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444章 霍靖廷与她是什么关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唐未晚抿唇:“我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关键在后天教育,她也算是真的知错了,放心,我唐未晚从来就不是什么圣母娘娘,就算她知道错了,该付出的代价不可避免,谁也不能有权利让别人为自己所做的错事买单。”

    “酷啊!”

    唐未晚抿了抿唇,非常的难为情:“君威,你能扶着我一点么?”

    沈君威本来刚才心情还挺不好的,这时候就被她这幅模逗乐了:“好,大,小的这就扶着您走。”

    唐未晚白了她一眼,又觉得好笑。

    一直到走廊的尽头,唐未晚环顾了四周,才发现,没有了陆北骁的身影。

    就在下台阶时,霍靖廷伸手,握住了沈君威的右手。

    沈君威抬起头,下意识的蹙眉,很不耐烦,声音夹杂着浓浓的愤怒:“你是听不懂,还是发疯?”

    霍靖廷神色几分威严,口吻强硬:“这是最后一次提起这件事,别怪我用强。”

    说完,霍靖廷松开她,转身离开了。

    之后,沈君威就挽着她的手,转过身的那一瞬间,就哭了。

    唐未晚一怔,连忙搂着她的肩:“威威,你怎么了?他是你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沈君威不说话,就只是难过,索性直接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唐未晚从没见她哭得这么伤心过。

    霍靖廷与她是什么关系?

    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有什么可以跟我说。”唐未晚有些艰难的蹲下来,将手放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拍打着安抚她。

    “呜呜”沈君威仍然哭得很厉害。

    唐未晚想起对一次见她哭,是得知苏寒有一个亡妻,但她也就哭了那么一小下就恢复了,但这一次,是真的很难过,哭得一抽一抽的。

    唐未晚蹙着眉,一时间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办:“君威”

    “我没哭,我哪儿哭了,我就是叫了两声”沈君威满是哭腔的打断她。

    唐未晚:“”

    这还不叫哭,那什么才叫?

    唐未晚正想继续安慰时,就见朝这边走来一前一后的两个男人。

    是陆北骁与苏寒。

    她连忙说道:“快,你家苏长官来了,别哭了。”

    但沈君威还是控制不住,抽泣着:“我不哭了。”

    唐未晚有些心疼的说:“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没什么不能解决的。”

    沈君威抽泣着,慢慢站了起来,连忙擦干眼泪,不管她怎么擦,眼睛还是红红的,她看向苏寒时,更难过了,随后低下了头。

    唐未晚还想再安慰,就感应到陆北骁身上那一种独有的气场,十分强大抬起头,他已经靠近了。

    居高临下的扫了她身边的君威,看向苏寒,眸光冷冽了几分:“你欺负她了?”

    苏寒躺枪了,又不知道怎么说。

    沈君威听言,顿时抬起头,眼泪还噙在眼角边,还挺护短:“没有没有,苏长官没欺负我。”

    陆北骁眸色微敛,修长的眉毛上几分了懒魅,没再看她,看向唐未晚:“要见君芊芊么?”

    唐未晚怔了怔,没想到话题跳得那么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