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664章 我,唐未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夏心静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呜呜。”

    “哭吧,静儿,哭出来就好了。”

    “哥哥你一定要帮我杀了他们,要他们的命,一定要为我洗脱冤屈,哥”夏心静苦苦求着,紧握着她的手,将自己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夏悦豪一双眼睛里有了浓浓的野心和愤怒,一字一句:“好,我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哥,你答应我,就一定要做到。”

    “一定做到。”

    夏心静又哭了起来,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哥,陪我一会儿,我怕,也好痛。”

    “好,哥哥抱着你的,乖。”

    “哥,下辈子,还要做你的妹妹。”夏心静轻声呢喃着。

    夏悦豪双眸沉痛,死死咬着唇:“嗯。”

    唐未晚梦里,不停的重复着一个画面,是陈茜柔坐在石凳子上看了她一眼,随后又转身离去。

    来来回回都是这一个画面。

    她只觉得手脚突然间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她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摇着头,猛地一下惊醒了过来。

    不停的拍着胸口,才发现这是梦。

    梦里的陈茜柔,给她感觉太恐怖了,脸色苍白,眼里有着诡异的笑容,就好像是一个女鬼。

    想到这里,她突然再一次回忆起回房间时看了陈茜柔一眼。

    为什么她刚好在那等着?

    这么大的事,她被当成叛徒,对她来说,明明是最舒爽的事,为什么没有到现场来?

    思及此,唐未晚只想到了一个可能。

    也百分之百的确定。

    那就是,陈茜柔是知情的,她几乎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

    若是这样,她又何必去看戏呢?

    猛地惊醒过来,一开始,她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怎么也没想起来。

    现在,终于明白了过来。

    就是夏心静与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一步一步的螳螂捕蝉?

    那是因为,陈茜柔这个黄雀在后。

    夏心静明明可以直接抓她,但却走进了她设下的圈套里,只能说明一点,夏心静恨她,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才会出手,巴图被她放走,就是对她最不利的。

    她与夏心静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这么恨她?

    只有一点,因为男人。

    而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学弟,陆北骁。

    想通了这一切,唐未晚只觉得心中一阵后怕。

    一开始,她认为,夏心静根本就不无辜,她既然会一步一步等她放走巴图,就证明她对自己哥哥是叛徒的事或许是知情的,所以,她才会往她才是幕后主使人的方向说。

    但现在想来,她其实是无辜的,她并不知道,只是在这件事中被人当了枪使。

    她细细回想陆北骁的那句话:“打人不打脸,这一鞭子,她并不无辜。”

    他的意思,是夏心静想毁了她的脸,他自己也察觉到夏心静是喜欢他的,所以,夏心静才会对她的脸动手。

    她忽然惊觉到,陆北骁才是看透一切的人。

    为什么一开始她没想到呢?

    唐未晚连忙从床上起身,穿上衣服,打开门,直径走向陈茜柔的房门外,毫不犹豫拍打着门。

    “谁啊?”陈茜柔声音朦胧。

    唐未晚嗓音冰冷:“我,唐未晚!”

    求月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