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748章 父子相见(2)四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现在部队里面有他和志明两个人在,等他退下来之后,他们徐家有青木和志明两个人相互扶持,他也可以放心了。

    青木听到他的话,眼神更加的冷漠了。

    “我从来就没有说过我要回徐家,还有我的将来如何都和你没有关系。”青木很不客气的说道。

    徐建华听了他的话,顿时就坐直了身子,瞪着青木说道:“你不回徐家,那你还能去哪里?难道你还要回苗疆?”

    “子央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说到子央的时候,他的声音温柔了很多。

    徐建华听到青木的话,顿时怒了,他的儿子,怎么可以这么儿女情长?

    “男子汉大丈夫,你不想着怎么建功立业,居然只知道围着一个女人转,你还是男人吗?”

    徐建华怒啊,他的儿子,怎么可以堕落到以女人为中心了?

    “我高兴,我乐意。关你什么事?”

    青木听到他言语间,很是看不起子央,也语气不善的怼了过去。

    他这一生唯一的目标,就是陪在子央的身边。

    他不容许任何人说子央哪怕是一点的不好。

    不管是谁,都不可以说子央不好。

    不管是谁,都不可以分开,他和子央。

    想到这人,居然想要拆散他和子央,青木心中的杀意,就开始翻滚。

    他看向徐建华的眼神,由原本的冷漠带上了点点杀机。

    徐建华也是经常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人,对于青木释放出来的杀意很快就感应到了。

    “你想要杀我?”徐建华满脸惊讶,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青木眼神幽深,若不是答应过他的妈妈不可以伤害这人,他早就弄死这人了。

    他的事情,就凭这人也想管?

    哼。

    青木眼中红光闪动,心中杀意涌动。

    浓厚的杀意从体内蔓延到了体外,离他最近的凳子,彭的一声,就化成了粉末。

    顿时,他的周身无风自动,木椅所化的木屑就围着他转动了起来。

    他抬起右手,一道似鱼非鱼,似剑非剑的杀意,也在掌心之处游动。

    随着杀意的涌动,他眼底的红光越来越亮。

    就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活着?

    他为什么不下去陪妈妈?

    妈妈死了六年了,想必也很孤独吧。

    子央感觉到这边的不对,丢下那两个病人,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

    “青木,不要。”

    子央撞开门,看到里面的情形,大喊一声,就快速的冲过来抱住的青木。

    青木在听到子央的声音时,心中就是一惊,眼底的红光就快速的隐没了下去。

    他放下右手,那道似鱼非鱼,似剑非剑的杀意眨眼就融入到了他的右手掌心之中。

    于此同时,他外放的杀意,也被他以极快的速度收了回来。

    在子央抱住他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那个正常的青木。

    “上校,你没事吧。”

    守在门外的两名战士,紧随子央之后,也走了进来。

    徐建华刚才也被青木的反应惊到了。

    这会看到两名战士进来,他才回过神来,摆了摆手,声音有些干哑道:“我没事,你们两个都出去吧。”

    两名战士往房间内看了看,见上校确实没事,就又出去顺便将门关上了。

    子央感觉青木的气息已经恢复,就放开了抱着他的手,上前一步和青木并排而立。

    子央心中很是愤怒,她有些后悔让青木过来见徐建华了。

    虽然不知道青木和徐建华两人刚才说了些什么。

    不过,在她心中,能将青木刺激的差点入魔,那就是徐建华的不对。

    不错,她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子央盯着徐建华,眼神不善,声音冰寒的说道:“徐上校,不知道我家青木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气他?”

    徐建华听到子央的话,有一瞬间的错愕。

    他怎么气着青木了?

    他也很想知道。

    他一心为青木打算,怎么就气着青木了?

    随即又想,那是他的儿子,就算是他做了什么,难道青木这个当儿子的还能怎么样?

    老子教训儿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可是,想到刚才那张椅子瞬间化为粉末的一幕。

    徐建华又不得不重新审视起了青木来。

    他刚才很明显的感觉到了青木对他的杀意。

    他儿子想要杀他?

    就因为,他说了自己儿子几句?

    “我只是让他毕业之后,去参军,我怎么就气着他了?

    我是他的老子,说他几句怎么了?

    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

    他还敢反抗,他还想要杀我?

    莲香就是这么教你尊重长辈的吗?”徐建华不满的说道。

    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青木,听到他的话,顿时握紧了拳头。

    抬头,目光深冷的看着徐建华,语气嘲讽的说道:“你不配提她名字。

    我是一个有爹生没娘教的野孩子,尊重长辈?还真没有人教过我。”

    子央感觉到青木的愤怒与悲伤,伸出小手握住了大手。

    青木感觉到手上的温暖,就翻手将子央的小手,包裹在了自己的手心之处。

    青木的话,或许在徐建华听来,那是骂人的话。

    可子央知道,青木说的那都是事实。

    青木小的时候,确实是一个有爹生,没娘教的野孩子。

    徐建华就不说了,就连圣女,当时也根本就没有管过青木,更别提教导他了。

    在幼年之时,他听到最多的就是那些人骂他,杂种。

    在幼年之时,他受到最多的就是那些人的驱赶,还有打骂。

    他那会也曾经羡慕过那些孩子,有父母疼爱,有朋友玩耍。

    他曾经也想过要和他们一起玩,可他的靠近迎来的不是嫌弃就是辱骂,更甚者那些孩子还会合起来一起欺负他。

    这样的事情一直延续到他六岁,他才有实力开始慢慢反抗。

    他的幼年都在争斗当中度过,他确实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尊重长辈。

    “青木,注意你的言辞,我怎么就不配提莲香了?

    当初是我不对,我没有按照约定回去找她,可那会我也是失忆了。

    而且,你们这些年不也好好的过来了嘛。”徐建华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虽然在内心深处,他也知道是自己辜负了圣女。

    可,现在,他已经娶妻,而圣女应该也已经嫁人了。

    大家各自安好,不是挺好的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