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930章 让她有某种错觉,这个男人,他不是陆北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她摇头,不想记住,也不愿意记住。

    陆北骁眼底没有了丝毫以往的温柔,一贯慵懒的眉宇间只有一层寒冰。

    如此绝情的样子,莫名让她想到了陆流云,他的父亲。

    她的心狠狠的一颤:“我不是故意的……”

    显然,这并不能说服他,他眼底的寒凉没有半分减退。

    忽然间,他握住了她的手。

    她一震,惊恐的看着他,他的手,如同冰块,擒住她手腕的一刻,那寒冷冰凉的气息刺骨。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的手……为什么那么冷?”

    陆北骁没有回答她,自顾自的往前走,也没有慢下脚步来,跟在他的身后,好几个踉跄后差点摔倒,她眼眶里有着泪水,只觉得世界在这一刻变得灰暗。

    他的手为什么那么冷?

    就算在寒冷的冬天,也不应该那么的冷……

    就像是一块生铁,她无法形容,低着头,看着他握在她手腕上骨骼分明的手,仍旧是修长好看的,但那刺骨的温度,让她恍若感觉,握着她的,不是陆北骁的手。

    而是一只魔掌,正带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

    她真的怕了,怕这样的陆北骁。

    他曾经说的话,她都一字不漏的记在心里。

    他说,若还有下次,她不顾自己的性命,那么,她不再是他的女人。

    这句话像是梦魇,让她在灰暗的世界里走不出来。

    她开始挣扎着,小跑了两步靠近她,走到他的身边,这才能伸出手去打开他的手,可还没碰到,他又加快了速度。

    她怕了,声音都在哆嗦着:“别……陆大人,你带我去哪儿?”

    陆北骁没有说话,亦或者是,他根本就没听见她的声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唐未晚眼眶红红的,声音带着哭腔:“陆北骁,你放开!”

    他还是没有回应她。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走到哪里了,她踉跄了几步,又跟上,就这样来到了一栋大厦。

    让她奇怪的是,这一栋大夏居然在这个点没有人。

    但她看到了一些办公室还开着灯。

    她真的很害怕,面对下一刻的无知,她只觉得灵魂都被人提了起来,随时扔下万丈深渊。

    叮咚

    他一路将她带去了五十五层,那是这一栋大夏的顶层。

    电梯到了之后,他又打开铁门,迎风走出去。

    呼呼呼呼……

    楼层太高,那风声在这一刻像是鬼哭狼嚎,让她在黑暗的顶端里越发的恐惧,她看着拉着她手的男人,他身上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温度,只有冰冷,无尽的寒霜。

    这样的他,让她恐惧,甚至,让她有某种错觉,这个男人,他不是陆北骁。

    忽然,他转过身来,与她对视。

    唐未晚咬着唇,那寒风刮过脸颊,不知道是伤心,还是寒风泰国刺骨,疼得她眼泪不停的落下:“我跟周子易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陆北骁,我刚刚……”

    陆北骁打断了她,冷酷的长眉拧起,嗓音十分彻骨,他起唇,那无情的声音被寒风带到了她的耳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