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497章 不管以哪种方式,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下辈子,你还是老子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啊?”唐未晚被他那样的眸色扰乱了心绪,疑惑又莫名的期待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他手再一次用力,像是宣誓,又像是理所当然,每个字节都用了几分力,靠得更近一分:“陆北骁是你这一世的丈夫,爱人也好,亲人也罢,不管以哪种方式,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下辈子,你还是老子的!”

    唐未晚:“!!!”

    脸颊烫得无以复加,呼吸都变得浑浊,一双眼,因为他这句话,视线变得迷离起来。

    但他那张无比深邃英挺的轮廓却越来越清晰,尤其是那一双眼,仿佛历久万千风霜,所表现出来的霸道都很纯粹。

    不禁得想起上一次野外演习时,他受伤后,对她说的那句话,隐隐约约听见了,也是后知后觉才发现,他说她是小狐狸精。

    每一次,都能让她灵魂深处都跟着一颤。

    他蹙眉,嗓音低哑:“听清楚了?”

    唐未晚似乎被他身上的魔力带动着轻轻点了点头,只觉得一颗心仿佛不是自己的了,不停的跳动着,怎么也压制不下来。

    他松开了手,同时将她卷入怀里。

    刚好,她的耳朵贴在他的胸口上,心脏一下一下的跳动着,那种感觉很真实。

    十分的真实。

    陆北骁的嗓音温和了下来,再一次握住了她的手:“不告诉你,是因为本来不严重,没必要让你担心,刚刚你眼眶里有水雾,有人告诉过你,你哭起来的样子很丑,刚好,我陆北骁最讨厌丑的女人。”

    他的嗓音像是打着趣,又像是解释,让她心尖都不禁得颤了颤,不过,也找到了反驳的话:“你不是说,眼泪是生命的一部分,想哭就哭么?怎么现在哭,就成了丑女人了呢?”

    陆北骁弯唇笑了:“不愿意你为我哭。”

    唐未晚一怔,他这是什么逻辑?

    “没有必要。”他补充了一点,嗓音沙哑了几分。

    唐未晚不知道此刻心里的感动是什么。

    就像他所说,爱人也好,亲人也罢,今生今世,她都是他的妻子,更因为如此,才不想他瞒着她。

    再回想起这句话时,她莫名的感觉有几分说不出来的味道。

    没等她细细回味,就听他嗓音比刚才淡懒了几分:“阿臣伤得很严重。”

    唐未晚一怔:“乔煜臣?”

    “嗯。”

    唐未晚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抬起头看他,蹙起眉头:“你们,到底做什么去了?乔煜臣不是军人,你不是出差吗?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陆北骁眸光微敛:“事情很复杂,与阿臣的身世有关。”

    “那他现在”

    “我派了个护士去照顾他,被他赶出来了。”陆北骁耸耸肩,看似无所谓的态度,长眉却几分冷沉,是担忧。

    唐未晚叹了叹气,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冷不丁的冒了一句话来:“不然,叫大哥去看看?”

    话落,她就感应到陆北骁看她的眸光很深沉。

    唐未晚:“我只是”

    随便一说四个字还没说出来,他清脆的点头:“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