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直死蓝龙

首页
第四十四章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他们坐下来啦,我都说了他们是勇敢的孩子啦!”半身人拿起自己的酒杯,发出了欢乐的声音,“是你输了,讨厌的大胡子。”

    “我根本没有跟你打赌,哪里来的输?泰索夫·枝底!”矮人咆哮着,重重地把手中的大杯啤酒砸落在桌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这个响声让周围的人看过来,但是当看到是矮人和半身人后,他们耸了耸肩膀,然后扭头继续自己的事情。

    这样的反应看在布鲁眼中,就知道他们都已经对这两个人这种“吵架”习以为常了。

    “弗莱克·熔炉,忍赌不服输是最没品的事情了!”

    “所以,一开始就不存在打赌这件事!”名为弗莱克的矮人胡子都气得翘了起来。

    半身人泰索夫·枝底娃娃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嘲弄的笑,用自己的右手放在自己脑后的小马尾上拂了两下,左手则是拿着他们一族最着名的胡帕克杖挥了挥:“那是我搞错了,泰索夫竟然会犯这样的错误,真是对不起了。”

    随后泰索夫也是轻车熟路的对弗莱克鞠了个恭致歉,让站起来想要发火的矮人气得瞪大自己的眼睛,胡子也是一鼓一鼓的,但是就是没办法继续发火。

    就这个表现,就能看出矮人对于这位同伴没什么办法。

    泰索夫见到弗莱克的样子,就知道对方的怒气已经消了一大半——矮人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有点高兴的又挥舞了两下胡帕克杖,让其杖上的风孔发出“呼呼嘘嘘”的尖锐声音。

    “泰索夫,你那把烂杖吵死了!”弗莱克大声的抗议道。

    “喔,亲爱的弗莱克,你可不能侮辱我们种族,这不道德!”

    “所以说,我又是什么时候变成侮辱你们半身人种族了?”

    泰索夫举起了自己的胡帕克杖,理所当然的说道:“胡帕克杖代表的就是我们半身人,你说它是烂杖,不就是等于说我们半身人都是烂人吗?”

    弗莱克对于泰索夫这种偷换概念的做法也是吹胡子瞪脸,完全没有办法反驳,最后他还是嗡嗡低沉地说了句:“对不起,泰索夫。”

    泰索夫虽然嘴上说侮辱了自己种族,但是娃娃脸上的笑容却没有消失过:“没关系,亲爱的弗莱克,我知道你是无心的,我不会生气的,哈哈。”

    布鲁歪了歪头,有点不解的看着半身人。

    这个半身人的那把胡帕克杖看起来并不是什么魔法杖或者巫术杖、萨满杖之类的东西。

    整体看起来是用一整条柳枝制作而成,尾端十分尖锐,并且包着铜衣。

    而顶端则是分叉的,装着用皮革制作而成的小投石器。

    这样的造型实在是有点奇特,让布鲁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而他这种好奇的目光在半身人看来,可就太亲切了。

    半身人被称为“自寻死路的一族”,根本原因就是他们的好奇心实在是太过于旺盛了。

    无论对这世间的什么,他们都有一种种族本能的好奇心。

    只要是他们所不知道的,他们都会想弄明白——比如某个遗迹里面到底有些什么,某个恶龙的巢穴里面到底是什么样之类的。

    这让他们一族的知识和文化水平比修莱斯大陆大多数的种族都要高——毕竟这种好奇是技术和文化发展的最好催化剂。

    也让他们成为修莱斯大陆最为烦人的种族之一——他们甚至会因为想要知道你的钱包里面到底有什么,而“不经意”的把你的钱包拿走。

    然后在看完之后,如果不感兴趣就会满脸不在意的还给你。

    如果感兴趣,那就会气冲冲的走到你的面前,一边把钱包还给你,一边责怪你道:“有这么好的东西也不拿出来分享,你实在是太不够意思啦!”。

    因此见到布鲁好奇的目光,泰索夫也是兴致勃勃的打起了招呼。

    “嘿,勇敢的小兄弟,你是不是对胡帕克杖非常感兴趣,非常好奇?”

    布鲁点了点头,然后摇了摇头:“是有一点兴趣和好奇,但是并不是非常,如果有冒犯的话,就当没这回事吧。”

    “我非常乐意为你介绍,胡帕克杖是我们半身人最自豪的作品和同伴了。”

    泰索夫走到布鲁的旁边,然后仰头看着布鲁。

    泰索夫其实对于跟着布鲁的克里珊娜脸上的面纱更好奇,但是直觉告诉他现在最好还是先控制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虽然这几乎是不可能。

    泰索夫也不单纯是“熊孩子”,思考到对方可能是脸上有什么秘密,他打算没人的时候,再问问或者尝试看看这女孩脸上到底有什么。

    暗暗作了决定后,泰索夫开始给布鲁介绍起了自己的胡帕克杖。

    布鲁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但是当发现泰索夫从胡帕克杖的外表说到制作过程,然后又说到当成工具和武器时应该怎么使用,最后甚至扯到了半身人用胡帕克杖的悠久历史时,他开始烦恼了起来。

    半身人也是属于长寿的种族,即使在不断作死,他们平均寿命也是一百多岁,如果不作死,活个一百五十岁完全没有问题。

    这些家伙一旦说起历史来,那直接能说个几个月。

    见到布鲁的表情,在一旁的男战士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站起来,高大的身躯走到布鲁和泰索夫的旁边,简直就像是个巨人一般。

    然后他一挥手拍在了正说着“所有新辟的道路都需要胡帕克杖”的泰索夫身上。

    “格鲁特,你弄痛我了!”泰索夫被名为格鲁特的人类战士这一拍差点拍倒在地上,他手舞足蹈的抗议道。

    “好了,泰索夫……把这位小兄弟的钱包还给他吧。”

    布鲁脸上一直带着的微笑一僵,然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钱包。

    结果显而易见。

    他有点惊讶的看着泰索夫,万万没想到这个半身人,竟然能够在他没有发觉的情况下拿走了自己的贴身钱包,这实在是太厉害了一点。

    泰索夫没有丝毫羞愧的拿出了布鲁的钱包:“都是无聊的钱,太无趣了。”

    钱包里面装钱,到底哪里无趣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