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四百零八章 幽州动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许道颜所在的世界,名为鸿蒙起源。【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诅咒起源,是一个域外世界,有属于它自己的独特体制,与鸿蒙起源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在鸿蒙起源只有一个地方,有诅咒起源的族人。

    那就是中央神朝。

    但中央神朝,这些身上流淌着诅咒起源血脉的人,都有自己的意志与信念,于中央神州中与万族共存,从不招惹事端。

    而今,田氏家族中的人,竟然在一夜暴毙,显然是杀人灭口,是诅咒起源想要利用这件事来挑拨田氏家族与九州神朝的关系,还是真的田家老一辈人与诅咒起源有所勾结,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正法眉头紧皱,毫无疑问,田家如此重要人物一夜暴毙,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没有保护好这些人,他在第一时间上书说自己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最后上面却只批下来几个只:圣帝出手,情有可原。

    正法心头一跳,竟然有圣帝境的存在出手了,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察觉。

    田甜的眼泪已经流干了,她知道,这一件事有什么不对,田家将会置身于险境当中,无论如何,如今的两个结果都很不好,一个是田家与诅咒起源之人有所勾结,一是田家被诅咒起源给盯上了。

    哪一个对于田家来讲都不是什么好消息,田甜找上门去。

    “田姑娘,抱歉,我没有保护好令堂,令兄……”正法一脸的自责,法家大牢,坚不可摧,哪怕是圣皇境的人,一时半刻都难以打破。

    然而诅咒起源的诅咒之法可远在亿万里之外,置人于死地,如果没有很强悍的抵抗诅咒的禁制,是根本抵挡不住的。

    而且,通过仵作的尸检,发现这些人身上早就被下了诅咒,也就是说,只要那一尊圣帝意念一动,哪怕是有强大的诅咒禁制守护也是没用的。

    法家大牢都会布下抵抗诅咒的禁制,要知道九州神朝巫族极为强大,在诅咒一道上,丝毫不亚于诅咒起源,至少都是可以分庭抗礼的,如果对方遥空诅咒的话,那么想要成功就是诅咒守护禁制被击破。

    但是却没有,所以根据仵作的推断,也就是这些人早就已经被下了诅咒,并且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没事,这一件事并不怪你,换成谁都一样,我娘小时候待人极好,这些年来,却是性情大变,我想要查清楚,到底是我田家人与诅咒起源人有所勾结,还是无意间被诅咒起源的人给盯上被其掌控。”田甜如今只能够把所有的苦与泪都往自己的心里吞,自己将会是以后田家的掌舵者,石蛮的表现让她也不想认输,自己母亲的死,总要讨回一个公道,至少要让心里明白。

    “毕竟这一件事涉及到圣帝境的人物,我也只能够尽力去追查,我韩氏与商氏的圣祖都出动了,这一件事非同小可,只要查出一个真相,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正法说话很是中肯,田甜也深知,一旦社稷到圣帝境的存在,事情就会变得无比复杂,圣帝人物极少极少,哪怕是田家那一位,也不知道有没有踏入圣帝之境了。

    田氏家族不比像韩氏,商氏这样的大世家,想要崛起一尊圣帝境的存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天石公虽然没有踏入圣帝之境,但在整个九州神朝当中,可以说是圣皇境界无敌手,堪比圣帝的存在。

    这也是田氏家族一直不敢招惹天石公的原因。

    天石公的年龄并不算大,相比田氏家族最强的那一位,可以说是一个晚辈,但他的潜能却是无可限量的。

    不然的话也不会得邪皇苏若邪以及萧太后那般重视,因为一旦天石公成就圣帝之位,绝对非同小可。

    “知道了,正法,拜托你了。”田甜这些时日,处理了诸多政务,都感觉田家有一种风雨飘摇的感觉。

    当年田氏家族好不容易争取到幽州,励精图治才到今天这一地步,没有想到出了这些事,对于田氏家族来讲,这都不是一件好事。

    萧彦将一切看在眼里,与萧无冥两个人正在商议。

    “如今倒是一个吞并田家的好机会,我就不信,在这种情况之下,田甜还会严词拒绝。”萧彦冷冷一笑,联姻只是一个幌子,更重要的是想要将田氏家族的力量一点点蚕食,据为己有,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着急,田家接下来只怕会更乱,那老一辈的人都没有出现,等到他真的坐不住的时候自然会出现。”萧无冥目光闪烁,他深知田家那一位最强的存在,很不简单,当年仅凭圣皇之力就拿下幽州,然后就销声匿迹,说是要突破圣帝之境,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出来过,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那我们就在田氏家族勾结诅咒起源这一件事上大做文章吧。”萧彦眼眸之中,闪烁着阴毒的光芒。

    “这一件事还没有摸清楚,如今商氏,韩氏两**家都把目光集中在这一件事上,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们都会知道得清清楚楚,你如果诚信想要搞破坏的话,可能瞬间就会死,不要自作聪明,九州神朝是不允许自相残杀的事情发生,一旦田氏家族真的有问题,邪皇会亲自出手,以雷霆之力将其彻底扫除。”萧无冥深知邪皇苏若邪的手段,小打小闹,可能苏若邪还不会放在眼中,但如果真的涉及到危害神朝,或是为了一己私欲,排除异己,陷害忠良的下场是极为凄惨的。

    萧彦一时间噤若寒蝉,他一直被田家拒绝,怀恨在心,原本田甜本来该是他的女人,他早已经将其看成囊中之物,却没有想到出现一次又一次的变化,将他的脸都要丢尽了,以致于他心中藏着一股怨恨之气,想要发泄。

    “萧彦,我告诉你,欲成大事,必须抛开一些东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虽然你屡次被田家拒绝,但这也能够说明你的诚意,如果你对这些小事耿耿于怀的话,你想要有什么大成就,是根本不可能的,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牵扯到诅咒起源,非同小可,这个时候谁敢参与进去,都有可能导致灭门之灾,哪怕是萧家也不例外。”萧无冥知道,萧彦年龄还小,需要他的引导。

    “知道了。”萧彦乃是萧太后那一脉所出,乃是嫡出子弟,虽然在分家,但这些年来,他很少受到什么挫折,萧无冥都会对其进行辅导。

    九州神朝虽然强大,但是若真的面对诅咒起源,是根本抵挡不住的,一个神朝跟一个起源,如何去对抗。

    一直以来,谁都知道,诅咒起源对于鸿蒙起源虎视眈眈,但这一次,他们竟然盯上了九州神朝,至于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不得而知,因为诅咒起源的手段极为神秘,煞是诡异,根本让人难以捕捉,比如用夺舍之法,或是用控魂之术,无声无息,也是以一种神秘的催眠,使得对方完全听于他们。

    就在同一时间,幽州各地,三千六百城,至少有一半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动乱,田氏家族的兵马动弹不得,因为如今他们都在法家的眼皮子底下,兵马一调动很有可能就牵动到许多人的神经,现在甚至有人说田氏家族想要勾结诅咒起源谋反,一顶又一顶的大帽子,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让田氏家族不堪重负。

    诸多城池,烽烟火气,四处都是烧杀抢掠,有一些强者,组织民众,进行抵抗,但收效甚微,并且无时不刻都有人在死亡,其他还没有发生动暴乱的大城。

    天石公的兵马也不见有什么动静,石家家主神色凝重:“天石公,如果我们再不出手的话,只怕就晚了,动乱会越来越大。”

    “不要着急,我就是要让他们乱,越乱越好,想要大治,必要大乱,幽州这些年来,藏污纳垢,田氏家族力量有限,无法掌控全局,我们就是要在关键的时候出手,再等等,应该还会有些人忍不住。”天石公眼眸微微一眯,只见在整个幽州各城的情况,全部都在他的眼中。

    “这……”石家家主知道,这也只能够听天石公的。

    幽州各地发生暴乱,这让田甜顿时感觉到无比焦灼,强如孟尝君田文,这些年来,励精图治,但看到传来的各种战报,一时之间也有些手足无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一切都是有所预谋的。

    陆陆续续,已经有许多圣之境界的存在被杀,很多镇压暴动的强者纷纷牺牲,造成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使得许多黎民百姓都失去了信心,他们一直期待着九州神朝的兵马前来救他们,可是却一直等不的哦啊。

    只有以幽州方圆数亿里之内的那些大城安然无恙,不过消息仿佛长了翅膀一样,飞散开来,许多人都开始不安了起来,田甜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感觉整个天都快要塌了,面对堆积如山的公文,看着无数的赤字上面写的都是千万百姓的性命流失,她双拳紧握,想要有所做为,但却都是毫无办法。

    她知道,在这个时候,只有先上伏龙学院,找孟子颜与高子期帮忙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