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六百三十一章 战麟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老三,你新找的两个娃子胆子不小嘛,看来是生面孔,以前没有见过,难道是从其他部落跑过来刚好被你给遇到了。【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坤鬼阴恻恻道了一句。

    “哈哈,没错,他们两个原本是昆夷部落的,今日来投鬼方部落刚好遇到了我,这小子我很欣赏,你没有见他胆子大的时候呢,相信这娃子以后的成就会很高,走吧,事不宜迟,我们先去战麟城见四大巫公。”玄鬼哈哈一笑,这也是他比较欣赏许道颜的地方,从一生看人无数,匈族神朝中的子民很少有许道颜这般的,如此好的苗子他希望自己去将其带好,使他有更高的成就,这样才不会浪费他的天份。

    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老了,并且经常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不到辖下的子民心里的想法,他的角度一切都是在匈族神朝的利益去考虑,尤其是到达他们这一个位置,已经不是像那些比较底层的巫公,为黎民百姓解除心中疑惑了,而是要看整个匈族神朝的气运走向,以及整个匈族神朝各大部落的形势发展。

    其实他也能够看到单于王室所做之事,尤其是残杀九州神朝石龙城百姓的事情,遭到天石公的疯狂报复,使得各大小部落损失惨重,许多英勇的战士都因此牺牲,然而单于王室的兵马却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这可是匈族王后所做的事,却要各大部落来承担这一后果,使得整个匈族神朝各大部落积怨极大,如今整个匈族神朝表面还算和气,但每个人心底都已经不服单于王室了。

    许道颜非常佩服天石公,在疯狂报复的同时,还会选出一条战线来,不波及单于王室的一兵一卒,利用匈族神朝的内部斗争使其陷入内耗,至少匈族神朝不会那般齐心,只有这样匈族神朝才不可能会时常侵犯九州神朝,内忧还没有解决,怎么会胡乱想要扩张,许道颜觉得自己这么做有点对不起天石公,但如今整个鸿蒙起源动荡不安,域外起源虎视眈眈,抛开私人恩怨,匈族也是人族的一个分支,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如果能够说服战麟城的四大巫公,哪怕是单于飞麟也不敢多说什么,单于王室一直野心勃勃,想要统治各大部落,据为己有,使得匈族神朝合而为一,这一次鬼方部落融入战麟城,用另外一种方式结合,单于飞麟只怕也会很愿意。”黄鬼深以为然,毕竟巫这一脉,一直都在扮演着匈族神朝指引者的角色,不管他们如今变得多强大,黎民百姓一有什么疑难杂症,灾难病痛都是巫来帮忙解决的,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整个匈族神朝能够更加长久的发展,巫之间沟通是不成问题的。

    甚至一些利于匈族神朝的国运祭祀,祈祷都只有巫才能够完成,所以他们想要把握住这一次机会,如果晚了再去做这样的事情,只怕会来不及。

    作为巫,他们希望能够使得整个匈族神朝可以团结起来,先对抗外敌,在天地动荡之时不会分崩离析,他们世世代代看尽天地变迁,世事沉浮,祖辈传下来的经验告诉他们在这时候一定要让整个匈族神朝团结起来。

    “道颜,对于你来讲的话,匈族神朝乱起来不是更有利于你复仇吗,如今你这么做的话,只怕是对你的复仇不利。”大羿流寒对于许道颜的行为很是不理解,如果四鬼巫公真的说服战麟城的四大巫公,那么鬼方与战麟城整合起来,只会增加刺杀的难度。

    “杀我母亲,杀整个石龙城黎民百姓乃是匈族王后一人,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不想将这一切牵连到匈族神朝的黎民百姓,如果我因匈族王后一人之过就牵连整个匈族神朝的百姓,那我与她又有什么区别,天石公乃是幽州兵家第一人,石龙城百姓被屠杀,他十倍血仇,是为扬九州神朝军卫,树立威望,使得匈族神朝不敢进犯,身在其位,谋其政,当日他已经给匈族神朝极大的教训了,再大的死仇也没有什么理由转嫁给匈族神朝的黎民百姓,这么做也不枉儒家三子当日对我一番苦心,为人公私分明。”许道颜这阶段也见过匈族神朝不少的黎民百姓,他们心存善念者不在少数,哪怕是人族各大分支,先祖所传下来的理念不同,有些事情怪不得他们,许道颜从心里做出这个决定,感觉自己体内五大圣则的力量都精进不少。

    “好吧,那我们只能够找到一个绝佳的机会,刺杀掉单于飞麟,不到最好时机,绝不动手。”大羿流寒从许道颜心里感受到他真的不想伤及无辜,其实这样做,她心里同样是非常赞赏的,所以她也愿意跟许道颜去承担更大的风险。

    乾鬼,坤鬼,黄鬼其他三大巫公身后都跟了两尊圣相境巅峰的存在,唯有玄鬼身后所跟随着两尊圣将守卫,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老三,这一件事你觉得需要跟呼衍虢说一声吗,毕竟他是整个鬼方部落的首领,如果我们没有通知他去做,只怕不太好。”乾鬼虽然乃是四鬼之首,但他们四鬼巫公之间,很多事都会进行商议,得出一个最好的答案。

    “我们只需要传讯一声说我们要做什么,也就足够了,在这一件事上不用征求他们的意见,在特殊的时期,我们有权决定去做任何事。”玄鬼意见如此,看向其他三位,征求他们的意见。

    “嗯,一切都是为了匈族神朝,在这个时候就应该抛下私怨,使整个匈族神朝团结起来,他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如果还对单于王室耿耿于怀,那么也就只能说他不适合当鬼方部落的首领。”坤鬼微微颔首,四鬼巫公几乎都在第一时间传音。

    在整个鬼方部落的大帐中,一尊圣皇境的男子,他身躯魁梧高大,气息如雷,血脉沸腾如海,战意滔天,乃是整个鬼方部落的首领,听到传讯他先是眉头一皱,站了起来,怒意滔天,无形之中激荡出一股狂暴的圣道波动,冲得在场的所有人心中一凛:“四鬼巫公怎么会突然做出这种决定,还不与我事先商量,他们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子。”

    在大帐之内,几乎都是整个鬼方部落的核心,不少的人都有些疑惑,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呼衍虢便将事情说了一遍。

    “其实四鬼巫公如今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的,如今我匈族神朝就连圣皇之境都会被刺杀,毫无反抗之力,只怕在匈族内部都有不少来自域外起源的内奸,整个匈族神朝上下人心惶惶,巫这一脉,指引我匈族圣祖走过最困难的阶段,祖训有云,若是匈族面临存亡之秋,还是要听巫的指引……”在一旁,有一尊文臣,他的实力也在圣王之境巅峰,对于这一件事,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呼衍虢听到自己文臣的话,的确也收敛了一些自己的怒气,巫是无私的,一切都是为了匈族神朝能够得到更好的繁衍与发展,他们站在的角度与他是完全不同,如今外界的力量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匈族神朝的发展,所以四鬼巫公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并不奇怪,这才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就由四鬼巫公去吧,如果因为这一件事与四鬼巫公闹出什么不愉快的话,要是他们离开鬼方部落反而是我们的损失,这些年来四鬼巫公都是尽心尽力为鬼方部落不知道做了多少事,无数的战士对四鬼巫公都视之如父母,非常尊敬,如果我们反对四鬼巫公的话,只怕于我们不利。”在一旁的一尊圣王巅峰的武将曾经受过四鬼巫公恩惠,他的命还是四鬼巫公救回来的,呼衍虢静下心来如果自己因为这一件事而去触动四鬼巫公的话,只怕整个鬼方部落上下,都会离心离德。

    “既然你们都觉得这个事是对的,我自然也不会不同意,一切都是为了匈族神朝。”呼衍虢坐了下来,在这种时候巫的影响力还是比他作为首领还要大,他深深明白巫是深入到每一个黎民百姓的内心,整个匈族神朝能够发展至今巫占据了很大的功劳。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匈族圣祖要留下巫这一脉,给与他们如此之大的权力,对单于各大部落进行监管,引导。

    谁要知道在匈族之中,他们对先祖都是非常尊敬的,巫是他们圣祖都会尊重的存在,这是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规矩,谁都不敢打破。

    这些年,巫的权力一直都要高于各大部落,但他们始终都没有去凌驾于各大部落之上,反而都是作为一个辅助的角色,在这种时候,呼衍虢发现巫对于整个匈族神朝实在太过重要了,如果缺少了巫只怕整个匈族神朝都会乱成一团。

    就在这时,四鬼巫尊已经带着各自的巫尊降临在战麟城之上。

    在这一座城中心有一尊用精铁浇筑的战麟,它身着铠甲,威风凛凛,獠牙利爪,只是立在那里自有以滔天威严。

    整个战麟城里里外外,戒备森严,虽然匈族神朝没有人族兵家那般厉害,但他们自有一套,至少以许道颜和大羿流寒的实力,进得去,是绝对出不来的。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