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理解。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理解。【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人与兽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懂得理解。

    兽做事从来都是凭借自己的直觉,我记得在时候,一只别人家的狗受伤了,身上留着血,我很担心,就跑到家里拿了红药水,想要给它涂上,结果被咬了一口,很痛,破了皮没流血,差点哭出来了。

    但是想一想,它身上留着血,比我更痛吧,可能是被人伤害了,怕再次被人伤害,我没有执着的要去给它抹红药水,就走了。

    几过后,看到邻居家的孩子朝着它丢石子,打得它嗷呜直叫,甚至看到人一举手就会怕得跑得很远。

    不错,这就是兽,做什么事情都是根据它自的经历,条件反射做出的反应。

    别人伤害它的过程就是蹲下去抓起石子砸在它的身上,那一个动作,是导致它疼痛的原因,所以当它看到这个动作就躲得远远的,当它看到同样物种的陌生存在,第一反应就是有可能被伤害。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很多人不喜欢狗,自然有他们的原因,自然不能强求,可能他们被狗咬过,可能他们本来就不喜欢,可能他们曾经被这种动物伤害,可能他们生就讨厌这样的动物。

    有些人喜欢狗,比如我,自然也有我的原因,因为它们让我懂得很多东西,是人不具备的。

    我曾经有养过一只狗,从开始养的,屎尿乱拉,很不听话,我抬手就打,以致于它看到我抬手的动作,就会害怕。

    后来这一只狗丢了,我找了它很久,其实不是不喜欢它,只是不喜欢它乱拉屎尿而已,可能是它理解成我不喜欢它,总是打它,所以它离开了我。

    当时我并不懂得理解,后来,我查了有关于狗的资料。

    狗的成长周期是,一岁就等于我们人从1岁到成年。

    想一想,人在刚出生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里,都无法完成去一个固定的地方去排泄,所以才会有尿布这些东西的出现。

    我们总是以自身去衡量万物,不理解他们为何如此,为什么不能够按照我们的心意,设想去完成什么事件。

    后来,我尝试着去学着理解。

    又养了一只狗,它乱拉屎尿,我忍着,没关系,把它的屎尿扫起来,放在一处我想要让它拉的地方。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三次不行就十次,十次不行就五十次,五十次不行就一百次。

    每一次最多都是叱喝一下,很快,一段时间它就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拉屎尿了。

    这让我收获巨大,心中不出的欢喜,理解之后的结果就是,你必须做无数次这样的事,才能够让它们明白,你的意思。

    我蹲下身子去捡起的球,它们就知道往前奔跑去咬球,送到我手里,玩来玩去,就是如此,后来有一段时间我沉迷于驯狗,感觉特别好玩,享受着理解给我带来的乐趣与幸福感。

    只要我回家,哪怕隔着很远的距离,它总能够听出我的脚步声,大声吼叫,扒着门,迎接我的归来,欢喜地。

    人与狗,是两个物种,一个是高智商群体,一个是低智商群体,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能够通过繁复的行为,形成条件反射,在漫长的时间陪伴,最后才有可能知道对方的心意。

    由此可见,只有通过理解对方之后,才能够做到自己想要达到的事。

    理解是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需要一定的耐心以及一方不停的去付出,最后不一定会有回报。

    曾经,我有一个女朋友。

    当时是我人生中最失落的阶段,两个人是好哥们,她日夜陪伴,突然有一,她跟我要和我在一起。

    我愣了一下,:“我什么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么花心……”

    “没事,就是喜欢你,跟我这么美若仙的女人在一起,你敢花心吗?”然后就跟她谈了七年的男朋友分手了,的确长得也很漂亮。

    一开始我不停地劝她,和她男友复合,每一次却换来她哭得稀里哗啦我是不是不喜欢她,不想要她。

    无奈之下,我再也没有起,两个人在一起半年之后,结果她消失了。

    然后我才知道她结婚了,和前男友,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愤怒,甚至想要报复,我不是不能容忍有这种事情发生,而是有些事不管是什么,都可以跟我当面清楚,不必这样玩消失,没多大的意义。

    后来,心里开始释然,我属马,她属兔,两个人年龄差距那么大,女人又容易老,当时我一事无成,而且好高骛远做什么工作都觉得不适合自己,好像自己就是生就是当领导的料子,为此付出极大的努力,人的精力有限,对于感情似乎也都是很随性的态度,谁敢把自己的终生就这么托付在这样的自己身上?

    也许就是我们在一起的阶段,我诸多无心的行为给她造成诸多条件反射,觉得我真的没有办法依靠,否则的话,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我有一个习惯,出了什么问题,我喜欢把问题归咎在自己的身上,觉得一定是自己哪里不够好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这种习惯,好也不好,大包大揽,但总觉得男人多担当一点,没有什么,久了也就习惯了。

    几年之后,她婚姻不是很顺利,当然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有钱,或许是她后悔当初自己的选择,问我是否愿意要她。

    我就开始劝,这一次我立场坚定,夫妻没什么大不了的,吵吵闹闹很快就好了,孩子都生出来了,不能丢下不管。

    她你是不是嫌弃我有生孩子了……

    我这个跟孩子不孩子没多大关系,而是你孩子的母亲就要有属于自己的责任。

    可能是生在比较富贵的家庭,对于她来讲,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不管其他。

    我的价值观也在我闯荡的事业那几年逐渐形成,知道有些背德之事,是绝对不能做的,也深深地知道,我们两个人的价值观有着极大的不同。

    在我看来,一对夫妻,他们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一个女人如果背叛了自己的男人,跟其他男人走到一起,就等于在自己最亲的人头顶上拉了一泡屎,这样的女人值得让人尊重吗?

    所以我从来都是很看不起一些背叛了自己老公的人,不管有什么原因,你离婚行不行,等你一个人自由了,没有家庭的束缚再去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不可以?

    然后,跟她也就没有然后了,有些东西,心意已决就很难更改,经历过第一次,就不想重蹈覆辙了。

    继她之后,我又谈了一场恋爱。

    在这期间,我一直都在专心闯自己的事业,可能在自己累的时候,有一个人经常陪伴在自己身边,感觉是很好的一件事。

    她基本上,我现在去回忆,基本上找不出什么她的一些什么不好的。

    可能就跟一个白富美过的一样,我不是没有试着对一个**丝男朋友好过,买东西给他,无微不至的对他好,但是我们还是很难在一起。

    不错,我就是一个**丝,我跟她之间的分歧,从十万块开始。

    当时我做事业很累,她满心欢喜地给我十万块:“亲爱的,我不想见你工作那么辛苦,这些就当我支持你吧,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顿时我只感觉心情跌落到谷底,在当时我的理解,就是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你不给与我精神上的支持与理解,你看不起我,觉得我无法解决眼前的困境,所以你才会给我钱。

    当时陷入了极其暴怒的状态,被情绪掌控了自己,自卑的种子因此深埋在心中,她任凭着我的怒吼,低着头不话,收回钱,此事从此不提,但却已埋下了分离的根须。

    没办事又脾气大,大抵的就是我这样的人。

    的确十万块,以当时的收入我必须辛辛苦苦做两年的时间才能够勉强赚到。

    一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理解她当时的心情,只是不想看着我那么辛苦,要让我轻松一些,如此而已,就好像一个男人舍不得自己的女人受苦一样。

    只是当我明白这些的时候,都已经来得太晚了。

    理解并非是单方面的,而是双方的,当双方的理解,不能够达成共识的时候,只会造成伤害。

    强烈的自尊一直陪伴我很多年,不容许自己被人施舍,或者自己成为弱势的一方,需要靠别人的支持。

    我从就是不愿意依靠家人的帮助,想要自己闯一番事业,身边的人我更多的是希望能够陪伴在自己身边支持我,成为我精神力量上的源泉,只要这样就够了,无须其他,当然也有早年觉得感情一旦参杂入钱就变得不纯粹,我不想让人家觉得我与某人在一起是为图她的钱,更不想被人家我的崛起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帮助,当时的我总是在意太多东西了。

    其实如果放到现在,想一想,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利息,可以让你不欠对方一丝的人情,自己既能够得到利益,又能够让对方有一份收获,互惠互利,当初如果十万坦然收下,一方面生意资金活泛起来做事能顺利很多,一个月给她一千利息,或者不如你入股,利益均分,也许两个人能够收获一分双方的事业。

    有些事一念之间,可以变成好事,一念之间,也会变成不好的事,全靠一个人脑子能不能够转得过弯儿来,当年我就是那么一个转不过弯来的人。

    成长的代价总是惨痛的,总是在失去后才能够有更大的收获,但凡失去的东西,都很难再回来。

    所以在以后的日子,我始终尝试着去理解很多事与人,不去与醉酒之人的行为言论放在心上,因为两个人之间的交往更多的是在清醒的认识之中,人就是因为有许多碰撞,摩擦之后,还能够互相理解,原谅,感情才会更加牢靠,不应该为了一点事放在心上而耿耿于怀,也许曾经被一个蹲在地上捡起石子丢向自己的人伤害,但总不能够因为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向所有人扑咬,不能因为一个醉汉无意间将你撞到,你就要让对方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回头看,现在与自己感情坚固之人,我们都是能够互相理解对方的人,我们有无数次的争吵与矛盾。

    我们凭借着自己对对方那一份感情,去理解,去化开这些不好的东西,重新走到了一起。

    跟一个人交朋友也好,或是成为夫妻也罢,都要先理解对方的内心对于世界的感观,看这是否是自己需要的。

    如果不能够真正了解一个人最本真的东西,就不要去盲目的判定。

    所以,我过,我希望自己的妻子,她不仅仅是我的妻子,她还是我的朋友,我们历经漫长的岁月,我们有过一段互相倾诉的时光,我们了解对方的内心,我们对对方的一切,都成为一种本能去反应,就像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她手冷了,我会捂住她的手去搓热,她嘴唇干了,我会去给她倒杯水,睡觉的时候,冷的时候手会时不时在她身上摸一下,如果她踢被子了,就本能地抓住被子盖在身上并紧紧裹住,她想要做什么,给与她支持,并且提供自己的意见,希望能够使她做得更好,使得她内心有成就感,她累了,让自己成为她的依靠……

    昨酒喝得很晚,师父已经有些醉了,,许尹,你知道这一辈子,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东西吗?

    “建功立业……”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没有出来。

    他:“找一个自己最爱的人,跟她过日子,过一辈子!”

    我愣了一下,他问:你有自己深爱的人吗?

    ……

    很抱歉,本来大家等来的应该是诸万界的下一个章节,但我却写了这么一篇近四千字的散文,因为我今晚上没有心情写的内容,更有心情写这样的文章,希望大家理解!

    晚安。k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