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661章 是她,唐未晚,是她害的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问题是,她还真被他刚才那样子撩到了。

    不!

    最大的问题是,她什么时候说了想要?

    什么时候又欲求不满了?

    那分明是他!结果还把锅甩给了她。

    唐未晚往后退了几步,倒在床上,看着顶上的天花板,呼吸仍然急促着。

    也在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陆北骁!!!

    他分明是在给他自己耍流氓的行径找借口,等战火熄灭了,再将她压倒在床上,各种欺负,还能义正言辞的说是为了瞒住她。

    天啊!

    法海呢?

    快替她收了这个妖孽!

    陆北骁走了许久,她的心仍然在扑通扑通不停的跳动着,好一会儿才渐渐压下来。

    想到他刚才浑身的气息,以及眼眶里的神色,呼吸一紧,索性闭上眼,催眠自己快速进入梦乡,不能再去想他。

    好在,今天一天真的是费心费神,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个晚上,唐未晚睡得很香,但夏心静却是彻夜未眠。

    夏悦豪回来基地之后,就马不停蹄的奔向了关押夏心静的房间。

    门外站着的,都是霍靖廷的兵。

    见夏悦豪来了,都恭敬的敬礼:“上尉!”

    夏悦豪回敬了一个礼。

    之后,双方都将手放了下来,夏悦豪蹙着眉,眼里的担心很清晰,他冷着声音说:“开门。”

    两人有些为难:“这中尉她现在是”

    “我让你开门!”夏悦豪忽然提高了分贝,身上的怒意十分。

    两人不敢再拦着,连忙打开了房间的门:“上尉,请,但是不能耽搁太久,万一被霍少校知道了,我们也没好果子吃。”

    “行了,别废话,我知道。”夏悦豪不耐烦的说着。

    “是是是。”

    房门被打开后,夏悦豪快步走了出去,来到了自己妹妹的身边。

    夏心静被疼得几近昏迷,她听见脚步声,抬起了眼眸,就看到是哥哥一路风尘仆仆归来,眼眶里顿时溢出了眼泪:“哥哥,哥哥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是被冤枉的,咳咳”

    “别激动,静儿,别激动。”夏悦豪见此,眼眶也红了起来,快步走近她,又握住她的手。

    夏心静的手也被打伤了,疼得她快速缩回手。

    夏悦豪连忙又将她的手拉开看,一眼,就瞧见了上面的伤口,那白皙的手红红紫紫一片,他愤怒的握紧了手:“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与她不共戴天!”

    夏心静感觉委屈极了,她颤抖着,哭诉:“哥哥,我真的不是叛徒,我不是,是有人陷害我,一定是,呜呜。”

    夏心静的声音很可怜,哭得抽着,一声一声说着自己委屈,那张脸苍白无色,哪里还有从前的美丽明艳。

    夏悦豪的心疼到了极点,他吞了吞口水,也不能缓解胸口的疼痛。

    “你将事情经过全部告诉我,不急,慢慢说,哥哥在这陪着你。”夏悦豪严声说道。

    夏心静咬着唇,眼里弥漫出浓浓的恨意,她的一双眼眸看向了唐未晚所住的地方,声音里的寒冰像是淬了毒液,一字一句:“是她,唐未晚,是她害的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