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815章 大人,其实我还能自己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只是为什么在她提到刘淑芳时,母亲的神色会有那么大的变化?

    她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她可以肯定一点,刘淑芳当年一定有对不起母亲的地方,一定有。

    想到这里,她眼里隐忍着泪水,鼻尖红红的。

    她只希望自己能强大更强大一些,可以保护母亲,不再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的活着。

    唐未晚到家后,就想去卧室睡一觉,浑身酸痛的感觉让她很疲惫。

    刚走到上二楼卧室的梯阶时,陆北骁忽然伸出手,从她的腰后穿过,将她公主抱了起来。

    “唔”唐未晚惊呼一声,只觉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不停跳着,吞了吞口水:“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大人,我其实还能自己走”

    “我抱你。”

    他的语度很霸道,不容拒绝。

    唐未晚脸颊微微红了红,却也不敢再多说。

    到了卧室,陆北骁将她放在床榻上的瞬间,也翻身上了床,直接将她扣进了怀里。

    唐未晚:“”

    两人靠得很近,她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一下一下在她的额头上,炙热又滚烫。

    这样亲密的姿势不是一次两次,但每一次给她感觉都像是第一次,无以伦比,让她的心扑通扑通的一直跳。

    “陆大人,你”

    “陪你睡。”

    他又只说了三个字,很剪短,正是这样,才让她感觉到心尖暖暖的。

    或许,每个女人都喜欢有一个如此霸道的男人陪着她,替她安排所有事情,照顾她的一点一滴。

    想到这里,她嘴角不经意间的轻轻勾起,心情也越来越愉悦。

    似乎,也不责怪他将她折磨得腰酸背痛了。

    陆北骁将她甜美乖巧的表情全部收入了眼底,一双漆黑的瞳孔里几分深邃,仿佛有着星辰,万丈光芒,十分绚烂,他撩起了唇,嗓音几分低哑:“昨晚,不够舒服么?”

    “啊?”唐未晚一怔,不明所以。

    他忽然这么问,惹得她心尖一颤。

    陆北骁宽大的手掌落在了她的腰间,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她腰上的柔软,嗓音几分说不出来的摄人心魂:“是不是还不够舒服,嗯?”

    唐未晚:“”

    她红着脸,回想到昨晚的事,只觉得全身酸痛感到达了巅峰。

    这还不舒服吗?

    她咬了咬唇,有些难为情的回答道:“没有呀还行”

    说完这几个字,那张脸红得更厉害了。

    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你这么快就忘记你在车上说的话么?”陆北骁再一次挑眉,低撩的嗓音透着几分深不可测,几分耐人寻味,相结合,给人感觉十分危险。

    唐未晚又吞了吞口水,她改不了怕他的毛病,似乎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改不了

    她回忆了一下在车上可能说过的事,但并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印象,有些懵逼的回答:“我没说什么呀”

    “是么?”

    他的嗓音危险到了极点,尾音轻轻上扬,给她感觉,他就像是在等待着猎物上钩的猎人。

    “嗯”她继续咬定。只是为什么在她提到刘淑芳时,母亲的神色会有那么大的变化?

    她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她可以肯定一点,刘淑芳当年一定有对不起母亲的地方,一定有。

    想到这里,她眼里隐忍着泪水,鼻尖红红的。

    她只希望自己能强大更强大一些,可以保护母亲,不再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的活着。

    唐未晚到家后,就想去卧室睡一觉,浑身酸痛的感觉让她很疲惫。

    刚走到上二楼卧室的梯阶时,陆北骁忽然伸出手,从她的腰后穿过,将她公主抱了起来。

    “唔”唐未晚惊呼一声,只觉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不停跳着,吞了吞口水:“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大人,我其实还能自己走”

    “我抱你。”

    他的语度很霸道,不容拒绝。

    唐未晚脸颊微微红了红,却也不敢再多说。

    到了卧室,陆北骁将她放在床榻上的瞬间,也翻身上了床,直接将她扣进了怀里。

    唐未晚:“”

    两人靠得很近,她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一下一下在她的额头上,炙热又滚烫。

    这样亲密的姿势不是一次两次,但每一次给她感觉都像是第一次,无以伦比,让她的心扑通扑通的一直跳。

    “陆大人,你”

    “陪你睡。”

    他又只说了三个字,很剪短,正是这样,才让她感觉到心尖暖暖的。

    或许,每个女人都喜欢有一个如此霸道的男人陪着她,替她安排所有事情,照顾她的一点一滴。

    想到这里,她嘴角不经意间的轻轻勾起,心情也越来越愉悦。

    似乎,也不责怪他将她折磨得腰酸背痛了。

    陆北骁将她甜美乖巧的表情全部收入了眼底,一双漆黑的瞳孔里几分深邃,仿佛有着星辰,万丈光芒,十分绚烂,他撩起了唇,嗓音几分低哑:“昨晚,不够舒服么?”

    “啊?”唐未晚一怔,不明所以。

    他忽然这么问,惹得她心尖一颤。

    陆北骁宽大的手掌落在了她的腰间,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她腰上的柔软,嗓音几分说不出来的摄人心魂:“是不是还不够舒服,嗯?”

    唐未晚:“”

    她红着脸,回想到昨晚的事,只觉得全身酸痛感到达了巅峰。

    这还不舒服吗?

    她咬了咬唇,有些难为情的回答道:“没有呀还行”

    说完这几个字,那张脸红得更厉害了。

    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你这么快就忘记你在车上说的话么?”陆北骁再一次挑眉,低撩的嗓音透着几分深不可测,几分耐人寻味,相结合,给人感觉十分危险。

    唐未晚又吞了吞口水,她改不了怕他的毛病,似乎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改不了

    她回忆了一下在车上可能说过的事,但并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印象,有些懵逼的回答:“我没说什么呀”

    “是么?”

    他的嗓音危险到了极点,尾音轻轻上扬,给她感觉,他就像是在等待着猎物上钩的猎人。

    “嗯”她继续咬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