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3章 我还是想睡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陆北骁眸色暗了几分,呼吸沉了沉,喉头上下滚动,强行压下小腹以下被她撩拨出来的躁动。

    弯身,又将她抱起。

    舒服的气息靠近,唐未晚忍不住的哼吟。

    就在她以为要得到释放时候。

    扑通一声,她被丢进了浴缸。

    冰冷的水透过皮肤一下穿过了骨头,冷得她一个哆嗦,瞬间清醒了不少,被凉水包围的肌肤不那么热了,软软的泡在里面,呼吸也舒畅了许多。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睁开眼,看着靠在门上的男人,正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那烟雾绕在他的轮廓上,有些看不清。

    只看到他的手,骨骼分明,十分修长,拇指上带着个翡翠扳指。

    她软软趴在浴缸边上,歪着头,“你叫什么名字呀……”

    嗓音仍然十分酥软,像是慵懒的小猫,长发湿答答的滴着水,那娇俏的小嘴儿一张一合的,唐未晚,本来就是a市第一名媛,染着酒意般的骨子里透出的媚意让她看起来娇小又可口。

    陆北骁眯了眯眼,“我姓陆。”

    声音还是那么好听,酥哑的,醇厚的。

    唐未晚动了动唇,“我差不多……能起来了……”

    陆北骁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瞬,弯身,将全是湿答答的小猫儿从浴缸里抱了起来。

    唐未晚本来感觉体内的药力已经褪了下去,当感受到男人手掌摩擦着腰部传来的炙热,蠢蠢欲动的**再次被点燃,勾住他的脖子,这一次,将他看清楚了。

    被他俊美的容颜悸得心头一颤,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英挺,俊美……

    唐未晚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只觉得他鼻梁的轮廓深邃得如同西方男人,却又聚集了东方男人的味道。

    他的皮肤不算白,是最健康的古铜色,混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性感得要命。

    他那双眼里的星火很深邃,染着几分醉意,像是不经意的挑逗,让她的心在一点一点的发热,身体的药力再一次蠢蠢欲动着。

    视线落在了他的唇上,不是很薄,却也不厚,弯起的弧度十分撩人。

    吻起来,应该很有感觉,很舒服吧?

    心里这么想着,行为已经无法自控,勾着他脖子的手忽然用力,将他按了下来,抬头就贴上了他的唇瓣。

    比她想象中还要爽,鼻息交织着熏人的红酒味道,很迷醉。

    他的唇温凉凉,软软的很舒服,刺激了唐未晚所有的神经,她伸出软舌,想要深吻。

    唐未晚软软的舌尖带着炙热的温度滑过嘴唇时,陆北骁像是电击一般,呼吸也跟着紊乱了几分。

    在唐未晚要撬开他的唇时。

    “扑通——”

    再一次,唐未晚和浴缸接了个吻,喝了好大一口水。

    “咳咳……”唐未晚被水呛到喉咙里,鼻子也很难受,瞬间清醒了不少,很艰难的爬了起来。

    几次都不碰她,这样的挫败感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抬起眼,有些愤怒,却也很无力,“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还是,我不够美?”

    陆北骁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低着眉眼审视着她,有几分危险的意味。

    男人大手指轻轻摩擦传来的温度很撩人,心尖酥酥麻麻的,这让唐未晚刚清醒下来,呼吸又不自觉的沉了起来,发出了一声轻吟,“嗯……”

    陆北骁的手指停止了摩擦,看着她娇媚的模样,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清醒了么?”

    他的嗓音很好听,像是碎了的冰一般,清脆,又带着几分磁哑性感的味道,唐未晚连忙点点头,又胡乱的摇了摇头,“不,我还是想睡你。”

    “想睡我?”男人的笑容意味深长,手指按了按她的唇,感觉很软。

    “嗯……睡你……给睡吗?”唐未晚一口咬住了他作妖的手指。

    湿热软软的舌尖划过指腹时,小腹猛地一紧,呼吸粗重了几分,陆北骁强行压了下去,“我从来都是正人君子,不做乘人之危的事,这次,放过你……”

    说着凑近了她,缓缓勾唇,嗓音近乎残酷,“下次,一夜都不够你叫。”

    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庞,那听上去残忍又挑逗的声音让她身体越来越热,因为她中药了,所以对她的勾引就不碰她?

    她正想要靠近时,他突然抽离了。

    接着,陆北骁拧开了水龙头,喷淋从上而下,给她来了个室内下雨。

    “唔……”唐未晚想躲,却无处可躲,只能趴在边上,感觉浑身都很软,很难受。

    有他这样勾引人,又不给上的人吗?

    什么一夜都不够她叫。

    肯定是自己不行,故意装君子骗她。

    这么想着,就开口,“你不会是秒射男?还是说……你是个gay?”

    唐未晚没听到他的回答,隐隐约约听到他撩人的笑声。

    这么藐视他的激将法,竟然,对他不管用……

    她想睁开眼看他,却没有任何力气,缓缓的,眼皮就拉在了一起。

    迷迷糊糊的,她感觉很烫,全是都烫,却没了那种空虚的滚烫,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

    感觉有人将她抱了起来,仍然是那股好闻的味道,她往男人的怀里钻了钻,之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陆北骁将她送去医院时,已经高烧到三十九度。

    看着她脸颊绯红的模样,眸低的神色深邃得近乎深不可测。

    替她盖好被子,带上门才往外走。

    同时,他的贴身警卫员苏寒就到了。

    当看到陆北骁湿答答的衬衣,上面还掉了两个纽扣,露出性感完美的锁骨,顿时瞪大了眼睛,见鬼了一般,眼珠差点瞪出来了。

    又看了一眼病床上有些苍白的唐未晚。

    这是,被那个女人带走后蹂|躏了吗?

    还是,刚开荤的首长大人太凶猛,弄得她进了医院?

    “首长,你……我们回部队还是哪儿?”

    陆北骁睨了一眼唐未晚,弯唇,“部队。”

    “是。”首长心情好像很好。

    陆北骁往外走,又解开了一颗扣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给军区打个报告,在a市不回了,准备好聘礼。”

    “聘礼?属下不太明白。”苏寒的脑子转不快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