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871章 她浑身是血,爬在她的身上,残忍的咬她的脖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说着,刘淑芳是又心疼,又难过:“你一个人去,无亲无故的,这都放你走,这到底算是哪门子爷爷!?”

    唐慕心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舒服,似乎不想再听下去了:“好了妈,我不准您怎么说爷爷,他一开始不同意,是我逼着他同意的。”

    “你你你你……”刘淑芳气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只好拍打自己的胸口,眼泪湿润了起来。

    心里委屈又难过,最后,跌坐在了椅子上,喃喃自语:“这都怪我,怪我,若不是我自作主张将你送去锻炼,你怎么会转了这么大的性子?这是要了你妈的老命啊!”

    说着,刘淑芳就哭了起来,心疼唐慕心小小年纪要出国,又心疼她之前去锻炼时所受的苦却没有从唐未晚身上找回来。

    又气她不争气,居然向着那些恨不得她死的人。

    想着想着,刘淑芳哭得更厉害了。

    唐慕心听着她的哭声,蹙起了眉头,似乎很不舒服:“妈,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是你送我去的,至于我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也是我自己的事,既然当初深思熟虑的选择过,就不该因此而后悔。”

    说完,不等母亲回答,又说道:“我很累了,我想要休息,妈妈也早点睡吧,晚安。”

    唐慕心看向她,擦了擦眼泪,还想说什么,唐慕心已经躺下盖好了被子,又闭上了双眼,一副累得不行的模样。

    刘淑芳纵使有千言万去也无从去说,最后,气得转身就走,到了门口时,她眸色非常的狠毒:“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到时候,被唐未晚那贱人赶出去不要哭着求我救你。”

    说完,刘淑芳就离开了,带上门时,用了很大的力气。

    唐慕心看向紧闭着的门,眼泪缓缓落了下来,咬着嘴唇,心痛,哪儿都痛,小声呢喃着:“妈,您可知您的为我好,让我受了多少折磨?”

    那些片段,那些人,她每次想起,都会做恶梦,忍不住的颤抖着。

    “如果,要爷爷和爸爸的这一切,让我还会受那样的折磨,我宁愿不要,我只想好好的活着……”

    门外,刘淑芳没有走,她听着女儿的呢喃,眼泪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她不知道究竟受到了些什么折磨。

    她几乎可以想象,应该是很严重的,但就因为如此,才应该去争斗,去抢夺,而不是关起门来疗伤,这能有什么用!?

    她转身,就往卧室走去。

    屋内。

    唐慕心看着紧闭着的房门,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自从那一次的折磨之后,她不敢入睡,已经很多个晚上没有睡一个好觉。

    她总是会重复做着一个噩梦,一个让她从头冷到脚底的噩梦。

    梦里,唐未晚像是一个地狱里爬出来的女鬼,双手被很长的铁链拴住,她浑身是血,爬在她的身上,残忍的咬她的脖子。

    那种痛,仿佛从梦境里传出,让她每次醒来,都觉得脖子很痛。

    做这同一个梦,已经不止一次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