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507章 是他幻听了,还是他魔怔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转身就往楼下跑。

    看着她逃窜的背影,陆北骁微微勾起了唇,笑意如沐春风,没有半分邪魅,只是纯粹的被她逗乐了。

    他洗漱后,没忙着下楼,先给乔煜臣打电话过去。

    响了许久,才接通。

    “有事说事。”

    乔煜臣的声音很暗哑,像是抽了许多烟的咽喉症状,却也特别的冷峻。

    陆北骁并不生气,嗓音沙哑,说事:“老霍活着回来了,说是要去看你,我问问你的意见。”

    乔煜臣现在的阶段,怕是只有陆北骁与陆越霆敢找他。

    “不见!”

    乔煜臣的回答,似是在他的意料之中,陆北骁耸耸肩:“不过,老霍说有个证据要给你,关于乔盛仓的。”

    乔盛仓是乔煜臣的父亲。

    那边沉默了大概三秒钟,才说:“我在家里等他。”

    之后的回答,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抿唇,挑起了眉:“我哥呢?”

    “昨晚被我赶走了。”乔煜臣如实回答。

    陆北骁眸光深邃了几分,嗓音几分笑意:“因为猫不喜欢他?”

    几十年的兄弟,乔煜臣怎么听不出来他的意思。

    不过是嘲讽他不想面对他大哥而已。

    像是被说中了心事,乔煜臣的语度很烦躁:“还有事吗?”

    “没了。”陆北骁准备挂断电话。

    乔煜臣又叫住了他:“北骁。”

    陆北骁眸色深邃,嗓音温和了些:“嗯?”

    “叫老霍带点吃的来。”

    陆北骁把玩着拇指上的扳指,笑了:“看来,人间还是值得的。”

    “不想死了。”乔煜臣道。

    这似乎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昨天,乔煜臣一副不想活了的模样还在他的记忆里,就差一点,他差点又枪了解了的生命。

    突然想起,长眉拧了起来,上面染上了一层寒冽,面上哪里还有平日里的痞雅,只有无尽的黑暗,冷冽的开口:“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呢?乔盛仓所做的一切,那毕竟不是你生命的全部,若是为了一个从不付责任的父亲而了解自己的生命,就不是我陆北骁的兄弟。”

    那边再一次沉默。

    过了良久,才又听他说:“昨晚,你是担心我死了,才让你哥来的?”

    陆北骁长眉蹙起,眸光敛了敛:“他比医生会包扎伤口。”

    “想没想过,我若是不管不顾,后果会怎么样?”乔煜臣问,声音越发的沙哑了。

    陆北骁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情绪几分动容:“阿臣”

    乔煜臣似乎猜到他要说什么,冷冷的打断他:“不必说了,你若是不接受我对你大哥的心思,可以选择远离我。”

    “接受。”

    “什么!?”乔煜臣一贯冷峻如霜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起伏,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记得,曾经陆北骁怎么都不接受,北骁甚至对他说过,跟他过一生,他们谁也不娶,谁也不恋爱,放过他哥。

    但现在,是他幻听了,还是他魔怔了?

    陆北骁眸光染上几分深不可测的情绪,微微蹙着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那张俊颜,难得露出几分悲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