还是难以保住一命。【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在这一片空间的人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这些曾经都是横击一代圣王境无敌手的存在,然而在这空间里面,根本不值得一提,如同蝼蚁,轻轻松松就被碾压致死。许道颜深知幕后必然有了不得的存在操纵着一切,莫非是那河灵已经在暗中观察,他眉头紧锁,沉声道:“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够脱困,所有的入口全部都被切断,虚空尽数被封锁,没有退路了。”“娘的,本佛爷不想死啊,这龙河之灵还真是狡诈啊。”在外界有众多圣帝境的存在,但也只能够干在此处真的只能够靠自己,谁都没有办法帮忙,因为他们想要进入这神秘世界都没有丝毫的办法。元宝在鸿蒙起源都敢横着走,理直气壮,根本无惧,朋飞护短,只要有什么危险,谁来都敢叫板。但在这空间里面,可没有人能够随时降临来保护他。那些少年王身上都有无上帝宝,但此刻却也保不住他们,一股浓郁的诅咒之力,弥漫在每个人的感知之中,形成一种莫名的恐慌。满天飞舞的至宝,是带着他们走向死亡的陷阱,是人的贪念,那些至宝虽然不算是特别珍稀,但却是不凡,品级最低都是帝物。hei yaп ge醉心章节亿梗新“我们都没有碰这些东西,一时半刻应该还不会找上我们,固守住便是,到时候随机应变。”吴敌沉声道。“嗯,有些少年王想要摆脱,但好像被一些意念锁定住一样,根本难以逃离,诅咒如同附骨之俎,一旦沾染,就意味着死亡了。”吴小白仔细观察了一下,一些跟那些至宝沾染不深的少年王还能够侥幸逃脱,但一些已经开始炼化的,基本上形体都在迅速干枯,衰老,而后炸开。地上那金莲烙印深凹,杀气弥漫,在中心的位置,呈现出一朵血色莲花,异常娇艳,它释放出一股淡淡的幽香。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就察觉,沉声道:“这血色莲花所散发出来的异香有毒。”吴小白立即引动古八卦阵,遮蔽一切外界渗透而来的气息,许道颜运转慈悲圣王道,覆盖在玄武周遭,打上净瓶圣祗的烙印,可以抵御毒香的侵袭,要知道有万木至尊坐镇,应该可以防护。这些毒香无影无形,但却与大道古纹结合,进行侵袭,让很多人都难以抗拒,尤其是那些正在奋力与诅咒挣扎的少年王,在异香的侵袭之下,根本难以抵挡。接二连三,至少有五十名少年王陨落,零零散散剩下来有那来自五大起源的少年王,他们似乎从一开始就很警觉,以及那四尊来自诛天起源的少年王,因为被许道颜一行人给坑了一次,他们也不敢胡乱去炼化,许道颜一行人都没有动静,仔细观察着什么,他们自然也是按兵不动,强大的无上帝宝是不会被轻易炼化,降服的。同时,他们生怕在这过程当中又被算计,没有想到因此逃过一劫,心中松了一口气,除此之外,还有零零散散不到十人的少年王,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护住自己不受毒香之害,其他都已经陨落了,甚是凄惨,连一块尸骨都没有留下。一些还在龙河底部的少年王倒是因此而逃过一劫,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便是如此。谁都难以想象,在这金莲古殿中竟然会如此的可怕,它给与人的感觉就是祥和,平静。那些无上帝宝就像不祥的诅咒般,一旦沾染上它们的人,必死无疑,每一件宝贝都在天空中飞舞,等待着他人的降服。如今众多少年王们的眼神,感觉就跟毒药一般,恨不得离得远远的,许道颜运转月眼阳眸,一朵异常娇艳的血色莲花,心中忌惮:“我总感觉那河灵就在此地,只是不知道藏在何处而已。”“它在下面……”小蚕开口了,众人通过玄武的水镜,居高临下,发现那娇艳的血色莲花,就在那金莲烙印的中央:“它应该是在进行一次蜕变,这些都是他之前所设下来来的手段,一旦谁敢侵扰此地,就会受到可怖的诅咒,这也更像一种术法的体现。”“……如何打开脚下?”元宝双眼放光,纵然此地异常危险,但他依旧不想放弃,虽然他刚才哭天喊地觉得危险,但他也明白,龙河之灵躲藏之地,必有重宝。“我觉得还是想办法先离开这里再说,要得到至宝之前也要想着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讲。”吴小白天的无上帝宝,在这金莲古殿之内,唯一最凸显的只有那玉质经文。“那玉质经文应该是突破口。”苏惊圣殿的中央,那静静躺着在石台的经书,上面所刻画的乃是来自永恒神庭的文字。许道颜细细感知,似乎那漫天飞舞的宝贝,与这经书似乎都有所维系,并且异常紧密,显然其他的少年王也都注意到了:“诅咒好像停止了,并没有持续蔓延。”在这金莲古殿之内,古宝悬浮在半空中,吸引着众人去炼化他们,许多少年王一时间也都陷入困境当中。原本有一些少年王想要去打那些死去的少年王身上所携带的无上帝宝,却发现他们那些宝物也跟着腾空而起,吸引着众人去炼化。瞬间使得所有人头皮发麻,似乎知道天空中那些至宝是哪里来的,这里死去了不少人。那些少年王已经彻底销声匿迹,血色莲花开始逐渐变小,最后消失不见,毒香也开始在慢慢退散,不会有太多的危险。小蚕细细感应,道:“那河灵应该陷入了某种沉睡当中,很多东西都是他留下来的本能意念在行动。”“诸位,我们先休战如何?”这时,来自五大起源那坐着轮椅的少年王开口了,此人文质彬彬,胸中似藏有百万雄兵,运筹帷幄,双眸如同星月,可洞察世间一切凶险,手中握着一颗宝珠。“可!”众多少年王心中不免有些恐慌,此地实在太过诡异,明明祥瑞弥漫,金光闪烁,但却如此凶险。“可。”诛天起源那四大少年王也都答应了。许道颜自然也不会反对,如果还这样斗下去的话,只怕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他沉声道:“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要离开此地,你们可有什么想法?”“如果想要离开,应该跟此书有不小的关系,能够弄清楚其中的关隘,想要离开自然也就不难了。”坐在轮椅上的男子轻轻道了一句,他不敢离得太近。“哦?你知道此物来历?”许道颜一问,在场每个人都很关心,永恒神庭毕竟距离每个人都太遥远,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幸能够接触到关于永恒神庭的一切。“我不太确定,在永恒神庭有一部经法,名为《万宝天书》,此书具备智慧,可号令天地万宝,施展诸多攻伐。”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名为郭植,他一言一语,都给人一种可信的力量,一字一句,都显得很坚定,很平静,这是一种智慧的体现。“此地龙河已颇具灵秀,自成风水奇局,孕育成灵并非难事,但要孕育具备大智慧的河灵,并非易事,之前在龙河首的表现,操纵古尸之法,与这《万宝天书》有异曲同工之妙,诸位有无发现?”许道颜也有所注意,微微蹙眉,沉声道:“先是操纵古尸以其为宝,进行攻伐,又以那些法器为诱饵,进行夺舍,而现在是诅咒?”“不错,伴随着越深入,他所操纵的手段也就越强,这就让我更加确定,此物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万宝天书》。”郭植在这个时候下了断言:“两者手段如出一辙,不过想必此刻那河灵必然深藏于此地,与《万宝天书》所散发出来的意念结合,似乎想要让自己有更高一层的蜕变。”“此物可能够收服?”许道颜心头一动,问了一句。“一需要有大机缘,二需要承受这《万宝天书》的力量冲击,从眼前的情况这并非是完整的《万宝天书》,应该只是一部分,也幸好并非完整,否则的话,我们只能够沉沦在此地,如今的话,有谁能够掌握《万宝天书》应该就能够掌握打开这金莲古殿出入口的钥匙。”郭植言语郑重。“那你们何不试一试,只要能够收走就是你们的本事,谁都不会阻止的。”元宝无不恶意地笑了起来。“诸位都是一代少年王,可有谁想试一试?”郭植对于元宝的话,直接忽略,场众人。众多少年王面面相觑,实在太过凶险了,就连想要炼化那些被《万宝天书》所操纵的至宝,都显得那么艰难,还被诅咒而亡,更别说收取这《万宝天书》了。可是《万宝天书》又极为难得,非同小可,乃是永恒神庭之上的经法,术法,虽然只是一部篇章的传承,但却足以给人巨大的增益,蜕变。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