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494章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怎么还能这么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睡过去。

    半夜。

    外面的雷声已经停止了,唐未晚晚上水喝太多,梦见小腹很胀,却怎么也找不到洗手间。

    终于,被憋醒了。

    房间里仍然是黑暗的,她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揉了揉眼睛,侧过头,却没有看到陆北骁。

    他人呢?

    她打开了床头的灯,以为他在浴室里,起身,就往浴室走。

    但浴室里空荡荡的,没有他的身影。

    唐未晚小解洗手之后,忽然感觉有些心神不宁的。

    从浴室出来后,就打开了卧室的门。

    因为下雨,温度比平时低一些,她穿着睡裙,走到门口时,顿时感觉一阵冷风罐体,被冷得一个哆嗦。

    随后,就听见明叔的声音:“二少爷,你若是痛,就出声,我是个粗人,包扎这种事没做过,怕弄伤了你。”

    唐未晚一颗心猛地一跳,抓住了明叔话里的重点。

    包扎?

    陆北骁他怎么了?

    她不动神色的往前走了一步,一眼,就看见陆北骁轮廓线条十分完美的后背,一条刀伤横在后背,看样子是被缝过针,但不知道是为什么裂开了,看上去十分的触目惊心。

    她脸色一白,他居然受伤了?

    明叔的确不太会包扎,陆北骁低嘶一声。

    明叔吓得一抖:“我让家里的女佣来包扎。”

    陆北骁的嗓音几分哑然,听不出来任何情绪:“明叔,你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别的女人碰我。”

    明叔叹了叹气:“不然,我去叫二少夫人二少夫人!”

    陆北骁刚要准备让他不准去,就看到楼梯上的唐未晚,她穿得很单薄,嘴唇冷得有些发白,柔柔弱弱的模样却十分的美丽,那双眼里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怒意。

    给他的感觉,有些可爱。

    唐未晚快步走了过去,紧蹙着眉头,声音里满是责怪:“陆北骁,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明叔见此,很自觉的退了下去。

    陆北骁微微愣了一下,既然被她发现了,似乎也没必要继续遮遮掩掩,随意的坐在那,眸光懒懒的,勾起了nn的嘴唇:“怎么醒了?是我没抱着你,冷醒了?”

    唐未晚被他答非所问,又问她的态度搞得没脾气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怎么还能这么撩?

    她三两步跑了过去,气冲冲的想说他两句,却又被他眼眸里的温柔和nn折腾得怒气荡然无存,看着他的伤口,一颗心,终究是疼了起来:“你都受伤了,还抱我,陆北骁,你是不是真当自己是金刚啊?”

    陆北骁失笑,眉宇间几分痞雅,nn的唇再次撩起:“那晚,还不足够证明么?若是不怕下不来床,可以再体会一下!”

    唐未晚又羞又气,最后瞪了他一眼:“流氓!”

    陆北骁撩唇笑了。

    唐未晚的心尖轻轻疼着,在他旁边做了下来,让他背对着自己,看着他后背上的伤口,感觉一只手扼住了她的喉咙,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种酸疼的感觉,让她重重的呼吸了几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