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直死蓝龙

首页
第六十八章 主角总是多灾多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博尔现在就是给奥利安娜建立成为邪术师的第一步,让她去和那个选择她的大能对话.

    一旦她签订了契约,那就代表了新的邪术师天选者的出现。

    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而且还是个提夫林,几乎就可以断定她的宗主绝对是至高妖精、魔鬼大公或者是恶魔领主中的一位。

    运气好的话就是至高妖精中的女王和领主以及巴托地狱里面一到八层的魔鬼大公、大魔鬼,或者不幸中的万幸是无底深渊里面的不知名恶魔领主。

    运气不好的话就是巴托地狱里面的契约狂人阿斯摩蒂尔斯,或者是恶魔大君三巨头狄摩高根、奥库斯、格拉兹特。

    光是这些名字,就能把传奇领域的强者吓哭,更别说是一个八岁小女孩了。

    除非她的内心真的有着最坚定的信仰,要不然最终结果肯定是在快速的成长中慢慢产生灭世的冲动,然后说干就干来一场灭世的大灾难。

    在灾难发生之后,修莱斯的传奇人士在集结对抗奥利安娜的同时,肯定会把当初带她入门的博尔也列为敌人,甚至是认定其跟邪术师天选者一样,是灭世狂人。

    到时候,博尔的下场有多惨完全可以想象,修莱斯编年史上面绝对会让他遗臭万年。

    正因为知道这样的后果,所以布鲁才会跟他说这样的话。

    而博尔也才会回答布鲁的问题,而且也明白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在见到自己这样做还不制止,这个布鲁的阵营倾向就很有趣了。

    两人哑谜一般的对答结束后,弗莱克满脸冷汗的看着博尔,心里面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一堆屏蔽字了。

    自己帮陌生人打造武器和防具已经是在打摩拉丁的擦边球了,现在自己的同伴还在帮助一个未来很可能会变成大魔头的提夫林,这怎么想,也混不过去。

    我亲爱的家乡,好像我离你越来越远了……

    而泰索夫则是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毕竟在他的心里面,博尔是同伴,同伴的话比外面的人说的话重要多了。

    而且半身人作起死来比法师过之而无不及,区区引导一下邪术师天选者而已,不慌。

    最为正常的倒是玛丽了,她直接站起来,高大的身材比起廋弱的法师来极具压迫性。

    愤怒的对着博尔大声喊道:“博尔,你疯了吗?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博尔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当然,玛丽,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啊……”玛丽等待了一会儿,发觉没有后续后她也是一脸的囧,“就这样?”

    博尔头微微一低,声音依然是阴冷而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玛丽,我并没有叫你们帮忙。”

    玛丽深呼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才把怒火给压制下来。

    “这不是帮忙不帮忙的问题,我们是同伴,不是吗?你做这种事之前,能不能先给我们说一下?”

    博尔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在布鲁听来缓和了一点的语气说:“抱歉,玛丽,你知道我的性格,真是对不起。”

    泰索夫在旁边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低声对弗莱克说:“你看到了吗,博尔竟然道歉了!”

    弗莱克此时也颇为惊讶,只是矮人满脸的胡子,让他的表情被掩饰起来。他眼珠子一转,答道:“哼,大惊小怪!”

    而听到博尔的话后,玛丽愤怒的样子也缓和了下来,她心情复杂的看了眼还在沉睡着的奥利安娜,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放在马车上的单手剑和盾牌。

    见到她的动作,两个提夫林男孩走到奥利安娜的身边,用身体遮住奥利安娜,眼神惊恐地看着玛丽。

    玛丽咬了咬牙,也不知道是因为对方是小孩子,还是因为布鲁在旁边用冰冷不悦的视线看着她,总之结果就是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和其他人一样紧紧盯着熟睡的奥利安娜。

    见到玛丽的样子,布鲁轻笑一下,把泛着冷光视线移开。

    在提夫林人质中出现了天选者,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如果搞不好,自己之前所准备的一切都成为泡影——相比起拥有灭国灭世的邪术师天选者,区区一个沙尔斯城就显得过于小家子气了。

    不过,这不是很有趣吗?

    这可是历史性的时刻!

    可能修莱斯大陆在接下来的数十年的历史,都会紧紧围绕着眼前这个幼小的身体展开。

    无论奥利安娜能不能抵住宗主的诱惑,她的地位都将不会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质了。

    邪术师的力量大部分是来自于签订契约的对象,也就是宗主。

    他们施法不需要材料,也不需要过多的动作和准备,虽然时刻都要经受灵魂深处宗主的诱惑或者是威胁,但是比起法师来邪术师更具优势。

    不需要施法动作和准备,也不需要材料,让他们甚至能够将法术应用在肉搏战中,比起瘦弱的炮台法师,他们更具有灵活性。

    简直就是打了补丁的法师,就是随时都可能发疯堕落这一点“小缺点”而已。

    自己和克里珊娜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应该都很难进入传奇,身边如果有这么一位“手下”,那在这片远离修莱斯中央位置的偏僻国家,真是打横来走都没关系了。

    不过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嘛……

    在此之前,自己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控制这一股力量。

    布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不过他的沉思状态很快就被打断了。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然后传来了格鲁特惊讶的喊声:“杜林,你们拦着我们干什么?”

    布鲁的感知展开,发现马车周围出现了几十个身影,他看着几个车内的冒险者。

    玛丽的反应最快,几乎是马车停下的瞬间,她就拿起自己身边的剑和盾,冲出马车。

    而弗莱克虽然也是第一时间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单手战锤和单手战斧,跟着走了出去,只可惜因为腿短的关系,他比玛丽要落后一点。

    泰索夫则是不紧不慢的从自己的衣袋中慢慢翻找着什么东西,博尔也没有出去,对于法师来说,隐藏起来施法是最理想的状态——

    玩法师的,果然很猥琐……

    出于以前被各个游戏的法师痛虐的原因,布鲁心里面尽情地抹黑着法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