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768章 好大一盆狗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玄机阁主一脸你可别得寸进尺,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子央瘪了瘪嘴,不给就算了,不过,有点数拿也不错。

    这么算下来,她也有两万多点了,改天看看,能不能兑换一些有用的灵草回来。

    子央心里满意,面上却是有些伤心的说道:“好吧,等一会我走之前,将药方给你们。”

    “好,那我现在就去安排人过来,收集这些银丝蚕。”林老说着就出去了。

    子央见路长明还在指挥着那些人将病人往顶楼背,就问道:“路队长他们这次过去,将这群人都抓住了吗?”

    “抓住了几个小喽啰,不过他们什么都不肯说。大鱼提前一步跑了。”玄机阁主脸色有些沉重的说道。

    不肯说?

    子央从身上摸出一个瓷瓶,递了过去说道:“这是新研究出来的丹药,我给它取名叫心口如一。

    你们给他们吃一颗,保管你们问什么,他们就说什么。

    对了,我上次不是给了路队长几颗吗?怎么他没用?”

    玄机阁主接过瓷瓶,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道:“他的那些药特战部那边给要去了。

    你今天不说,我还忘记了,你有这个药来着。不错,你这个药方,要不要也贡献出来啊?”

    子央闻言,忙摇头说道:“这个药方,我不卖,不过,你们要是需要这药,我可以提供的。

    我也不要点数了,一万块钱一颗。不二价,谢谢惠顾。”

    玄机阁主听了,哈哈的笑道:“小丫头,你这是钻钱眼里面去了吧。

    我可是听说了,你那里,最近不仅在卖丹药,还在卖酒,怎么样,赚了不少了吧?”

    子央双眼弯弯,嘴角含笑说道:“还行,我赚得多,可我也花的多啊。”

    玄机阁主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了,你们现在弄了一个慈善基金会,这个确实需要很多钱来维持。

    你们找来的负责人也不错,温家丫头很不错。”

    温家丫头,哪个?

    子央并没有参与慈善基金会的事情,所以,她还没有见过温雅琴。

    玄机阁主看到子央脸上的茫然,也没有解释。

    虽然这丫头抢了他们玄机阁不少的生意,不过,看在她心思还算正的份上,他也就不计较了。

    只是,不知道,她要三个犯人,是想要干嘛?

    “木小姐,我们已经将病人都背到会议室去了。”路长明在门外说道。

    子央走了出来,先是看向了一旁的青木,见杯子里面已经收集了小半杯的青蛙唾液了。

    “青木,够了,我们走吧。”

    路长明带路,子央,青木,还有玄机阁主一行四人,就去了顶楼的会议室。

    这二十名病人,都被路长明的人放在了会议室的桌子上躺着。

    “去找二十个盆来,一会好接血水。”子央对路长明吩咐道。

    路长明出去之后,子央就从青木手里接过了那个装有青蛙唾液的玻璃杯。

    右手一挥,60根金针就出现在了玻璃杯里面。

    等到这些金针之上都沾满了青蛙的唾液之后,子央心神一动,这些金针,就朝着桌上的十人飞了过去。

    金针入穴,随着金针的颤动,金针之上的青蛙唾液就慢慢的进入了这十人的体内。

    等到这些人体内的银丝蚕都开始躁动不安之后,子央就让路长明将拿过来的瓷盆都放到这些人右手下方。

    “好了,木小姐。”

    子央右手一翻,手上就出现了一把匕首,她脚步轻移,在这些人右手腕上都轻划了一下。

    滴滴答答,鲜血滴落到瓷盆的声音不绝于耳。

    “青木,让那些青蛙叫。”

    随着青蛙声起。

    这些人体内的银丝蚕,都迫不及待的朝着手腕伤口逃去。

    二十几分钟之后,这些人体内的银丝蚕就都排出了体外。

    子央拿出止血散,给他们止好血之后,就让路长明安排人将他们背了下去。

    等将剩下十人用同样的方法驱除出银丝蚕之后,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

    该救的人,已经救了,这些银丝蚕又没有她的份。

    留这这里,看着眼馋。

    子央给这些人开好了药方,就和玄机阁主告辞,拉着青木离开了。

    两人出去的时候,在医院门口,很不巧的,碰到了过来看徐建华的王燕。

    子央和青木出去,王燕进来。

    双方错开走过,谁也没有搭理谁。

    子央和青木两人,是真的没有将王燕放在眼里,两人有说有笑的就出去了。

    而王燕则是,咬紧牙关,心中愤怒的要死,面上却装作一副高傲的样子进了进去。

    这个贱种怎么还没有死?

    前段时间生死阁的人将钱给她退了回来。

    并且还告诉她,以后都不会再接暗杀青木的任务了。

    随后,她又通过王家之人,找了一队雇佣兵。

    她就不信,这个贱种次次都能这么好运。

    想到自己的丈夫都住院两个星期了,她才知道。

    她的表情就有一瞬间的扭曲。

    她父亲说的对,徐家的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她这些年,一心一意为了徐建华。

    可是,徐家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将她当成是自己人。

    就连徐建华受伤住院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人告诉她。

    想到,刚才那贱种才从医院离开,她不由的就想到,这贱种不会是才去看了建华才离开吧?

    想到她的丈夫刚才很可能和这贱种,有说有笑的场景,她气得全身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他们瞒着她,可是,却告诉了这个贱种。

    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她不知道。

    不就是,想要接这个贱种回徐家吗?

    做梦,有她王燕在的一天,她就绝对不会让这贱种回去的。

    她不会让外面那些人看她笑话的。

    她绝对,不会认输的。

    想到,那贱种和先前那个女孩有说有笑的场景,她的眼底就闪过一抹阴霾。

    杀不死你,那我就从你身边的人下手。。。

    她一路阴沉着脸,一直到快要到特干病房楼前时,才深吸了一口气。

    抬头挺胸,端着一副知书达理,高贵端庄的样子,朝着守门的战士走去。

    “你们好,我是徐建华的爱人,我想上去看看他。这是我的证件。”

    她来到楼下,将自己的证件拿出来给门口的战士查看。

    战士查看了她的证件,见没有问题,就放她进去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