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长大人,借个婚!

首页
第1章 重生……翻身做女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哐当一声,门开了。

    黑暗的房间里,一束苍白的光折射进来,刺得唐未晚睁不开眼。

    看着唐慕心,恨意弥漫双眼。

    亲人被唐慕心和她的老公合伙害死,她被当成精神病患者关在这里三年。

    舌头被割掉,下半身瘫痪,双手被铁链栓住,头发长得托在了地上。

    三年,她从第一名媛变成了这样。

    “姐姐,我怀了姐夫的孩子,哦,不能这么叫了,上个月就结婚了,瞧我这记性。”唐慕心脸上全是得意的笑容,摸着肚子。

    孩子……

    唐未晚涣散发黄的眼睛里终于有了激动的神色,挣扎着,想开口说话,却只发出呜呜的声音。

    唐慕心冷笑,“唐未晚,你真不要脸,要不是他得了白血病,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他居然是你在外面偷人生的野种。”

    唐未晚瞪大了双眼,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的……

    一定是在骗她。

    “还好及时发现,你知道吗,那小贱种还吵着,小姨,我想妈妈呢……”唐慕心笑了起来,“昨天跑出去找你,被车撞……死了。”

    轰隆——

    外面雷电的声音让唐未晚心里绷着的弦,瞬间断了。

    “啊……呜呜……呜呜……”她所有的坚持在那一瞬间全部瓦解。

    “你是不是想问我,那贱种死的时候痛不痛苦?我告诉你,他在血泊里哀哭着喊想妈妈,想爸爸,一直到断了气儿。”唐慕心笑了起来,“就像当年,你妈被我妈从这个精神病院的顶楼上推下去时一样喊着你的名字。”

    唐未晚哭着,那颗心痛得几乎不能呼吸,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疯了一般想要站起来扑过去,可她的双腿没有任何力气。

    “别用这样的眼神瞪着我,这是周子易的意思,要怪就怪你给他戴绿帽子,还让他给你野男人养儿子。”

    说着唐慕心拿出了一个玻璃瓶,揭开盖子,一点一点的倒在唐未晚的身上。

    痛感从皮肤钻入了心,唐未晚痛得发出呜咽的声音,痉挛着,卷缩着。

    骨头溶化的痛感远远比不上那颗心的疼痛。

    耳边唐慕心的声音越发恶狠,充满快感,“去死吧,这样我才能安枕无忧。”

    不,怎么能让唐慕心那么快活?

    唐慕心,我要你陪葬。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抓住唐慕心的腿,将她拽倒。

    “啊……你这个疯女人,我的孩子。”唐慕心痛苦的卷缩在地上,

    唐未晚捡起地上还没洒完的瓶子,鬼魅般的趴在她的身边,将剩下的毒药全部倒了下去。

    “啊——”

    听着唐慕心恐惧的声音,她心里没有快意,只有悔恨。

    张口狠狠的咬住唐慕心的脖子,腥甜的气味越来越重

    如果可以重来,如果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她一定,不会是这样。

    身体所有的力气缓缓被抽走,倒在了地上。

    迷糊中,她听到一声撞门的巨响。

    紧接着她被抱在了怀里,清冽又温暖的味道让她迷恋,那双手似乎带着绝望的力度,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子里。

    身体缓缓变冷,她没有力气睁开眼。

    男人叫她晚儿,深情又悲伤,渐渐变得遥远,恍惚是她的错觉。

    她这一生,如此可笑愚昧,沦落到这幅没有,怎么可能有人为她如此,视若珍宝。

    是她渴望被温柔对待的错觉……

    好痛……

    大脑涨的厉害,身体也感觉很烫。

    难受……

    脑袋嗡嗡作响,手动了动,掌住了额头,掌心一片滚烫。

    “姐姐,你怎么了?”

    唐未晚猛地睁开了双眼,身上的疼痛感忽然没了,只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燥热。

    脑海里的景象忽然变得很遥远,仿佛是上辈子经历过的事。

    耳边吵杂的声音让她渐渐清醒了过来,看着面前唐慕心的模样,大概十七八岁。

    她这是,在做梦吗?

    “你……”

    唐未晚震惊,她能说话了?!

    “姐姐,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唐慕心语气充满了关心。

    唐未晚呼吸忽然变得急促,感觉身体的异样越来越难受,开口,喉咙也很干涩,“我怎么在这里?”

    唐慕心愣了一下,委屈可怜的说,“我十八岁生日啊,姐姐你说陪我过生日,你怎么了?”

    十八岁生日。

    顿时,脑海里猛地跳出一个画面,心口猛地狂跳。

    她清楚的记得,就是在唐慕心十八岁生日时,她被毁了清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