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666章 试问,一个内心极其肮脏的人,又怎么能笑到最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茜柔脸上的笑容渐渐退散了:“你要做什么?”

    唐未晚一笑:“你恨之入骨的人,我偏偏要她好好活着。”

    陈茜柔有些意外,讽刺道:“你不是也恨她吗?就像你所说,她本来就是咎由自取,她也是妄想得到陆北骁的女人,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你不是一向睚眦必报,又何必呢?”

    唐未晚嗓音的冷漠不减半分:“我的确不是圣母,但也绝不当别人手中的枪,夏心静算计我,她也被我鞭打十下,每一次我都是用尽全力,这算是还给她了,不过,她既然不是叛徒,我当然要选择替她洗脱罪名。”

    陈茜柔震惊的看着她,似乎是第一天认识她。

    唐未晚走向了门口,嗓音里透着几分冷嘲,那是真正的高傲,气质悠然:“陈茜柔,你记住,我与你从来都不是同样的人,我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去害无辜的人,而你,不管从沈越事件,还是从夏心静事件来看,虽然一双手是干净的,但你的心是肮脏至极的。”

    话落,唐未晚打开了门,脸上的笑容犹如玫瑰花绽放的瞬间,弯唇:“试问,一个内心极其肮脏的人,又怎么能笑到最后?”

    说完,她大步走了出去,用力甩上了陈茜柔的房门。

    陈茜柔的心因为关门的声音狠狠的一颤。

    一双眼睛里的光芒十分狠戾。

    肮脏又怎么样?

    若是因为善良而放弃自己所喜欢的,那才是愚蠢至极!

    一个已经将唐未晚当成眼中钉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接受她的帮助。

    陈茜柔收回了狠戾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高贵优雅的淡笑。

    她倒要看看,唐未晚是否有这么大的本事。

    她虽然不知道藏在这基地的叛徒究竟是谁,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既然已经出了一个替罪羊,为什么那真正的叛徒不借机活命呢?

    唐未晚是陆北骁指使的。

    别人不知道,叛徒知道夏心静被关的来龙去脉,一定会明了。

    如此说来,夏心静本来就活不长久。

    就算她的本意是借着夏心静的手除掉唐未晚,虽然事实惟愿,但若是夏心静因此而死,唐未晚必然会愧疚一生。

    她这是一箭双雕!

    她慢条斯理的走向了床上,慢慢躺下,闭眼间,是陆北骁与唐未晚热吻的画面。

    她强行压下心中的嫉妒和酸楚,将被子盖过头顶。

    肮脏又如何?

    她在意的从来都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从陈茜柔的房间出来后,唐未晚毫无睡意,心情烦闷到了极点。

    本来,陈茜柔是想借夏心静的手除掉她,但她为了自救,如今看来,她倒成了那把枪了,怎么都不顺畅。

    看向夏心静关被押的房间,她敛去了脸上的神色,快步走去。

    就在她快到时,就见夏悦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眼睛又红又肿,看上去像是哭过。

    唐未晚心惊,她没错过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狠意,他此举,在守卫的士兵眼里,可真是心疼自己的妹妹,但她从不相信,一个叛徒,能真的有情。

    求月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