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886章 第一次发现,在这种残忍的事上,她做不了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她有一万句握草想说,但又说不出口。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将丁丁抱起来,再一下扔到地上,好好的摔一下。

    “吃了什么?”时欢言问到,语气有些不悦,似乎是责怪她乱给丁丁喂东西。

    唐未晚摇了摇头,蹙着眉头说道:“今天是它第一次被放养,太激动了,到处咬东西,我吃早饭没注意的时候,它将我的高跟鞋叼走了,吃的……应该是鞋跟。”

    时欢言:“……”

    陆北骁蹙起了眉头。

    唐未晚简直是欲哭无泪:“等我找到那只鞋子的时候,鞋跟不见了,没想到,真被他给吃掉了。”

    “它现在年龄很小,很多东西都不知道能不能吃,下一次一定要注意。”时欢言表示很无奈。

    唐未晚点了点头,教育的事情只能往后延,她现在很想知道,这个病情应该怎么办:“不能消化,这要怎么办?”

    时欢言脸色十分凝重:“洗胃,做手术取出来,方法比较遭罪,它现在很小,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

    闻言,唐未晚的眼眶顿时红了,强忍住眼泪才没掉下来:“之前有过这样的病例吗?”

    “有,而且,几乎都是哈士奇才会乱吃东西。”

    唐未晚像是找到了救星,连忙又问:“那这种情况之下,活下来的机率大吗?”

    “百分之五十,不能确认,这是根据体质来的。”时欢言说道。

    唐未晚听言,脸色顿时苍白到了极点,她连忙伸出手将丁丁抱在了怀里,一想它还特别小的时候,陆大人将它从苏寒那抢来的,它总是歪着头,对她叫着。

    这是她看着长这么大的,她怎么也没想到,第一天放养,就遇上了生离死别。

    丁丁很难受,但似乎感觉到主人不开心,轻轻舔了舔她的手,又蹭了蹭她的手腕。

    见此,唐未晚终究是没忍住,眼泪哗啦啦的落下来,她看向时欢言:“就只有这个办法,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暂时是没有。”时欢言的神色也不太好受。

    兽医,大部分都是很喜爱小动物的。

    唐未晚又看向陆北骁,一时半会儿六神无主了。

    陆北骁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她:“不做手术,百分之五十的机率都没有。”

    唐未晚怎么会不知道?

    现在的情况是,箭在弦上,不得不拔。

    她抿了抿唇,又看向时欢言:“时医生,大概是什么时候做手术?”

    时欢言如实回答:“它还有些小感冒,要输点液控制一下,不出意外,明天一早可以做手术。”

    唐未晚听言,就感觉丁丁很遭罪,她又看了看陆北骁,第一次发现,在这种残忍的事上,她做不了主。

    “那就先输液吧。”陆北骁说着,声音也有些沉重。

    “好。”时欢言点头,随后伸手想去抱丁丁。

    唐未晚很舍不得,紧紧抱着它,一动也不想动。

    “昂汪……”丁丁轻轻叫了一声。

    唐未晚心疼,就放开了它。

    不是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存活率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