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733章 绝笔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上面是他母亲的绝笔信

    “总统大人:

    我是周都的长公主,我的确是隐瞒了身份,嫁给夏韩,只因他位高权重,但也真心喜欢他,与国,我问心无愧,与家,我罪孽深重,是我诱导夏韩反动,如今事情败落,我不求您原谅他,我也会以死谢罪,绝不挑起两国战争,只希望您放过我一双儿女,他们是无辜的。

    夏韩之妻,绝笔。”

    字里行间是句句分明,夏悦豪身子颤抖着,有一种毁天灭地的绝望在眼底弥漫。

    他摇着头,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的她不是周都公主,不是”

    陆北骁挑眉,嗓音浅浅,冷冽的气息却丝毫不减:“你与夏心静毕竟是周度公主之子,按例因处死,因为周都公主的这封信,再有她以死谢罪,便饶过你们二人,并没有因为你们父母而歧视,这些年来,一直得到重用,你就是这么报答的?”

    夏悦豪颤抖着,不可置信,她看了看棺材里的小妹,又想到刚才看到的绝壁信。

    那是母亲的字迹,也是母亲的信纸。

    这一切,那么的真实。

    所以,他是被周都的索哈将军骗了吗?

    “不!不可能!你骗我。”夏悦豪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

    陆北骁没有说话。

    房间里在这一瞬间,变得异常安静,这样的安静,又十分的压迫人心。

    夏悦豪重重的喘息着,又看着棺材里的妹妹,他忽然感觉他的复仇在一瞬间就成了笑话。

    父母才是对不起帝都的人,而他,不过是被索哈将军利用的棋子。

    不!

    他母亲是周都公主,那他一定也是周都的世子。

    他是在为自己国家而战,不是笑话,不是!

    夏心静看着他哥哥临近崩溃的模样:“信上写的什么?”

    苏寒看了一眼陆北骁,等他的命令。

    陆北骁轻轻点头。

    苏寒立即将绝壁信递给了夏心静。

    夏心静看完之后,她没有太大的感觉,没有哥哥那么深刻的痛苦,因为,母亲离世的时候她太小了,而现在,她只是震惊,她身上不全然留着帝都的鲜血。

    “母亲是周都的公主”她呢喃着,又看向夏悦豪:“所以,哥,你成了索哈的棋子,或者说,是成了周都王族的棋子。”

    轰隆

    夏悦豪只觉得一声作响,仿佛有什么一直坚持着的东西,在这一瞬间,忽然全部崩溃。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怎么会不知道!?

    若周都真想恢复他世子的身份,何必只是与他说,父亲是被冤枉,母亲受不了打击自尽?

    为什么不说他是周都的世子?

    因为,在周都的皇族眼里,他根本就不干净,身体里有一半的血液是帝都的,他们不会认,那么,就要他在这一场战争中牺牲。

    就像当年的母亲,让她做了间谍,最后,却被周都王族所抛弃。

    她是有多万念俱焚才会不顾一双年幼儿女与世长辞?

    为的,是保住他的性命,可他,又做了什么?

    还差点杀了自己的亲妹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