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393章 害怕失去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他还受着伤

    穿膛而过

    她不确定子弹有没有穿过他的心脏,但记忆力那一片血红,只是一想起,就让她呼吸疼痛。

    陆北骁陆北骁陆北骁

    她惶恐,在心里默念着,枪林弹雨后,四处一片平静,连他的身影也看不见了。

    她不能在这里等。

    不能等。

    万一他

    她不敢想!

    听刚才的交战,有六道枪声,都做过特殊的处理,听不清楚,但她仍然能清晰的分辨,有六个人,其中一个,是她的陆大人。

    她将陆北骁的枪声记在了心里。

    五声枪响后,一片安静。

    或许另外的五个人已经被射杀。

    但也不能确定。

    思及此,她拿出烟雾弹,往前面为自己铺路。

    如果她贸然出来,刺杀她的人一定会对她开枪,这样只会给陆北骁增加负担。

    她从烟雾里朝着他消失的地方飞驰而去。

    终于,在一个石头后看到正撕开黑色衬衣,为自己包扎伤口的陆北骁,他脸上的苍白之色越发清晰,嘴唇失去了颜色,鲜血染红了他nn的胸膛以完美的腹肌。

    唐未晚呼吸一滞,只觉得十分的触目惊心。

    见到她时,陆北骁冷肃的眸子里一层薄怒:“谁让你过来的?”

    唐未晚看到他的愤怒,听到他的声音。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发怒,也是第一次听他大吼,她眼眶再次湿润了起来,快步跑过去,小心他的伤口,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亲吻他的脸颊,呢喃着:“真好。”

    陆北骁眼底的薄怒,以及黑暗得纯粹的杀戮在她充满折着后怕和颤抖的拥抱里渐渐消散开来。

    感受到她嘴唇的温软,眼泪的温热,以及她娇小的身体散发出来的芬香,喉结上下一动,呼吸紊乱了几分。

    沾满鲜血的手扣住她的后背,不顾伤口的疼痛,直接将她按进了怀里,与他紧紧贴合在一起,嗓音没有了以往的矜贵如风,近乎粗暴:“等老子从这里出去,一定这个小狐狸精。”

    唐未晚满心都是感动。

    他还活着,真好。

    感谢他还活着。

    也没听到他说的什么,只是胡乱的点头,声音软软得像是小绵羊:“听你的,都听你的”

    陆北骁身子猝不及防的轻轻僵了一下,随后推开她,捏着她白皙的下巴,用了几分力,鲜血染上了她的肌肤,红白结合,了他的视线,对着她的唇,吻上去。

    鲜血的味道是腥甜的,彼此的鼻息交织在一起。

    劫后重生的湿吻比以往的每一次都粗暴,仿佛要将她所有的芬香掠夺走。

    她勾着他的脖子,第一次,伸出香软的舌头去回应他。

    男人没有任何客气,卷起她的娇软的小舌直接深吻,带着侵略的味道,长臂霸道的扣紧她的腰,将她压在石头上,带着惩罚性的深吻着。

    唐未晚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却十分享受。

    血腥在她的味蕾里淡开,更了她的害怕,她不明白心底的情绪是什么,好似只有回吻他,才能安心一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