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878章 前世,我死的那天,真的有人冲进来过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睡梦中,她感觉到有人将她抱进了怀里,如同珍宝对待。

    这样的温度,这样的呵护,忽然间,让她在睡梦里,脑海里闪过一副画面。

    似乎,曾经在某个时刻,她也被这样的他抱在怀里。

    她忽然感受到房间的湿冷,身体的疼痛,沁入心扉的冰冷,一点一点的将她吞没。

    这样的感觉并不陌生,她曾经被唐慕心与周子易关了三年的精神病院里,就是如此。

    这种感觉侵袭了她,让她无法呼吸,无法喘气,身体的每个地方都在发凉。

    “晚儿……”

    忽然,男人磁哑深情的嗓音在冰冷的房间里给了她一丝温暖。

    她颤抖了一下。

    他的声带仿佛是受过损伤,嗓音有些咽喉感,却十分的深情,那力度,像是要将她揉进骨子里。

    “晚儿……”

    忽然间,他又叫了她。

    像是陆北骁抱着她时的感觉,只是声音不一样。

    她忽然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天已经凉了,身子却非常的酸软,仿佛是摔了一跤,她翻了个身,陆北骁已经不在身边,房间里空空荡荡的。

    她微微闭上眼,仿佛又回到了被关起来的那三年,寒冷得刺骨。

    梦里一些感觉渐渐的清晰起来,她轻声呢喃着:“前世,我死的那天,真的有人冲进来过吗?”

    回应她的,是一室寂静。

    她细细的回想,只觉得脑袋很痛,像是针扎一般的刺痛。

    轻轻叹了叹气,索性不再想了。

    前世死的那一刻,究竟有没有人进来,抱着她,像陆大人那样叫她的名字,这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模糊的梦境。

    但这个梦,也让她再一次的认真思考以后。

    她与周子易结婚在明年的夏天,也就是这个冬天之后,再过一个春天。

    豆豆的亲生父亲,会在今生同一天夜晚出现吗?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止不住的颤抖。

    她没有任何的线索去找豆豆的父亲,唯一能找的,只能是时间。

    她希望,时间可以圆她这个梦。

    闭上眼,豆豆的笑容再一次在她眼前浮现,她想豆豆了,很想,很想。

    其实,每一次,只要空下来,她都会想她的孩子。

    “豆豆……”

    “汪汪汪”

    思绪间,丁丁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唐未晚一怔,随后,就听见丁丁的爪子在抓门发出刺耳的声音,又叫着:“汪汪汪……”

    那声音,仿佛是在叫主人起床了。

    唐未晚从床上翻身下来,小跑过去给丁丁开门。

    门一开,丁丁直接扑了上来,一边摇尾巴,一边去舔她的手,抱她的腿:“汪汪汪……嗯……”

    唐未晚的心都被他给萌化了。

    许久不见,豆豆已经长成了个大狗子,因为是雪橇,它并不是哈士奇的黑白色,而是棕色与白色相间,看上去很高贵,十分漂亮。

    尤其是他竖起的耳朵,乖乖的,让她忍不住想捏两下:“丁丁,我去了边防,回来都把你忘在脑后了。”

    “汪汪汪汪汪汪汪……”丁丁十分不乐意,在她面前打着滚。

    唐未晚笑了笑,又伸手去摸它的脑袋,另一只手去摸它的下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