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959章 既然是意外,为什么,阿姨却说妈妈是自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唐晔华听后,与她退开到能清楚看到她脸的距离,见她眼眶里是泪水,脸色也有些苍白,心里很不是滋味:“什么事?”

    “妈妈去世的前一天,她告诉我说,她会好好活着,然后看着我长大,穿上漂亮的婚纱,嫁给心爱的男人,哪怕是病痛折磨,只要我是幸福的,她就无所畏惧。”

    轰隆

    如同一声响雷在耳边炸开,在唐晔华的心里激起一层一层的涟漪,他握着唐未晚的手用尽了全力:“你没有记错?”

    唐未晚摇头,眼眶的泪水顺着脸颊落了下来,轻轻咬着嘴唇:“爸,我没有记错,你说……妈妈明明那么想活着,想陪着我,她为什么会在第二天跳楼呢?”

    说着,她抽泣着:“这世界上,有哪个妈妈会给孩子希望,又赋予她绝望呢?”

    唐晔华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无法动弹,他重重的喘息着,只觉得大脑有些晕厥。

    他努力回想着心爱的女人离世那一段时日,分明没有任何反常之处。

    她还是那样温柔文静,就好像天塌下来也不会惧怕半分。

    再加上未晚说的这些话,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抽了一下,疼得无法呼吸:“你确定吗?晚晚?”

    唐未晚重重的点头,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那时候,我沉痛在妈妈离开我的痛苦中,刘淑芳又对我特别好,我年纪太小不懂事,很快就被她对我的好抚平了伤痛,忘记了这个片段,可爸爸……”

    说着,唐未晚嗓音一度变得哽咽起来:“妈妈不是那样的人,若她一心求死,又怎么会在精神病医院里苟且那么久?又为什么对我说出那一番话?我了解妈妈,她若是早就想好了离开人世,在生命的最后几天不会见我们。”

    唐晔华心绪很乱很乱,唐未晚的这些话如同一个拳头砸在他的胸口上,他抿了抿唇:“或许……那是一个意外?”

    唐未晚微眯着眼,声音冷冽:“但阿姨说了,妈妈是自杀。”

    唐晔华再一次愣住。

    当初,刘淑芳第一个发现梁吟的尸体,她说,梁吟是自杀。

    唐未晚假装不知道当初所发生的一切事,在父亲彷徨时,她再一次重重一击:“既然是意外,为什么,阿姨却说妈妈是自杀?”

    唐晔华回想着当年的事,梁吟走后,给她留下了巨大的打击。

    对当年的事,他清晰得如同发生在昨天,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时候,是刘淑芳说,前几日,她去医院看梁吟时,她说,她活得很痛苦,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最舍不得的,就是他跟未晚。

    那么真切……

    他当时相信了,因为那段时间,刘淑芳为了两个女儿与梁吟的事操心,每天早出晚归,又是梁吟最信任的人,他从没怀疑过。

    若未晚想起来的那个片段是真的,梁吟又怎么可能对刘淑芳与对未晚说的话不一致呢?

    对啊。

    这个世界上有哪个母亲会先给了孩子希望,再给她绝望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