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三百八十八章 正法出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田府书房。【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怎么样,你有什么想法。”孟尝君看着神色憔悴的田甜,很是心疼。

    “没什么想法,虽然娘她那么对我,但毕竟我是她所生,我决定了,还是嫁给萧彦吧,不管怎么样不能够看着娘死,至于道颜他应该逃得很远,未必会知道,如果知道的话,其实我在心里,不一定那么重要。”田甜最终选择还是要救自己的母亲,哪怕她对自己充满了恶意,但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你真的已经做出决定了吗。”孟尝君认真问道。

    “血肉亲情割不断,从小到大,她都很疼我,不管处于什么目的,现在也是我该回报她的时候,而且我嫁到萧家,也有我自己的办法去脱身,对我来讲,也算是一个考验,未必是一个坏事。”田甜本能地去回避许道颜的事。

    “那如果道颜那孩子真的被逼出来救你,又当如何。”孟尝君问道。

    “那就怪他太傻吧,而且许氏家族一定会留他活口的……”田甜说到这里,眼泪就掉下来了。

    “其实……”孟尝君突然想要说什么,但欲言又止,田甜看了他一眼:“其实没什么,你只要做出你自己心里想做的选择,就可以了。”

    孟尝君话锋一转,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田甜的心里极为煎熬,在自己的母亲与许道颜之间,做出了极其艰难的选择,结果还是她的母亲。

    毕竟从小师从儒家,孝道已根深蒂固,孟尝君也能够理解,如今也只能够这样去赌了,只希望许道颜不要出现。

    寻欢楼之内。

    正法对于寻欢候的话,不置可否,他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考量。

    既然寻欢候与石蛮觉得可以做,他便立即动身了,哪怕田氏再强大,但是面对法家韩氏的话,如果证据确凿,田氏绝对是不敢得罪的。

    在九州神朝法纪极受重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有一招天网恢恢,笼罩着九州神朝,但凡证据确凿,很少有法家抓不到的人。

    除非他们的实力足够强大,并且逃出了九州神朝的范畴。

    看着正法离开,寻欢候淡淡一笑,对石蛮道:“看不出来,你也挺狠的。”

    “没办法,在道颜与田甜的母亲之间,这是我做出来的选择,田甜恨我也好,我也都会这么做。”石蛮眼神之中出现一抹决然。

    “我觉得也应该这么做,田韵罪有应得,孟尝君这些年来为幽州百姓所做之事,大家都看在眼里,没有人会去指责他什么,公道自在人心。”寻欢候洒然一笑:“道颜有你这样的红颜知己,还真是幸运。”

    “哪里,一路以来,道颜无形之中,也给我很多帮助,我只是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而已,哪怕能够帮他的只有这一点。”石蛮眼神之中,流露着一丝叹息,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许道颜了,心中思念,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蒹葭,我觉得你跟许道颜的赌注,可能要输了。”寻欢候哈哈一笑。

    “可能吧,那也要等他出现再说。”醉蒹葭曾经跟许道颜赌过,几年之内,如果他能够力压田甜的兄长,她就给他为奴为婢。

    “放心吧,一时置气之言,道颜也不会真的那么做。”这一个赌注,石蛮当时就有所耳闻。

    “呵呵,你是怕我接近许道颜吧。”醉蒹葭轻笑道。

    “无妨,你尽管接近。”石蛮起身,施施然离去。

    寻欢候没有去送石蛮,因为这些时日,大家的关系都很接近,已经不存在这些问题了。

    “蒹葭,当日你看不起的人,如今虽然谈不上有所大作为,但却能够在与许氏家族的对抗之中,使其连连受挫,凭借他一己之力,已不容易,我相信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寻欢候斜躺着,他手抓着酒坛口,饮下一口酒。

    “我承认曾经看不起他,不过,愿赌服输,这倒也没什么,他的确与寻常人不太一样。”醉蒹葭一声轻叹,看了寻欢候一眼:“其实你的能力也不小,我师父说过,你很不简单,为什么你不出手帮一下许道颜,以你道家庄氏的力量,暗中帮忙也是轻而易举的吧。”

    “哈哈,蒹葭,难道你还以为道颜背后没有人吗,我相信在他背后有很强的存在,墨问天是随随便便就能送的吗,既然他背后的人,有意要让他面临如此严峻的考验,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寻欢候笑了笑,手一挥,一面水镜衍化而出,在上面是正法带着一批韩氏法家中人,朝着田氏家族的方向破空而去:“正法不愧是幽州第一神判,动作果然迅速,田韵这回要遭殃了。”

    “看来你很开心嘛。”醉蒹葭笑道。

    “我看田韵这个女人不爽很久了,她的那些小动作,实在令人不迟,孟尝君也是倒霉,娶到这样的发妻,想必他也知道,但碍于身份以及与田韵之间的感情,不好动这个手而已,毕竟他是一家之主,如今有正法动手,一切就很简单了。”寻欢候笑得很开心。

    醉蒹葭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事态的发生。

    正法一道发令,直接打到田氏家族的上空。

    “请田家将田韵,田武,田丰。”他的声音,在整个田氏家族回荡。

    “怎么回事,你当是什么人都能够来我田家撒野的。”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很是不悦,正是田山。

    “田韵,利用自己的身份,这些年来,在幽州地方谋取利益,徇私枉法,使得无数人含冤而死,证据一一确凿,全在发令当中,恢恢天网,难道田氏想以螳臂当车,对抗法家。”正法一言一语,如雷爆之音,毫无畏惧。

    只见天空之中,那一道法令,将田韵这些年来的恶行一一展现出来,孟尝君看着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一切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田甜则是感觉到难以置信,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会做出这么多事情来,炮制了那么多的罪名,许多将军,甚至是诸侯被连根拔起,其中就有田夫人的手笔,并且安插上自己的人。

    在这其中,有田武,田丰二人相帮,细细想来,这些年,自己两位哥哥的私军壮大许多,装备精良,的确有很多诡异之处,以前田甜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都经天网判断真实,田家若还想要抗命的话,那我就请我韩氏先辈出来处理了。”正法很是硬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在幽州他已经树立出自己的威望了,一言一语,都有万民拥戴,言中有法,若田家违抗必然会被恢恢天网给感知,到时候将会降下可怖的力量,谁都无法承受。

    “怎么会这样,娘竟然做出了这么多的恶事。”此刻,田甜与孟尝君在一起,她看着自己的父亲一脸的无奈,并不惊讶:“爹,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她的举动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我,只不过这些年来,事情来多,我无暇顾及她,也同时给她不少语言上的暗示,没有想到她不仅没有收敛,还变本加厉,本想要忙过这一阵子,再大义灭亲,暗中处理这一件事,以免对田氏家族有所影响,没有想到,法家这么快就动手了。”孟尝君深知,这一件事,谁都怪不得,是田韵自作自受。

    “……正法兄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动手,想必是为了不让我受到威胁,也不想让道颜为此而露面,这样也好,娘既然做了那么多的事,就应该去承担……”原本对于田甜来讲,她很难抉择,最终心里决定还是嫁出去,如今这么一个结局,是最好的结果。

    “法家的大牢,可以保住你娘的性命,毕竟她是我的结发妻子,我会让人去给她送丹药恢复所受到的伤,但接下来法家要怎么处理,我也保不住了,你娘很有可能会进巫牢。”田文叹息。

    “进就进吧,反正总比被田山折磨死要来得好,至少她能够死在九州神朝的刑法之中。”田甜见自己母亲做了那么多恶事之后,心里很难接受这是自己的母亲。

    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最宠爱自己,最慈祥的女人,竟然害得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九族全灭。

    这实在太残忍了。

    “你如果想要成为田家未来的家主,就要懂得大义灭亲。”孟尝君只是淡淡道了一句。

    田甜心神一震,刹那间突破了,她原本在运神境界,经历了这么多,在这个结果上,田文的一句话,使其振聋发聩,瞬间明白了很多。

    田山极为震怒,这些事都是他指使田韵去做的,没有想到韩氏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动手,他此刻一点办法都没有。

    田家将田韵交了出来,正法压着形如厉鬼的田韵回去了。

    在暗中,许无道看着这一幕,咬牙切齿:“没有想到这田韵竟然做了这么多恶事,如今没了她威胁幽州郡主,那只怕她不会嫁了。”

    “那倒不一定,只要有足够多的资源,我相信田氏家族老一辈的人会有其他的办法来逼婚的,你不觉得田甜跟自己的父亲感情极好吗。”许远山的一句话,让许无道心尖一颤,他大概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这的确可行,只是我们这样做的话,会不会不太好。”许无道眉头一皱。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对于我许氏家族来讲,目标是许天行,只要能够抓得住他,到时候再好好补偿田氏家族就是。”许远山的眼神淡然,语气很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