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688章 未婚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唐未晚怔了怔,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升起,轻声问:“那你想怎么做?”

    沈君威擦了擦眼泪,抿了抿唇,轻声回答:“他是因为我才受伤,遭受如此大的罪过,虽然,行军打仗本来就会受伤,但因我受伤与上战场受伤意义完全不一样。”

    唐未晚何其聪明,听着她的口吻,似乎已经想到了答案,她没有动,不敢说,也不敢问。

    “我的想法很简单,曾家就只有他一个儿子,我也打听过了,他没有未婚妻,没有妻子,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如果他醒不过来,我会去拜访他父母,告诉他们,我是他的未婚妻。”

    唐未晚的心猛地痛了一下,如此说来,君威这一生,都无法得到幸福了。

    “你”

    “未晚,我会替他照顾他的父母,这是我本来就应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我想了很久,只有这样,才能补偿他,你有没有想过,一个人,活生生的人,忽然就这么没了这对活着的人,是有多么大的痛苦啊?”沈君威打断她,声音颤抖着。

    她强行将眼泪逼了回去,死死咬着唇,一字一句:“他是为了我,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个代价,我该承受的。

    唐未晚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这一瞬间,她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似乎怎么安慰,都是枉然。

    伸出手,抱住了她,让她趴在自己的肩膀上。

    唐未晚拍打着她的后背,一下又一下,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但是君威不要后悔,知道吗?我希望,你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所以,在你真正选择后,我只能支持和祝福。”

    “未晚谢谢你”

    唐未晚听着她哭泣的声音,心疼极了。

    一直以来,君威都是乐观的,她几乎从没见过这样的她,轻声说着:“哭吧,哭吧,哭过就没事了。”

    “未晚呜呜”

    沈君威憋了很久很久,终于在唐未晚这里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哭得像是一个被丢弃的孩子。

    唐未晚不经得想起了苏寒,她忽然觉得,世事难料,谁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成为这样,微微叹了叹气,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门外。

    苏寒端着饭菜怔住了。

    他来的不早不晚,刚好听见了沈君威说的处理方式,今后,她会成为曾景云的未婚妻。

    长眉轻轻蹙了起来,那一刻平静的心竟然在这一刻,有那么一刻的疼痛,不是很重,却让他感觉呼吸困难。

    这件事,说到底,他要负很大一部分的责任。

    他拧起长眉,转过了身,将饭菜递给一个过路的士兵:“送到沈君威的房间,不要告诉他,我曾经去过,记住了吗?”

    士兵看着苏寒冷冽的情绪,吓得连连点头:“是,长官。”

    他还从没见过苏长官这个样子。

    转身,往沈君威的房间走去。

    苏寒看着士兵的后背,忽然想起沈君威哭泣的声音,突然很烦闷,有些鬼使神差的叫住了他:“等一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