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656章 陆大人……你没有一丝心疼夏心静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陆北骁还是没有说话,目光却没从她的身上移开过。

    唐未晚再一次走向了他,心里其实很忐忑不安,她不清楚,他会怎么想她,但若是重来一次,她会用同样的方式去激怒夏心静。

    在基地,夏心静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若她凭着自己的这张脸,让那些对夏心静马首是瞻的男人对她有了怜惜,最后,只是轻轻一笑,便会激怒她。

    连那一鞭子,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思绪间,她已经靠近了陆北骁,双眼里全是真诚:“陆北骁,你会觉得我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么?”

    陆北骁忽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将她往怀里一带,再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床上。

    两人胸膛紧紧贴在一起,彼此的心跳声都能清晰听见。

    他的心跳如同往常没有任何异样,但她的心跳在加快,不停的跳动着,像是要跳出嗓子眼。

    两人视线交织在一起,鼻息也十分凌乱。

    “你觉得呢?”

    唐未晚脸红了起来,看着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我不知道……”

    因为不知道,才问他。

    陆北骁长眉微微扬起:“夏悦豪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连累妹妹,这一切,不过是自食其果,她被你算计到,也是她自己心思不正,对待一个心思不正的人,心狠手辣又如何?”

    唐未晚怔了怔,她不禁得想到他进门时的怒意,简直有毁天灭地的感觉。

    她当时真的有那么一刻认为,他是在因为她打了夏心静而愤怒。

    但后来,不管是她说什么,他的目光都没从她的伤口中离开,她就知道,他是心疼她了呢。

    虽然,她总是猜不透他,但这一次,她觉得自己没有感觉错,才问出这些,她不希望,与他之间有隔阂。

    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瞳孔,能清晰看到自己脸颊上的伤口,昏黄的灯将两人包裹起来,竟有几分纸醉金迷的感觉,唐未晚轻轻咬了咬唇:“陆大人……你没有一丝心疼夏心静么?”

    陆北骁撩唇笑了,饶有兴趣的挑眉:“为什么这么问?”

    唐未晚没理会到他笑容的含义,不解的回答:“她是你的学姐啊。”

    陆北骁不以为然,嗓音几分低迷,眸光深邃的看着她:“那么,你是我的谁?”

    唐未晚想也不想就回答:“你的妻子。”

    因为,他对别人介绍时,都是这么说的。

    随后,陆北骁笑了,性感的唇上扬,眉宇间的神色十分绚烂,那一笑,竟然给人感觉绝艳倾城,浑身又有着无法言说的霸道。

    只一瞬间,唐未晚就理会了过来,夏心静是学姐没错,但她是他的妻子啊。

    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他似乎从没说过很让人感动的情话,从来都是让她自己体会,这一瞬间,眼眶红了红:“陆大人,你这是护短。”

    “护短怎么了?”他笑容在看到她的伤口渐渐消散,渐渐渗出几分寒意:“打人不打脸,这一鞭子,她并不无辜。”

    唐未晚怔了怔:“不无辜是什么意思?”

    求月票,晚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