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直死蓝龙

首页
第四十九章 说来话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克里珊娜银牙紧咬,不过和布鲁在实力上面的差距让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把怒气发泄到了面前刚刚递上来的果计上面。

    毕竟上次打输了被迫吃下加料石头,也是让她好久都没有了食欲。

    沙漠地精可是出了名的臭,其流淌的黑血更是出了名的恶心,虽然她吃起来好像没有觉得多臭,但是屈辱感却一点也没少。

    见到克里珊娜服软,布鲁心中也是嘿嘿嘿。

    看来上次拿沙漠中的石油说是地精黑血摸给她吃,效果颇佳,女孩子温柔一点才讨人喜欢嘛。

    在“安抚”完克里珊娜后,布鲁也是看向几个冒险者,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各位,虽然家妹说的建议有点唐突,不过我认为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布鲁也不奇怪克里珊娜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建议,因为蓝龙一族和红龙、绿龙等龙不同。

    强大的蓝龙会主动让一些有能力有天赋的生物来为自己服务,这些生物包括各个智慧种族。

    比如智者,艺术家,法师等等。

    而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这样可以提升蓝龙自己的优越感——你看我的手下品位多高,能力多强,这样的人物都为我服务,我多吊炸天?

    为此蓝龙愿意对这些人才付出丰厚的奖赏,相比起红龙时不时的就用灼热的气息烧烤自己的手下,一生气就吞食手下奴仆,蓝龙在五色龙中算是对属下和眷族最好的一族了。

    而这几个冒险者虽然实力在克里珊娜看来不怎么样,但是如果是跟之前见到的那些沙漠劫掠者和刚才遇到的塔斯精锐骑士团的小头目相比,那就强太多了。

    而且纵观整个旅途终点旅店,面前的几个冒险者明显比周围的要强上一大截,职业搭配也是最为合理,能够在最深处占有一块像是自己领地的区域,足以说明他们在这里的地位。

    这样的人成为自己的手下,克里珊娜觉得也可以接受。

    而布鲁则是更为看重他们丰富的冒险经验,以及在冒险者中的声望,这对于他的计划也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而且布鲁本来就是个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去做,因此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决定招募这些冒险者。

    弗莱克看着自己的几个同伴,投去询问的眼神。

    格鲁特和玛丽互相看了看,然后玛丽无所谓的一摊手:“我们两个没什么问题,不过这位小哥,我觉得如果是要为你服务,起码也要双方坦诚相告一番,现在的我们对于你和你背后的家族一无所知呢。”

    布鲁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个要求很合理,我和妹妹会在沙尔斯城呆几天,相信我们可以好好互相了解,如果你们害怕的话,我们还可以签订真言契约。”

    快跟我签订契约,然后成为魔法少女吧。

    真言契约在世人的认知中还是很有分量的,听到布鲁肯主动提真言契约,格鲁特和玛丽跟铜须?锤石的反应一样,都觉得布鲁是真心实意。

    两人客气地笑了笑,表示先看看其余同伴怎么说。

    而泰索夫则是拍了拍弗莱克的肩膀,两个身高差不多的家伙看起来颇为滑稽,特别是他那稚气娃娃脸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而弗莱克也是用自己的手试图拨开泰索夫的手,只是被拨开后泰索夫仿佛是跟弗莱克做起了游戏,一而再再而三的搭在他的肩膀上,最后还是矮人服软,气呼呼的把头扭到另一边,当没看到了。

    像是取得了辉煌胜利一般,泰索夫嘻嘻笑着:“大胡子可是个容易丢三落四的家伙,如果他想去的话,我要在他身边帮忙才行。”

    作为半身人,冒险一般是为了挚友或者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泰索夫对于报酬什么的并不看重,更为看重的是跟同伴之间的友谊。

    “哼,我哪里丢三落四了?”

    “你刚才不就丢了把匕首吗?”

    “……”弗莱克沉默了,过了几秒后他双手抓向泰索夫,大吼道,“我要杀了你!”

    两人又闹成了一团。

    布鲁的心中就妥了,这个丘陵矮人在之前就已经动心了,现在这么多同伴都答应,那他当然也跑不了。

    不过正当他以为其他人也没意见的时候,那个名为史莱的骑士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了歉意说道:“真是抱歉,我成为冒险者,是有着自己的目标的,成为他人的佣兵或者是守卫,并不是我的选择。”

    他说完后,格鲁特马上呼应了起来:“史莱,如果你不去的话,那我也不去了,我们可是发过誓的。”

    史莱听了颇为感动,不过他还是向着格鲁特摆了摆手:“格鲁特,那是我们冒险的誓言,而现在并不是冒险,所以你有权利做出对于自己更有利的选择,而不是一定要为了我……再说了,我追寻的目标这么多年了,一点进展都没有,说不定永远也没有消息,我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大家,这太自私了。”

    布鲁眼尾微微上扬,他心里有了猜测。

    看着留着短短胡须的史莱,布鲁问道:“目标?这位骑士有着什么崇高的目标或者理想,可以告诉我吗?”

    史莱听到布鲁的询问后,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他心里思考着要不要回答布鲁的问题。

    作为一名圣骑士,他一直以自己出色的剑术和高洁的品格自豪,但是能够在多年的冒险者生涯中活下来,最大的“功臣”,其实是他身上的铠甲。

    在很小的时候史莱的父母就在一场战争中不幸逝世,而当时目睹了父母被残暴士兵杀害的史莱也从此竖立起了了锄强扶弱的理想和信念。

    在准备离开故乡出去外面学艺的时候,从家里堆放着杂物房间的不起眼角落中挖出这件铠甲时,年幼的他还以为是被诅咒的东西,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过自己的父亲和亲人提过。

    而这样全套铠甲,别说是他们这个普通人家了,即使是他见过的爵士老爷,也不可能奢侈到扔到杂物房里面。

    当时的史莱不会想到,这件铠甲会成为了他一生的转折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