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970章 陆大人,我现在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唐未晚看着他,明亮的灯光在这一刻似乎都无法照亮他眼底的深色,视线里透着浓浓黑暗,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似乎,要将她也带入黑暗地狱中。

    她闭了闭眼,连忙收回了视线十分的无措。

    低着头,情绪也很迷茫,她摇了摇头:“都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没有找到豆豆亲生父亲的时候,她一直在想,等那个男人出现后,就与他做试管婴儿,并且不让他知道。

    她只需要派个江湖人士去偷盗精子就好。

    她只想着豆豆能跟她一样,重新活下来,被公平对待。

    可现在,真相就摆在她面前,她完全可以继续那么做,可她发现,似乎有很多牵绊在心里不停的阻扰她,一切,似乎不那么理所当然了。

    更甚者,她忽然不想重生……

    不想……

    她报仇雪恨后,豆豆没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大自然里,麋鹿在猛兽捕食时都能用弱小的身子去对抗猛兽,为保护自己年幼的孩子,何况她这个活生生的人呢?

    连自己的孩子都无法保护,她又有什么资格当母亲?

    她又有什么勇气为陆大人生孩子?

    想到这里,她心里很乱,又呢喃着:“陆大人,我现在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办……”

    她忽然感觉,她将这种无可奈何的窒息感也带给了他,伸手,反握住他的手,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半天才开口:“抱歉……我只是……”

    “我明白。”他打断了她,眉宇间的气息清洌,但身上的冷意渐渐消散了。

    陆北骁伸手,轻轻揉了揉她柔顺的头发,嗓音在这一刻也变得温柔起来,神色里还是严肃的:“我哥说,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当时大出血,情况很危机,一家人在门外哭着,只有我母亲是乐观的,笑着的,她乞求医生,最后时刻,保孩子,舍大人。”

    唐未晚听言,一直隐忍着的泪水终于是落了下来:“陆大人……”

    “后来,我问她为什么,有大哥,有爸爸,在那种时刻会为了一个还没见过的我撒手人寰。”陆北骁又说,嗓音温软了起来。

    唐未晚听得认真,眼泪也在不停的落下,但她不愿意伸手去擦。

    “她说,我是她怀胎十月,心连着心的宝贝,骨血相连,只要我活着,她才满足,若她活着,我没了,活下来的也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她,带着愧疚与折磨过完余生,没有快乐。”

    唐未晚听后无比动容,当初,她生豆豆时,也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豆豆是个活生生的孩子,他会说话,会叫妈妈,每次想到他,她都会夜里哭泣,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没想到他会那么安静的跟她讲这些:“后来,你跟婆婆都活下来了。”

    “嗯。”他点头,收回了思绪,伸手去擦她的眼泪,嗓音严肃:“天下,没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动物本性如此,人类更是如此,所以,晚儿你告诉我,你是想让孩子重生,是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