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734章 非死不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他整个人在一瞬间,仿佛被人抽走了生机,就这么跪在了地上,陷入深深的绝境。

    夏心静看着他,泪水越涌越厉害。

    她知道,哥哥不是那么残忍的人。

    他只是想要为父母报仇,他只是想这样做。

    她忽然想到,他在想要捂死她时说的那句话。

    他是有苦衷的。

    他还说,等大业完成,就陪着她。

    若她死了,他陪着,岂不是一起死?

    想到这里,夏心静泣不成声:“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啊?”

    夏悦豪低着头,完全没了丝毫的戾气,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夏心静抹了一把眼泪,从棺材里出来,跌跌撞撞的走过去,跪在他的面前,哭着打他的胸膛:“夏悦豪,你为什么要一个人扛着?若你早些说出来,或许不会变成这样”

    夏心静哭着:“周都抛弃了我们的母亲,利用了你,现在又抛弃了你,你被处决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就你这一个亲人,你这个混账!”

    夏心静的哭声没有停止:“母亲要我们好好的活着,报效国家,就是因为对周都死了心,你忘了母亲的遗言吗?”

    “对不起。”夏悦豪开口,嗓音沙哑到了极点。

    夏心静摇头,眼泪打湿了整张脸,那化得苍白的脸被泪水弄花了,因为愤怒,脸颊变得通红:“对不起有什么用?你不仅被别人当枪使,还要杀了我,我夏心静没你这个哥哥!”

    夏悦豪身子再一次僵了僵,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以后,就当没有我这个哥哥。”

    夏心静动了动唇,欲言又止,脸上的神情痛苦十分。

    唐未晚看着这一幕,忽然有些难过。

    一步错,步步错。

    她都不知道,若她是夏心静,会不会原谅这个带着苦衷想要杀了自己的亲哥哥。

    而他的苦衷,却又是一场被人算计的笑话。

    陆北骁拧着眉,看向苏寒:“带走。”

    不管夏悦豪是有多无辜,被人算计才酿成大祸,但他的的确确是做了坏事,若放过了他,那如何对得起前线战死的士兵?

    又如何对得起士兵的父母?

    又如何对得起边民?

    所以夏悦豪,是非死不可!

    非死不可!

    这一点,作为军人的夏心静也懂,她甚至,没办法替哥哥求情,只能跪在那。

    直到夏悦豪被苏寒带着走出了灵堂。

    夏心静似乎才重新有了灵魂,她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又快速的跑出去,大喊一声:“哥,哥!”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落下,眼里全是绝望。

    苏寒有些为难,下意识回头看陆北骁,请示他。

    陆北骁点头,示意给兄妹俩最后一点独处的时间。

    苏寒松开了夏悦豪的胳膊,退到了一边。

    唐未晚看着这一幕,夏悦豪犯了弥天大错,但陆北骁给他与妹妹告别的时间。

    她忽然又觉得,陆北骁不是一个无情的人。

    但这又仿佛是她的错觉,他身上那杀伐果断的气势依旧没有消下去,只觉得,她的心口像是被一只无心的小手扼住,呼吸有些困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