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330章 时诚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唐未晚很讨厌像唐慕心这样的圣母婊,一副善良的模样,其实才是真正害人害己的恶毒女人。

    一时之间说得很气愤,没注意到从走廊的侧边走过来的男人。

    闻声侧过头看过去,眸色微微,竟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个他。

    五官很好看,大概三十都年纪,轮廓的线条很温润,嘴唇的勾勒出的笑容带着几分疏离,浑身上下的气息透着几分病态感,夹杂着男人成熟的魅力,却又没有一点颓废之气,感觉很稳重。

    他有些清瘦,但很高,目测与陆北骁差不了多少。

    蓝白条纹的病号服被他穿在身上,竟有种弱不经风的感觉,不是很强烈,但会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唐慕心看过去后,脸色更不好了,索性咬着唇不说话。

    唐未晚有些狐疑的看着他:“你是?”

    男人礼貌的自我介绍:“时诚风,谦的父亲。”

    唐未晚顿时找到了形容词。

    如风一般,很轻,风过无痕,带着几分无法被捂热的淡漠。

    他站在这里多久了?

    又听到了多少?

    唐未晚还算客气的回道:“原来是谦父亲。”

    “嗯。”

    说着,时诚风眸光掠过她,来到了唐慕心的身上:“唐姐明天不用来了,这些天,多谢。”

    唐慕心很不甘,眼里有了莹莹泪水。

    为什么?

    她维护他儿子,还会因为听到唐未晚这些歪理就解雇她?

    但在周子易面前,她不想失去了风范,笑得很牵强:“时先生客气了。”

    时城风又看向她:“唐未晚姐现在方便吗?”

    唐未晚点点头:“嗯。”

    他很客气的说:“谦在房间里等你。”

    “好。”

    随后,唐未晚看向身边的周子易:“送她回去吧。”

    周子易不会这个时候带走她,显得很没风度,点头:“晚上给你电话。”

    唐未晚没有答应,也没拒绝,走向了时诚风:“谦父亲,走吧。”

    他很绅士又疏离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推开病房的门后,一眼,就看到谦跪在地上,很乖顺的模样,看样子已经跪了一会儿了。

    唐未晚不解的看着时诚风。

    时诚风没有关门:“随便坐。”

    唐未晚没有错过这个细节,对他,心里有了几分好感,他敞开门,是因为他知道,与她来说,他是个陌生人。

    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她不得而知。

    敞开门,也是给她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

    这个男人,还挺绅士。

    唐未晚抿唇:“刚才你都听到了?”

    时诚风在距离她两米的地方坐下:“我赞成你的观点。”

    唐未晚明白,他是指,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

    谦犯的错也不大,她对唐慕心说的那些比较严重,也是为了防范孩子的恶性循环心理。

    如今,他也道歉了,知错了,受罚了,抿了抿唇:“我原谅他了。”

    时诚风察觉到她的意思,抿唇:“谦回来跟我说了情况,这也是他毛手毛脚所承担的责罚。”

    唐未晚不禁得想,这个男人说的话,完全没有余地。

    首长大人,借个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