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894章 你还不能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它的声音很小,很可怜,因为难受,连叫声都没了力气。

    丁丁目前这个模样若是被她看见,肯定会哭一整夜。

    丁丁的眼神都变得灰蒙,里面毫无神采,似乎随时都可能就这样离开人世。

    它有些眷恋的又蹭了蹭陆北骁的手掌,感受主人的安抚。

    陆北骁轻轻揉捏着它的耳朵,轻声问:“很累是吗?”

    丁丁没有叫,只是抬眼看它,神色很迷茫,似乎不明白它在说什么。

    陆北骁微微叹气,宽大的手落在了它的额头上,眸子里的光芒在一瞬间变成了深黑色,没有丝毫的眼白,只有一如既往的黑暗,最深处像是聚集了最森寒的光。

    丁丁震惊的感受到他传来的温度,仰着头,对上他的眼。

    陆北骁抿唇,嗓音像是地狱里传出来的,非常的冷漠,也很窒息,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还不能死。”

    你还不能死……

    话落,他的手从丁丁的额头上到他的喉咙,再到小腹,宽大的手掌在他的小腹上来回的摩擦着。

    丁丁的模样很痛苦,它想叫,似乎又叫不出来,只能趴在那不停的喘息着。

    四周的空气在这一瞬间都凝固在了一起,似乎连一点氧气都没有。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收回手,而丁丁似乎很累,像是脱胎换骨了,躺在那一动也不动,又睁开眼看他,里面的光芒十分的迷茫,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陆北骁唇角勾勒出一丝芊芊的笑意,有些如释重负的轻缓一声:“睡吧。”

    丁丁听言,那双圆圆漆黑的瞳孔都给了董,最后,也闭上了双眼,沉沉的睡着了。

    陆北骁见它完全睡着,这才收回了手。

    转身之际,又替它带上了门,这才又往房间里走去。

    他的步子很深沉,皮鞋与地板相撞的声音很清脆,在寂静的夜里仿佛是一曲优雅的乐章,那伟岸的后背,又显得十分深不可测。

    他到了房间,见唐未晚还是以刚才的姿势睡着,眉头轻轻蹙起,仿佛做了一个噩梦,情绪很不安。

    陆北骁见此,朝她靠近,将外套褪去,随后在她的旁边躺下来,又伸出手,将她圈进了怀里,宽大的手落在了她的背心,一下一下的轻轻安抚着。

    睡梦中,她似乎不再像刚才那般不安,眉头也舒展开来,最后,沉沉的睡去。

    陆北骁闭眼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时钟。

    指针所指着的时间是凌晨四点三十分。

    缓缓的,他闭上了双眼,呼吸很均匀,两人相拥而眠。

    翌日。

    温度很低,空气都很湿冷,吹着大风,站在门口,隐隐约约能硬件大风呼啸的声音。

    外面天寒地冻,宠物医院里很暖和。

    到了手术所安排的时间,陆北骁就醒来了,他下意识看身侧的女人,她侧身而眠,看上去睡得很香,暂时忘记了丁丁的事。

    陆北骁将被子往上提了一下,替她严严实实盖好,这才从温暖的被窝里起来。

    简单的洗漱后,走到门口就见迎面而来的时欢言。

    时欢言看着他,眸光有一瞬的闪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