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183章 毛茸茸的小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 ngua=&ot;java&ot;sr=&ot;/gaga/pa-tprightjs&ot;>

    但爸爸在妈妈病后的半年就再娶了,那时候,她才一岁半。

    她一直觉得父亲是负心汉,刘淑芳和唐慕心是受害人。

    她总是惹父亲生气,无理取闹。

    也是被关进精神病院的那天才知道。

    刘淑芳找人模仿妈妈的字迹,写了一封信,然后转展到了父亲的手里,后来,唐慕心有把遗书拿给她看。

    隔着两世,她仍然清楚的记得上面写着的内容:

    晔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过来,今天,医生给我打了一针,我总算没有那么疯癫,还能提笔写字了,我知道,你看了之后,一定会怪我残忍,先放弃了你。

    但是,我们的女儿才七岁,她不能没有母亲的爱,今生,我给不了她,只希望你能给他更多的父爱。

    答应我,娶我的闺蜜刘淑芳。

    未晚从小就喜欢她的刘阿姨,淑芳也很疼她,让她做未晚的后母我才放心。

    如果你不答应,再下一次清醒后,我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只要没了我,你才能开始新的生活。

    答应我,知道吗?

    未晚不能没有母爱。

    这是我最后的乞求。

    那字字对她的爱,对父亲的不舍,都是刘淑芳编造出来的。

    当时,父亲死也不愿意,把她放在刘淑芳家里,然后日日夜夜守着母亲,就怕她清醒后会出事。

    父亲不过去小解,母亲就割腕了,甚至用鲜血写着:答应我。

    母亲被救醒后仍然疯疯癫癫的,父亲无奈之下只好娶了刘淑芳。

    母亲病了长达七年。

    这七年,她很多时候都是过去陪着。

    最后,母亲在她快九岁的时候,从精神病的楼上跳了下来。

    她与父亲对那封信以及母亲自杀的事深信不疑。

    还好,让她重活了一世。

    想到这里,唐未晚故意问他:“爸,你最后一次见妈妈,是什么时候?”

    没想到女儿会这么问,唐晔华喝了一口烈酒,才道:“前一天,她清醒了过来,说想你了,想见你,我说,你去外公家了,后天就回来,但她没等到,中间就……”

    母亲在这七年间断断续续清醒过很多次,甚至有大半年的时间像正常人,不再疯癫。

    但对于父亲娶了刘淑芳的事只字不提。

    她想,当年,刘淑芳应该也用了某种手段让母亲不提,就永远淹没了刘淑芳是骗婚的真相。

    “你问这做什么?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唐晔华追问了一句。

    唐未晚自然不会告诉他真相,说了,父亲也不会信,因为太匪夷所思了,轻声询问:“爸,您就没怀疑过吗?妈妈明明想见我,她为什么会没等到我就自杀了呢?”

    “你的疑虑,和我当时一样,但事实就在眼前,或许……是她再次犯病了。”

    唐未晚还想继续说些什么,被一只毛茸茸的小狗打断了。

    它钻到了桌子下,在她的脚边摩擦着:“汪汪汪——”

    唐未晚穿着牛仔短裙,那毛茸茸的触感非常舒服,刚刚还悲伤愤怒的心,在这一瞬间软化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