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621章 您是我们首长的未婚妻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轰隆

    唐未晚只觉得一道雷在耳边猛地炸开,敲击了她的心扉,疼得差点晕过去。

    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步,一双眼睛顿时眼泪涌出。

    那人又哭喊着,痛不欲生:“他是为了救我死的,他为我挡了子弹,刚好,刚好打中了心脏首长不该死的,不该死的”

    唐未晚呼吸狠狠的一紧,仿佛被人扼住了脖子,无法呼吸,她重重的喘息着,也缓解不了这种窒息的疼痛感。

    “姑娘,你是我们首长的什么人?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唐未晚的手颤抖着,听不见任何人说一句话。

    那种失去至亲的痛苦弥漫到了心扉,一点一点,仿佛被凌迟了,鲜血被放干,身下了无用的躯壳,整个人都差点站不住。

    怎么会这样?

    他不是说过,要她信他,要她信他的吗???

    为什么?

    为什么要骗她?

    为什么要让她相信,那么的相信,却又要这么骗她?

    唐未晚眼眶红得吓人,眼泪一滴一滴不停落下。

    前世,爷爷与父亲相继离世的画面再一次重击了她的心脏,还有豆豆倒在血泊里的画面,一点一点变得清晰。

    这一世,为什么她的丈夫会死?

    为什么老天偏偏对她如此残忍?

    她摇头,眼泪落进了嘴唇里,咸苦的味道弥漫在唇间,她颤抖着:“不可能,他不可能死,他说了,还没给我一场繁盛婚礼,怎么可能死了?”

    两人见此,也落下了眼泪,其中一人问:“您是我们首长的未婚妻吗?”

    “不是!”唐未晚摇头否定,身子有些站不住,几乎是摇摇欲坠。

    两人将担架放在了地上,想要去扶她。

    唐未晚用力,将两人一下甩开。

    两人擦了擦眼泪,对视了一眼。

    唐未晚至始至终都不信,他那般的强大,他那般的离开,一个人面对十个精英都没有死,怎么可能会在一场动乱战争中死去呢?

    这不可能的!

    她的手颤抖着,始终不愿意相信陆大人已经死了,一点一点伸出手,想要揭开那一层被鲜血几乎染得不再雪白的布。

    唐未晚笑了,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模样竟然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越是如此,那两人就越难受,哭得也越厉害,其中一个年纪小一点的哭着说:“是我害死了首长,您如此伤心,一定是他的至亲吧?你杀了我吧,是我没用,是我害死了首长。”

    “可是人死不能复生,首长救下你就是要你好好活着,你这样对得起他吗?这位小姐,请你节哀。”另一个年纪大点的兵说着,双眼也是红红的。

    “不,他肯定没有死,只是在跟我们捉迷藏。”唐未晚摇头。

    说完后,她赶紧擦干眼泪,又揉了揉眼眶,不让眼眶里也有泪水。

    但她擦了又擦,擦了又擦,来来回回好几遍,眼睛里的泪水仍然无法控制,越来越多。

    她索性不擦了,咬着唇,嗓音都嘶哑了几分:“他说了不会死,就一定不会死,他在睡觉呢。”

    说着,她抬起手,止不住的颤抖,想要去掀开那一层白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