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599章 骁哥,你忘了小时候曾对我说过的话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陆北骁眸色深沉,唇角的笑意深了几分:“首长夫人是在给我吃醋么?”

    唐未晚看着他眼底的笑意,顿时一个激灵。

    特么的。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腹黑?

    这回答,简直没办法接啊。

    若她接了,说不是,但刚刚问的那句话,就相当于没问。

    若她说是,岂不是承认在他的面前好奇其他男人。

    唐未晚的心像是过山车上上下下不停的晃动着。

    陆大人,他这是魔鬼吧他????

    三言两,就越过了她的问题。

    她只好轻轻的一笑,抿了抿唇,当做什么也没听见,笑嘻嘻的道:“陆大人,这馒头味道还不错,嚼起来无味,回味起来,还是甜的呢。”

    陆北骁眸光又落在了手中的馒头上,笑着勾唇:“是甜的。”

    甜

    这个字从陆北骁的嘴里说出来,竟然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柔软感。

    仿佛一股浓浓的甜意弥漫在心尖上,一点一点蔓延开来,再咬了一口馒头,细细的嚼了几口,似乎,不等回味,味道,也挺甜的了。

    这

    是为什么??!

    唐未晚连忙垂下眼帘,不敢多说一句话,埋头吃饭,一动也不敢动了。

    陈茜柔回到房间后,将门窗全部关上,坐在了床榻上。

    脑海里全是陆北骁对她说的那一句话。

    他是否受伤,与她有什么关系?

    陈茜柔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指甲陷入掌心也不觉得疼痛,一双眼睛里的眼白在慢慢渗出血丝,只一瞬间,双目通红。

    眼泪在眼眶里打折转。

    但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哭。

    当眼泪要掉下来时,她连忙仰头将眼泪又收了回去,睁大了双眼,不让自己有懦弱的一面,哪怕是一个人的时候,也不可以!

    只是,每次想起陆北骁那铁石心肠的样子,她的心就狠狠的痛着,像是被撕裂开了一般,鲜血淋漓。

    小时候,他温润的笑容仿佛还弥漫在唇边,在她的眼前,一点一点浮现,变得十分清晰。

    她重重的呼吸着,嗓音里全是难过和痛苦:“骁哥,你忘了小时候曾对我说过的话吗?

    回应她的,是这一室内的凄凉。

    她狠狠的擦了一下眼睛,将眼睛里的泪光全部擦干净。

    “骁哥,你若是忘了,茜柔会让你记起来的。”

    说着,她站了起来,走到了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美丽的脸颊,双眸渐渐的眯了起来,一种死寂般的气息在她的周身蔓延着。

    她闭了闭眼,等她再一次睁开眼时,那双眼里只剩下了点点血丝。

    渐渐的弯起了唇,对着镜子轻轻吹了一口热气。

    顿时,镜子被热雾所遮掩,她那张脸在镜子里变得朦胧模糊起来。

    渐渐的,伸出食指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着。

    最后一个字末尾的比划拉长了许多,似是带着仇恨。

    之后,她欣赏着镜子上的字,清清楚楚写着三个字:“唐未晚!”

    她又用食指将镜子上的字画了一个圈,随后,轻轻勾起了嘴唇,笑容顿时弥漫在唇间,说不出来的冷然高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