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739章 咬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似乎这才想起来,她手臂受伤了。

    刚才,夏悦豪对着她开枪时,那子弹从胳膊擦过,被灼烧的地方已经已经一片血肉模糊,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刚才,一直沉浸在夏悦豪兄妹二人身上,根本就没感觉到。

    夏悦豪兄妹离开后,又沉浸在陆大人的冷漠中,早就没感觉到疼痛。

    这一下,似乎所有的痛感,在一瞬间变得格外清晰,疼得她眼眶都变得湿热。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到陆北骁的动作轻柔了许多,他轻轻挑眉,嗓音透着几分温软:“疼?”

    唐未晚本想摇头,但想到他刚才那般的冷漠疏离,一时之间,不想假装不疼了,可怜兮兮的点点头:“好疼的,感觉手臂都快要被废掉了。”

    陆北骁看着她鼻尖和眼眶都红红的,那模样,娇俏酥媚,又可怜委屈,眸光微敛,却是用手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嗓音责怪的味道仍然有,但更多的,是一层宠溺:“刚才怎么不知道痛?”

    唐未晚:“”

    一时之间语毕,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早知道,她应该说不疼了。

    若是若不疼,他估计还会发火。

    说起来,与他相处这么久,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她发火,也没有像今天这样,那么的疏远她。

    就在她心中千万思绪时,陆北骁已经将她的衣袖全部脱了下来。

    一瞬间,她洁白如同葱白的长臂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左肩上的伤痕也格外清晰。

    唐未晚没想到,子弹擦过会留下这么严重的伤痕。

    也在一瞬间,她忽然感觉到身旁男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凉,像是冬日寒风,空气也很稀薄,让她一时之间,连大气也不敢出。

    她也不知道是处于什么样的心态,轻轻的开口:“其实,也没那么疼,我没事的。”

    这句话似乎并不能安抚他身上寒冷的气势,只一瞬,他一贯慵懒的长眉冷冷的拧起,一双眼睛里的光芒染上了一层促狭,仿佛是抹不开的浓墨。

    他没有说话,而是从裤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然后一言不发的将盒子打开,又将里面的药膏、消毒水、棉签、纱布一一拿出来。

    唐未晚看着摆在茶几上的药物,一时之间,一颗心柔软了起来,有些风中凌乱,轻声问:“你刚才匆匆离开,就是去替我拿药了吗?”

    陆北骁轻轻点头,就拿起了消毒水,又握着她的手臂,认真的检查伤口。

    唐未晚的心,在这一刻狠狠的一颤,忽然,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她从来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这一刻,竟然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动。

    他虽然愤怒、疏离、也责怪,但他却还惦记着她手臂上的伤,所有的难过和痛苦全部消散,剩下一种无法形容的感动在心里蔓延着。

    忽然,陆北骁将左手递到她嘴唇边,长眉一瞬不瞬。

    唐未晚不解的看着他:“做什么?”

    “消毒的时候会疼,受不住,咬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