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直死蓝龙

首页
第四十八章 求生欲(元宵快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克里珊娜的话像是开关一般,把弗莱克等人的嘴巴都给“关”了起来。

    不但是弗莱克等人无言以对,连布鲁也有点懵逼。

    好一会儿,他才对自己的妹妹竖起大拇指。

    “克里珊娜,真不愧是我的妹妹,有你在我的身边,真的是什么事都不需要烦恼了,连整个修莱斯世界都开始充满希望起来了。”

    仿佛没有听出布鲁的调侃,克里珊娜微微把头向上一抬,摆出了一副对布鲁的夸奖坦然受之的姿态。

    而格鲁特等人则是有点哭笑不得,这大小姐轻轻一句话,就把本来只是弗莱克一个人的事变成了冒险者队伍全体的事情。

    说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也行,说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也行。

    玛丽也是轻轻摇头,觉得这位大小姐想得有点过于理所当然了,虽然冒险者也经常会接受护送或者送东西的任务,但是那些任务的周期一般都是几个月到半年,很少有超过一年的。

    这位大小姐一开口就要他们为其服务三年,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一点。

    只是当她回过神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同伴们都朝自己这里凝视了过来。

    可能是自己看错了吧,为什么这些家伙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都在期待着些什么的样子?

    有疑问就直接问出来,玛丽可不是个拐弯抹角的人。

    “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格鲁特,你来说!”

    格鲁特明显是个妻管严式人物,虽然体格健壮,但是现在却露出了不好意思一般的笑容说道:“玛丽,这个,都是女性,我觉得由你拒绝那位大小姐会好一点。”

    玛丽有点难以置信,一直性格豪爽直白的格鲁特竟然会“温柔体贴”到考虑一位大小姐的心情?

    这怎么可能?

    只是当她看向弗莱克和泰索夫以及史莱,发现他们也是露出或是平稳或是灿烂的笑容,反正都表达出同一个意思——拜托你了。

    玛丽这下子才感到不妙,她本来不甚在意那个一直站在布鲁身后的以为是姐姐的小女孩,但是看到同伴的反应,她才仔细的观察起了名为克里珊娜的女孩。

    这一看就觉得不妙了……

    虽然蒙着面纱,虽然身材还显得有点稚嫩,但是漠不关心的冰冷眼神,以及坐在座位上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仪态,都显示这个女孩不是一位好相处的人。

    “我的天啊,这不会是哪一个国家或者大公的公主殿下吧?喂喂,你们也太没义气了吧,这样的家伙,我们以前一般的做法不都是尽可能的远远多开吗?你们叫我去拒绝是怎么回事?”

    玛丽低声的和同伴咬起了耳朵,诉说着自己的不满和抗议。

    格鲁特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要不我们就直接和老伙计皮奥利奥打声招呼,然后快点离开吧,我可不想成为公主殿下的宠物过三年。”

    “如果是作为男宠,我觉得你还不够格啊,格鲁特。”

    “啊,这是为什么,泰索夫?”格鲁特非常不解的看着泰索夫。

    “你们两个蠢货,现在的重点是这个吗?”见到泰索夫和格鲁特又要把话题给扯到不知道哪里去,玛丽也是扶着额头骂道。

    “但是泰索夫竟然怀疑我,玛丽,你知道的,我的能力可是……”

    “闭嘴,你这个蠢货,没有我允许禁止你再说话,不然你就等着跪盾牌吧……带刺那种!”

    见到格鲁特这个笨蛋要把两人的私密说出来,玛丽也是红了脸,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格鲁特马上变成了鹌鹑,卷曲在自己的座位上瑟瑟发抖。

    虽然几人用很小的声音交谈,但是他们不知道布鲁和克里珊娜的真正身份,因此不知道自己的对话已经被两人尽收耳中。

    龙的耳朵大致和人耳一样灵敏,布鲁和克里珊娜能听到的声调范围和人类差不多。

    然而,由于真龙天生自带的能够识别出自己想要的重要声音信息和自动过滤掉无聊的背景噪音并且专注于值得注意的声音的能力,因此即使是雏龙时期,布鲁和克里珊娜的听觉也比一般的人类要更加敏锐。

    更别说现在是幼龙期的他们了。

    当听到男宠什么的时候,克里珊娜还没有什么反应,布鲁反倒开始不爽了起来。

    喂喂,虽然你们说什么我控制不了,但是你们扯到我家小公主了,这能忍?

    脸上的微笑转变成了犹如听到什么值得庆祝的好消息一般的灿烂笑容,布鲁走到了泰索夫身边,然后在几人的警戒目光中蹲下,一把搂住了半身人的肩膀:“来吧,身为克里珊娜的哥哥,我竟然都不知道我妹妹心目中男宠的标准,真是太失败了,请你好好的跟我说明一下,我非常想要知道。”

    “……”

    即使是泰索夫,这时候也不由得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请一定要诚实的告诉我,我对于妹妹的事情非常关心,特别是关于‘男宠’这方面的……”

    说着说着,布鲁忍不住露出了自己的牙齿,狠狠的磨了磨。

    这下子傻子都知道他在生气了。

    不过泰索夫也是个人精,他眼珠子一转,马上道歉:“说得对说得对,其实我的意思是,没有经过哥哥的批准,格鲁特……不只是格鲁特,而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够格碰这位小姐的一根毫毛。”

    “噢,你这么一说,仿佛一下子散发出无比正确的光辉,下次说话请尽量详细一点好吗,不然会引起别人误会。”

    布鲁搂住泰索夫的手马上放松,然后轻拍了两下,仿佛在夸奖他一般。

    这家伙是个重度妹控!

    克里珊娜其实并不介意泰索夫和格鲁特两人的话,一来她还不怎么懂;二来她也根本不在乎人类这种“奴隶”种族的话。

    不过布鲁的话就不同了,她马上反驳道:“布鲁,我可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如果你有意见的话,可以按照家族的规矩提出异议。”

    家族的规矩是什么?

    当然是谁拳头大听谁的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